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四十九章
    ?  以暴易暴

    医院是死者的天堂,还死活人的地狱。

    对死者家属而言,医院无疑就是地狱,可是对医护工作者呢?难道他们就没有心,愿意眼睁睁的看着病人死去吗?

    生命掌握在上帝手里还是掌握在看不见的规律手里,无人敢妄下定论!

    死亡,是一件悲痛欲绝的事情,只要有人性有良知的人,谁都不愿意发生,医护人员也和家属一样,他们并不想谁在上帝的手中又或规律之中死去。

    只是,生老病死是大自然不变的定律,没有谁能跳出三界之外五行之中!

    那名因肺心病而并发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死亡的患者池中坚,在不幸病逝之前,不管是急外五科还是呼吸内科都曾竭尽精力,千方百计,全力以赴的作过挽留与抢救,但人力无法回天,患者始终还是走了!

    尸检报告上写得很清楚,池中坚死于不可逆的肺心病并发症,并不是医疗事故,也不存在医疗责任。

    只是家属并不接受这个说法,而是化悲痛为愤怒,把灵堂设到了急诊大楼门前。

    此刻,急诊大楼外真的很热闹。

    横幅拉开了!

    棺材也抬来了!

    花圈摆满了大门两侧!

    哀乐团也请来了。

    披麻带孝的亲属哭声震天,奔丧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

    如果深城不是禁放烟花炮竹,他们是不是会把丧礼整得再隆重庄严齐全一些呢?

    陈凌和严新月等人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难过,同时也很愤怒!

    家人因病逝世,他们可以同情和理解,可是把灵堂设到医院,甚至把棺材也抬了来!

    你当医院是你们家开的吗?

    谁给你们权利这样胡来?

    难道就因为你们是本地人?

    是的,谁都不能不承认,本地人确实要比外来务工人员优越一等!

    不夸张的说,他们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因为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原住居民,政府给予了他们无数的优惠,给盖房子,给上户口,给优先上学,给安排工作,年年还有人头分红,可以说,他们从出生起就是不愁吃不愁穿了!可就是因为这样,他们就有特权吗?

    不过,不管是这个问题还是那个问题,通通都与陈凌他们无关了,因为他们不干了!

    现场的场面很热闹,而且热闹还在进一步扩大中,但陈凌他们看不下去了,正想从侧边低调离开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是他们,就是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我爸爸!”披麻带孝的几朵金花之一认出了陈凌等人,指着他们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

    下一刻,陈凌等家属给团团围住了。

    那个首先认出陈凌的女人从人群中挤了进来,指着陈凌道:“这个庸医,就是这个姓陈的庸医,他和这个臭****实习生,合伙害死了我父亲!”

    “你这个贱货,就是你弄得我姐脑震荡的!我要把你活埋了!”又一个女人扑了上来,伸手欲去撕扯伤痛未愈的杜蕾歆。

    咒骂,是如此的恶毒。

    威胁,是如此的****。

    攻击,是如此的野蛮粗暴。

    只不过,这一次她们休想再得逞了。

    那几个陈凌从范允手里借来的几个特种士兵立即把杜蕾歆围了起来,并扬起了手中的冲锋枪对准了她们!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