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八章 做手术和做人一样
    ?手术,进入到最关键的一个时刻!

    取出这最后一颗弹头,手术顺利完成,大功告捷!但要是这颗子弹取出来的时候发生意外,那意味手术失败,前面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

    到了这个时候,严新月想不紧张都很难了,可是让她纳闷的是她的学生古枫,竟然还像个没事人似的哼着歌,而且听了半天,也没让她找到一点儿节奏与音调。

    “古枫!”严新月实在忍不住了,叫了他一声。

    “嗯?”古枫抬起头来,看她一眼。

    “你能正经一点吗?这最后一颗弹头在这么危险的位置上,可不是闹着玩的!”严新月有些心惊肉跳的道。

    “嘿嘿,没事!”古枫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你给我正经点!”严新月终于忍不住冷喝起来。

    古枫神色一禀,只好收敛心神,勉强正经起来。

    x光腰椎侧位片显示,这颗弹头就在第五腰椎与尾椎的椎间隙之中,卡在里同,紧贴着脊柱,想要把这个弹头取出来还得像刚才一样,把带着磁性的镊子伸进去,吸附它之后夹出来,可问题椎间隙很窄,摄子并不是那么容易伸进去的,而且这个地方密布着神经线……

    这样很复杂,那就简单一点。大家应该都看过好莱乌电影,有一些是讲入密室盗取保险箱的场景,从门口到保险箱之间有交错斑驳的红外线,人必须用柔软的身体扭扭曲曲在这些红外线的间隙中穿过,盗取保险箱之后又原路返回。

    取这颗弹头,就必须得这样。可是镊子是一个直的,生硬的器械,并没有弯弯曲曲的功能,更何况椎间隙如此的紧窄,没有神经线的情况下伸进去都有困难啊。

    这难上加难的手术,难怪叶栋梁和杨伟不愿意给这男的做手术了。

    “古枫,你准备怎样把弹头弄出来?”严新月见古枫丝毫不见凝重的神色,不由就问道。

    “还是像刚才一样!”古枫头也不抬的道。

    “可是……现在这样镊子很难伸进去的啊!”严新月犹豫的道。

    古枫真想应她一句“不开窍”,但看在她是自己老师的份上,忍了。

    他招来了协助手术的护士,几人一起,把男患者翻了个身,从趴卧着变成侧卧,然后又让一个护士站在患者的身侧,一手抱住他合紧的腿,一手抱住他的背,把患者的身体弄成一个弓型。

    这下,严新月终于恍然大悟了,她紧张起来,把一个很细微,但对这场手术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人体生理结构给忘了!

    椎间隙是个活动的间隙,可以因体位的改而变窄或变宽,趴着的时候,椎间隙紧缩着,但是侧卧的时候,椎间隙就完全打开了,摄子可以轻而易举的塞进去,当然,这要在避过神经线的前提下。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