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一十九章 手术室门前
    ?陈有扁鹊神医,病有六不治。

    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

    其实陈凌也想像扁鹊大师那般有性格的,奈何在现代,如果这也不治那也不治,根本就没病可治了,所以他想很单纯的分出好人给治,坏人不给治,可是这好人与坏人之间的界线实在不是那么好分。

    例如现在救护车上的三个重伤者,你敢说他们是好人吗?万一是他们先拿刀砍人,然后反被别人砍呢?

    扯球吧!遇着什么治什么,除了畜牲。

    救护车正在十万火急的往医院赶。

    三个伤号都如血人一般,车厢里弥漫着浓重到令人窒息的血腥叶。

    在积极的控制着患者的伤情,避免进一步恶化的时候,陈凌才发现那个在最后关头窜上来的伤号伤势看起来严重,其实并无生命危险,身上的血虽然恐怖,但多数都是别人的,他的身上只有浅浅的刀伤。经过止血,清创,缝合,包扎,输液……患者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

    从他的嘴里,陈凌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

    这三人是三兄弟,姓文。刚在北省某重点大学毕业,前来深城找工作。

    这是他们来到深城的第二天,文老三,也就是躺着的其中一个比较幸运的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工作,三兄弟这就来酒吧,喝点小酒以示庆祝。

    在庆祝的时候,文老三在舞池里不小心踩着一个女孩一脚,然后就开始乐极生悲了。

    女孩找来了人,足有二十几号之多,文氏三兄弟被团团包围了起来,要文老三给个说法!

    对方人多势重,文氏三兄弟也自知理亏,老大这就让老三道歉。

    道歉也就道歉吧,文老三很痛快的给对方道了歉。

    谁知这女孩却是不依不饶,说文老三的道歉没有诚意,必须得跪下,而且还要赔偿其精神损失费。

    这下文氏三兄弟就恼了,跟对方由争吵发展成冲突,然后到大打出手,最后就变成陈凌等人所看到的样子了。

    车厢里的医生护士听完事出经过,也是不胜唏嘘,仅仅因为踩了一脚,就弄到出人命的地步,那个得理不饶人的女孩,真的不是一般过份呢!

    由于这是一起刑事伤人案,刘诗雅劝文老大报警。

    文老大不由苦笑,“我们三兄弟在这里人生地不熟,而且那个女孩也说了,她家里都是当官的,就算砍死我们也白砍,刚刚还说了,这事还不算完!”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