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五十九章
    ?  发飙的师姐

    晏晓桐果然是个敢爱敢恨敢怒就敢言的人。杜蕾歆刚把事情的始末说完,她就义愤填膺的拍案而起,仿佛恨不得立即冲到池家,把那几兄妹的头拧下来当球踢似的。

    看在她这么有正义感的份上,陈凌很想忘掉刚才两人从床头打到床尾又从床上打到床底的一场不愉快,可问题是……下身传来的疼痛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个女人,很恶毒呢!

    所以,他就有点阴阳怪气的道:“晏师姐,你就别说收拾他们了,刚才要不是我找关系把你从派出所里硬保出来,指不定今晚你被别人怎么收拾呢,你要知道,那个池海泽可是最喜欢霸王硬上弓了。”

    晏晓桐一听这话就龇牙咧嘴,恨不能将陈凌先生吞活剥了似的,横眉竖目的吼:“你还说,你还说,要不是你这没心没肺没肝没胃的狗东西连你最亲爱的师姐都阴,你师姐我至于去派出所蹲冷板凳吗?”

    一句喷来,陈凌没声吱了,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做得不怎么地道。

    晏晓桐正在气头上,得势不饶人,不依不饶的道,“怎么?没话说了?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吗?你平时不是口若悬河的吗?你平时不是牙尖嘴利的吗?这会儿怎么不说了,患了选择性失声了?”

    杜蕾歆见陈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窘迫得不行,有些不忍心,赶忙的道:“师姑,你不要生老师的气了好不好?他是为了给我出气,所以……”

    “我生气!”晏晓桐冷喝着打断她,鼻翼扇动着,仿佛要喷火似的,“蕾歆,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吗?”

    杜蕾歆愣了一下,虽然心知肚明,但只能顺着她的意思摇头。

    晏晓桐就指着陈凌骂道:“我生气是因为这小子对着我也使阴招。你说他要是直接告诉我这件事情的始末,直接告诉我你被人欺负了,直接说他自己不方便出面去教训那几个泼妇,直接让我去给你出气,你说我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你说我这么嫉恶如仇的人,我能不答应吗?可是这小子呢?放着正路不走,偏偏要走旱道,偏偏就要跟我玩阴谋耍诡计,你说我能不生气吗??我生气,我生气极了,我现在真的恨不得将他当成盐焗鸡一样给生吞活剥了。”

    陈凌被训得惭愧极了,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为了表示自己诚恳的歉意,他道:“师姐,那我现在就请你去吃盐焗鸡!”

    晏晓桐气哼哼的道:“吃盐焗鸡?就算你现在清蒸一条龙给我,我都没胃口!”

    陈凌:“……”

    气氛,又一次僵硬起来!

    杜蕾歆真的很怕这两老再一次大打出手,所以赶紧的把桌子扶起来,又拾起一张睡着的椅子,吹了吹灰,还擦了擦,然后扯着晏晓桐道:“师姑,师姑,你坐,你坐下来。”

    晏晓桐板着脸坐了下来,杜蕾歆又赶紧跑了出去,没一会儿,手里捧着茶具杯具进来,给晏晓桐倒了杯茶,讨好地笑道:“师姑,你喝茶,消消气,消消气。”

    div class="gad2"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try{mad1;} catch(ex){}/scrip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