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三章
    远水救近火

    陈凌从手术台上下来,急外五科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

    这个平静,原本该是属于正常的,因为在正常的工作时间里,除了像刚才那种要生要死的急症重病外,别的病号都分流到各个门诊科室去了,更何况这栋急诊大楼除了急外五科,还有九个急诊科室呢!

    只是,陈凌从手术室回到急外五科的走廊坐下的时候,看着空空荡荡的走廊,平静如死一般的急外五科,隐隐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要生似的。

    “干嘛啥坐在这里?”一个声音响起,陈凌抬头,现严新月不知何时站在自己的旁边。

    “不知道!”陈凌茫然的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个冷板凳上,而不是坐在自己办公室的大班椅上。

    “你怎么了?”严新月坐下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由惊呼,“你有点烧啊!”

    陈凌苦笑,老师,我这不是烧,是情!

    益多散催情助性,让男人猛如疯女,让女人软弱柔水,同时外带的副作用就是热,神昏。

    “你生病了?”严新月掏出听诊器这就要给他听诊。

    “老师,我没事!”陈凌摆手道。

    “你明明就烧了,怎么可能没事!”严新月焦急的道。

    “排卵期,带点低烧罢了!”

    “混账,说什么糊话,男人排什么卵!”严新月伸手轻拍他一下,这就说着就把他硬拽起来,进了她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里,严新月拿了体温计给陈凌量了量,三十八度一,果然是低烧,又给仔细做了别的检查,却现除了体温稍高一点外,别的没有丁点儿异常,一时间也不由有点犯迷糊,难道真的男人也排卵?

    这个念头一涌起,严新月就不禁苦笑起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陈凌混得久了,自己也变得有点神神经经了,男人排卵?排个毛线!

    “陈凌,你告诉老师,你到底怎么了?”严新月坐到他面前看着她问。

    陈凌苦笑,告诉你有什么用?难道你肯像金锁那样帮我吗?于是摇摇头道:“老师,我没什么事,可能有点感冒吧,一会儿就好了!”

    “真的吗?”严新月疑惑的问。

    当然是假的了!陈凌口是心非的点了点头。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