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四章
    打赌再见打赌

    “走啊!”晏晓桐见陈凌还在发呆,不由催促道。

    陈凌却冲她摇头,然后朝墙上指了指。

    晏晓桐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并没有看出什么所以然,墙上除了那幅支离破碎的结婚照外,并没有别的东西。

    陈凌这就走上前去,把那幅结婚照移了开来。

    顿时,结婚照后面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凹d,而凹d里正躺卧着一个约有一米高,半米宽的保险箱。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个世界果然很疯狂,谁能想到,晏晓桐乱来一通毫无意义的泄愤行为,竟然能让他们找到池海泽藏得如此巧妙的保险箱呢!

    看到保险箱,陈凌忍不住笑了,他之所以三更半夜的不睡觉跑来池海泽家,不就是为了这东西吗?他之所以要把晏晓桐一起叫来,不就是看中她那高超的开锁能力吗?

    现在,保险箱既然找到了,里面藏着的东西很可能就是池海泽这些年贪污受贿所得,那还等什么,自然是请开锁高手晏晓桐出场了!

    只是这一次,晏大师姐还会关键时刻掉链子吗?

    陈凌见晏晓桐把肩上背着的袋子解了下来,然后从里面掏出了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工具,大多陈凌都不认识,不过有一样却是陈凌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因为那竟然是一个听诊器,再然后,她就开始捣弄起来。

    看病,陈凌称得上是高手。开保险柜,他是完全的门外汉。

    原本,他还十分好奇,凑得近近观察晏晓桐的一举一动,可是看着看着就有些不耐烦,因为晏晓桐来来去去就是那几个动作。还不让他开口询问,他一张口,就要挨暴粟,弄得他十分无聊,只好走到外面的客厅去。

    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冷冷清清的,还是很无聊。

    陈凌只好打开电视,自顾自的看起来。

    只是这个钟点了,没什么节目好看的,不是十几个人围着一个球你抢我夺。就是十几个人围着一个球你也不要我也不要的踢来踢去,看得他蛋疼无比。

    正无聊的时候,晏晓桐的声音从房门处传了过来,“喂,你真把这当成你家了,还看电视!”

    看见她,陈凌心中一喜,忙问:“打开了吗?”

    晏晓桐摇头。

    陈凌不由就道:“不就是开个破箱子嘛,怎么这么难啊?”

    晏晓桐剜他一眼,“你知道什么?保险箱是依据不同的密码工作原理设计制造的,现在市面上常见的就两种,一种是机械保险箱,另外一种是电子保险箱!机械保险箱便宜,性能劳靠,以前的保险箱很多都是机械的。电子保险柜呢?一般是通过智能系统来防盗的,除了需要钥匙外,有的是需要密码,有的是需要ic卡,有的是需要指摸,更先进一点的是需要眼角膜。如果只是单纯机械又或电子的,我还可以想办法,可是这姓池的王八蛋,竟然不知从哪弄了个复合型的,机械电子合在一起,不但需要钥匙,需要密码,还需要指纹,需要ic卡……”

    陈凌听得一阵阵头疼,好不容易等她说完了,这才问道:“师姐,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开吧?”

    晏晓桐:“你别吵我,安静点,我再试试!”

    陈凌:“哦!”

    晏晓桐:“先给我倒杯水!”

    陈凌:“哦!”

    给她倒了水之后,侍候着她喝完了,陈凌又体贴的问:“要不要给你弄点吃的。”

    晏晓桐又剜他一眼,然后却道:“那你看看她家有没有米粉,给我炒碟米粉,多放辣椒,不要葱!最主要别放味精,那个女人吃多了掉头发。”

    陈凌:“……”

    当陈凌真的在池海泽家的冰箱里找到了米粉,而且真的给晏晓桐炒了碟放了很多辣椒没放葱也没放味精的米粉端上来的时候,晏晓桐却仍然没能打开保险箱。

    这个时候,天却已经亮了。

    看见米粉上来了,晏晓桐立即就扔下手上的活,端着米粉吃起来,一边吃还要一边评价:“米粉浸泡的时间不够久,有点硬了。这盐也放得有点多,咸了一点。j蛋炒得老了,总的来说,太不好吃了!”

    陈凌十分无爱的看她一眼,然后自个凑到了那个保险箱前,仔细观察一阵之后,自己去找来了一个保险箱,然后从里面拿出镙丝刀和板手,开始捣弄起来。

    晏晓桐有些好奇的凑上前去,却见陈凌正在拆卸着固定着保险箱底部的爆炸镙丝。

    “你想干嘛?拆出来有什么用?这保箱险最少有五百斤重,你扛得起来吗?”晏晓桐急问,说话的时候唾沫四溅,嘴里还没嚼碎的米粉也溅到陈凌脸上。

    “师姐,专心吃你的早餐行不行!”陈凌没好气的应她一句,抹一把脸之后继续专心的拆锣丝。

    待得晏晓桐终于把那碟“太不好吃”的米粉吃得一干二净,渣都不剩的时候,陈凌也终于把固定着保险箱的镙丝全部拆了出来。也就是说,如果陈凌有足够的力气,就可以把这个保险箱搬走了。

    可是,陈凌有这么大的力气吗?他是超人吗?能把五百多斤重的保险箱扛起来就走吗?

    答案,是显然的!

    陈凌虽然会武功,可是并没有神力,一两百斤或许能够扛得动,可是这五百多斤的玩意儿,想要用肩头来扛,那不等于是痴人说梦吗?

    晏晓桐打着饱嗝,翘着手臂饶有兴趣的看着陈凌怎么这笨重的保险箱给扛起来。

    在陈凌准备动手的时候,晏晓桐恶趣味的心思一动,忙拦住他道:“哎哎,师弟,咱们打个赌怎样?”

    陈凌停下来,问:“打什么赌?”

    晏晓桐朝躺在床上的孙玉芳指了指,“你不是喜欢看女人那个地方吗?你要是真能把这保险箱搬回去,师姐就让你免费参观,从上到下,让你参观个够!而且你喜欢参观多久就多久,喜欢什么时候参观就什么时候参观!”

    陈凌狂汗,这女人可真敢啊!忙擦了把头上的汗,问:“师姐,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晏晓桐:“我和你开什么玩笑?你看我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吗?我是说真的!就像你说的那样,珍珠都没那么真。”

    陈凌无奈,又问:“那要是我搬不回去呢?”

    晏晓桐:“你要搬不回去,你就给我买套房子!”

    你真当自己是珍珠啊!看一下就一套房子,在深城一套房子多少钱你知道吗?一百多万啊!

    陈凌还没张口,晏晓桐又挑恤道:“怎么样?敢不敢赌?”

    一百多万而已,不就是一个病号的诊金嘛,有什么不敢赌的,陈凌这就咬了咬牙,“赌了!”

    晏晓桐立即就欢呼雀跃起来,仿佛陈凌已经输定了似的,只是兴奋一会儿之后,她又刷地拉下脸,扬起拳头道:“嗱!这可是你自己要跟我赌的,我可没*你,输了你可别赖账,赖账我肯定揍你!”

    陈凌:“我就怕师姐赖账!”

    晏晓桐:“我晏晓桐从来都是牙齿当金使,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从来都没有不算话的时候。”

    陈凌:“好!”

    晏晓桐又是一阵花枝招展的“咯咯”浪笑,然后催促道:“那你搬吧,赶紧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