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七章 在手术台上歌唱
    ?第九手术室。

    两台手术同时进行。

    苦命鸳鸯嘛,生不能同时,死不能同穴,能一起上手术台,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缘份了。

    要知道不是随随便便哪对打野战的情侣都能被当成野猪一样来射杀的。

    严新月,杨伟,中栋染等三人消毒洗手后,进入手术室。

    这个时候,术前准备已经就绪,麻醉师都已经给这对男女做好麻醉了。

    三人依次穿上手术衣来到台前的时候,叶栋梁这才奇怪的问:“咦,古枫医生哪里去了?”

    严新月左右一看,是啊,这家伙哪去了,刚才上来手术科的时候明明还看跟在后面的,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呢?

    “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杨伟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

    “怎么可能!”严新月无爱的看他一眼,眼里的意思很明显:你认为古枫是这样的人吗?

    “我也认为不可能!”叶栋梁也跟着道。

    “那他现在去哪了呢?”杨伟问道。

    麻醉师已经把麻醉做好了,可是古枫却还是没有到。

    严新月有些发急,开口道:“不管他了,你们现开始吧。”

    “可是你那台手术呢?”杨伟不由关心的道。

    “我慢慢的边做边等吧!”严新月咬着牙道,这家伙肯定是有段日子没打,皮痒了!

    杨伟与叶栋梁不由叹口气,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上午十点零九分零二十一秒,手术正式开始。

    这,是一个肓视手术,也就是说是在看不见摸得着的情况下通过器械靠着感觉来完成的手术。

    这对男女是被土制的霰弹枪打的,这种枪在乡下极为常见,专门用来猎杀野猪的,既然是专门为那些皮厚肉粗的野猪而设,可想而知它的威力之巨,再加上又是近距离射击,创口就更深。

    古枫没有来,严新月不敢对那些血管丰富,神经丛密集的弹孔下手,只能挑旁边一些比较不太要紧的地方来取弹。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得满头大汗,好容易才夹出了其中一颗。

    “嘭冷!”一声脆响,当严新月把这颗弹头扔进弯盘的时候,嘴里呼了口气,心里却更是发紧,因为光是取一颗弹头就已费了将近三十多分钟,那么这二十多个弹孔……天啊,自己一个人来做的话,那不是要折腾十几个小时?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