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六章
    ?  贼偷以后

    孙玉兰醒来的时候,只以为自己昨夜做了一场奇怪的梦。

    只是当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和丈夫的结婚照已经支离破碎,结婚照后而原本摆放着保险箱的位置,只剩下一个空空如也的黑洞之时,顿时犹如被五雷轰顶似的,脑袋一阵嗡嗡作响,眼前也是天旋地转。

    昨晚自己没做梦,是真的有人摁门铃……

    入室抢劫?这个意识出现在脑中的时候的,她赶紧的掀开了被子,查看自己的下身。

    仔细检查过后,她又发现自己没有遭到***盗贼虽然把自己抬到了床上,却压根没碰自己,甚至还很好心的替自己盖上了被子。

    发现这一事实,孙玉兰心里感觉异常复杂,根本不知道是该庆幸盗贼进了屋,却只盗走了保险箱,并没有侵犯自己。还是该悲哀自己纵然是光着下身,仿佛已经做好被**的准备,盗贼也没看上眼!

    难道我真的已经人老珠黄,年老色衰到如此地步了吗?孙玉兰不禁叩心自问。

    胡思乱想很多,说来话也很长,其实从孙玉兰醒来到这会儿也仅仅是瞬眼功夫,在紊乱思绪与呼吸中,她手忙脚乱的抓起电话打给了丈夫池海泽。

    池海泽一夜征战,好梦正酣,接到妻子的电话,声称家里遭贼了,丢了的是自己视为性命的保险箱的时候,他也是眼前一黑,分不清东南西北,好半天都没能喘过一口气来,要是再老上十岁的话,光是这个打击就可以送他去见阎王了,好容易振作着深呼吸几口气,顶着眼前的金星乱冒,吩咐妻子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动,他立即就赶回去。

    孙玉兰心焦的等着丈夫回来,在床上躺卧不安,正想起来的时候,却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刚开始以为是丈夫回来了,可是听真切一声,脚步声却有好几个。

    没等她反应过来,七八个警服笔挺的警察就已经出现在门前。

    “啊——”咋一看到这么多人,孙玉兰被吓得失声尖叫起来,赶忙拉起被子捂在身上,因为到这个时候她才醒觉,自己身上除了一件短短的睡裙外是别无它物的,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自己塞在身的某样东西。

    “女仕,你别害怕,我们是警察!”其中为首的一名警察首先张嘴解释起来。

    “你们,你们……”孙玉兰指着他们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显然余惊未止。

    “我们接到报案,说是你们家遭贼了,保险箱被盗,所以我们来查看一下!”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孙玉兰还是反应不过来,因为她明明就没报警啊!

    “大门洞开着,我们就进来了!”这名警察说着,眼光瞄到了墙上被砍破撕毁的婚纱照,还有那一个半人高的黑洞,料想这并不是起谎报警情,于是就叫来了一名女同志,让她把包裹着被单的女事主先带到客厅去,尽可能的保护现场……

    池海泽回到家的时候,一看屋里这么多警察,顿时心就一凉,看到坐在客厅中裹着被单还在瑟瑟发抖的妻了,他最想做的就是上前扇她两耳光。

    孙玉兰一见丈夫回来,却是不管不顾的扑上来,哭哭啼啼的凄声喊道:“海泽!”

    当着这么多人,池海泽的火气发不出来,只能强压着怒气,佯装温和的抱着她轻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但凑到她耳边的嘴却阴沉的低声问:“我不是让你什么都别做吗?你怎么报警了?你不知道这事不能报警的吗?”

    孙玉兰听了,眼泪更是流个不止,委屈的应道:“我没有,我没报警啊。”

    池海泽正感疑惑,房间里已经走出一名警察,看到池海泽后便问:“你是这房子的屋主?”

    池海泽这就微微推开妻子,又恢复了那副局长的派头与语气,“是的,我是区安监局的局长池海泽。”

    在场的警察一听这位竟然是安监局的局长,政府官员,纷纷都愣了一下,随即赶紧的立正警礼。

    那名首先开口的警察也赶紧的敬了个礼才道:“池局长,您好,我是石马村派出所的副所长邓启明。”

    池海泽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小邓,你好!”

    邓启明又向池海泽敬了个礼,这才道:“池局长,请问你家除了保险箱被盗外,还有别的东西被盗吗?”

    池海泽很想再淡定从容一些,只是再次听到保险箱这三个字时,心里不禁跳了一下,忙道:“我昨晚应酬在外,接到电话才赶回家的,所以现在还不是很清楚。”

    邓启明理解的点了点头,“那请池局长检查一下好吗?”

    池海泽点了点头,然后拽着妻子佯装在屋子里检查起来,其实家中有什么东西不见了,那是一目了然的事情,而且就算丢了别的什么东西,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那要命的保险箱不见了,那事情就有够大条了。

    在书房里,池海泽见警察并没有跟进来,立即就低声的追问妻子:“你真的没有报警?”

    孙玉兰赶紧的摇头,“我真的没有。”

    池海泽这下纳闷了,又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孙玉兰就把自己昨晚起来开门到今天醒来的经过说了一遍。

    孙玉兰说得迷糊,池海泽听得就更迷糊,但眼前最重要的并不是弄清楚怎么回事,而是先把这班警察打发走了再说,于是又问:“你跟这些人说什么了没有?”

    孙玉兰摇头,“我什么都没说!”

    池海泽沉吟了一下道:“那他们一会儿问你,你就照刚才跟我说的来回答,别的一概不知,别的问题我来回答。”

    孙玉兰问:“那他们要问保险箱里面……”

    池海泽回头看一眼,没人靠近书房,这就脸色平静,把声音压得极低的道:“十来万,不见就不见了呗。”

    孙玉兰睁大眼睛:“十来万?”

    池海泽猛瞪她一眼,回头看着外面,一句一语的低声叮嘱,“你记住,除了十来万现金,还有三本房产证,两本车辆登记证书,一本户口簿,四本存折,一本九万,一本十二万,一本二十万,一本二十五万,其它的就你结婚时的首饰,就这么多了。”

    一个深城本地土生土长的局长,总共四五百万的身家,这是稳有的。要是报少了,那是绝对难以让人信服的。

    孙玉兰:“就说这么点?那可是……”

    池海泽眼中突然冒出一丝凶光,“可是什么?你哪有那么多的钱?”

    孙玉兰神色一禀,低声问:“那,那要是小偷被抓住了呢?”

    池海泽:“抓个屁,这班窝囊废,能抓到就奇了……抓到等抓到再说。”

    两人这就出了书房,到处看了一下之后就对那邓启明道:“就不见了一张椅子和一个保险箱。”

    当邓启明问起保险箱里有什么的时候,池海泽与孙玉兰就把刚对串好的口供说了一遍。

    咋一听到这位局长有四五百万的身家,那名副所长也是吃了一惊,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理所当然,这位局长是深城本地人,拆迁补偿款,房子,店面,村里的分红,加上工资各项收入,没有这个数才奇怪呢!

    不过这位邓副所长也是很纳闷,干了十几年的警察,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安监局长家里失窃的呢!

    最后,两夫妻在笔录上画押签字之后,池海泽便问:“小邓,有发现什么线索没有?”

    邓启明有些颓丧的摇头,“没有脚印,没有指纹,门锁也没有翘动的痕迹,我怀疑,这是一伙惯偷,池局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破案的。”

    破你娘的卵蛋,这案子最好永远别破!池海泽面含微笑点头在心里却这样骂了一句。

    不过照眼前的线索来看,这案子他们这个派出所十有**也破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