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二十七章
    混乱的关系

    回到急外五科。

    陈凌再给这个年轻的女人做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却现情况要比他预想的还要糟糕。

    女人确实是个先天性心脏病,左心房扩大,左心室舒张功能不全,二尖瓣重度反流,主动脉瓣轻度返流,除此之外,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女人已经怀孕六周了。

    众所周知,心脏是维持血液循环的一个动力器官,就好像是一个密封的水泵,把血液吸进来再送出去,一分一秒也不能停歇,心脏病患者,原本就有心脏负荷问题存在,再加上怀孕,更容易导至心力衰竭,危及自身生命。

    当然,如果心脏病的程度轻微,能胜任日常体力活动或轻便劳动者,在怀怀和分娩时生心力衰竭及其它并症,紫绀的机会会比较少。

    不过,眼前这个女人,明显不属于此列。

    由于病人病情复杂,牵扯着两条性命,陈凌不敢妄自决论,立即请妇产科医生会诊。

    妇产科医生来了之后,仔细的看过病人,当即就摇头叹息,“真是胡闹,这么严重的心脏病本身不可能不知道,医生也不可能没有叮嘱她不能怀孕……”

    听着妇产科医生的叹息,陈凌大概已经能猜到她的建议。

    果然,妇产科医生在最后的意见很明确,也很坚决,“立即停止妊娠,否则结果只有一种,那就是一尸两命。”

    经过紧急处理之后,患者的情况相对平稳下来,人也已经醒了。

    不能不承认的是,这个愿做别人小三的年轻女人是漂亮的,精致美白的脸庞,让女人们艳羡的身材,还有股淡淡的优雅气质。

    当她张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问道:“我这是在哪?”

    “医院!”陈凌回了两个字。

    “他……”女人又张口,但说出一个字后却停下了,看她的表情,显然是想问:他呢?

    陈凌不由再次叹息,她的那个他,不是属于她的他,而且这个他在出事的时候不但没有保护他,而是猫进了床底下。甚至是进了医院这么久,他仍然没有出现。

    女人没有问自己怎么了?病情怎样?仅是说了两句后,便陷入了沉默,白皙的脸上透着病态的淡紫,眼神是如此的迷茫与忧伤,显然她很清楚自己的情况。

    “你先休息一下!”陈凌觉得现在这个时候跟她说病情,只是有害无益,所以说完这一句后就走了出去,欲找她的家属。

    急诊处置室门外的长椅上,仅坐了一人,她那个他的原配夫人。

    她能算是患者的家属吗?和她交待病情有用吗?陈凌心里不由疑问。

    此刻,原配局长夫人正在打电话,眉飞色舞的对电话那头道:“……你不知道,我蹲了整整一夜,终于被我抓到了,这两个不要脸的被我堵在了床上,啧啧,你都不知道他们当时多不要脸,全都没穿衣服,我立即就给他们拍了照片,江茂才那个狗东西,一见我就躲床上去了,那臭****被我一顿打,就直挺挺的躺下了……我现在在哪?在医院啊……”

    听着这位局长夫人的打着电话,陈凌很是心寒,想不通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丈夫有了外遇,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吗?有必要到处宣扬吗?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