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七章
    贼偷以后

    保险箱的门被切开了。

    不过光头和华天不敢贸然的就去看里面装的是什么,而是赶紧的喊陈凌。

    作为下属,应该分尊卑,识进退,懂分寸。

    该做的做,他们做!不该做的,他们绝对不能做的!

    陈凌和晏晓桐从办公室里出来,看到保险箱好像还完好无缺的竖在那里,陈凌就不免问:“弄开了?”

    华天忙道,“三面的锁栓都已经切开了,一拉就能拉开的。”

    陈凌满意的点了点头,“辛苦你们了,去歇歇吧!”

    华天和光头赶紧识趣的退下,而且是退到仓库外面去了。

    陈凌和晏晓桐这才躬下身子,看着眼前这个笨重巨大的家伙。

    终于要把它打开了,池海泽的身家底细也将要曝光,两人的心情都有些兴奋与激动。

    陈凌笑着道:“师姐,你猜里面装的是什么呢?”

    晏晓桐看了陈凌一眼,“这保险箱本身就价值不菲,少说也值几万块,这么贵重的保险箱,池海泽两公婆不用来装金银财宝,难道用来装卫生纸不成?”

    陈凌微汗,有心要给晏晓桐一个机会,这就故意摇头道:“我说不是,师姐你要不要跟我打个赌!”

    晏晓桐想也不想的道:“你连撒泡尿都能踩个****运,我还敢跟你赌,我活腻了嫌命长?还是***想找虐啊?”

    陈凌狂汗,心说你就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要说错了,情愿再受一次天打雷劈!

    既然不打赌,那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陈凌这就伸手到保险箱的把手上,“咣当”一声把保险箱打开来。

    两人往里看一眼,顿时都是目瞪口呆。

    保险箱分为上下两层。

    上面一层有三格,下面有两个不带锁的抽屉。

    上面那三格,摆满了钱,一叠叠,一行行,一列列,摆放的整整齐齐的,把上面三格塞得严严实实的,一点空隙都没有。

    陈凌找来一张桌子,和晏晓桐把钱一叠一叠的掏出来,摆放到桌上。

    rmb,港币,美元,还有许多晏晓桐根本就不认识的币种。

    终于把保险箱里的三个格子掏空后,桌上摆了竟然有六堆不一样的钱币。

    晏晓桐看着眼前一叠叠堆得如小山高的钱币,眼花缭乱的同时又觉心花怒放!

    这辈子,她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师弟,这六种钱,我就认识这个是rmb,这个是港币,这个是美元,剩下的这三种是什么啊?”晏晓桐好奇的指着那些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钞票问道。

    幸亏陈凌在秘密警察训练的时候,已经认识与了解了世界各国的种种外币,要不然这会儿不但要出丑,还可能会把rmb以外的钞票都当作是冥钞呢!

    仔细了看了看后,陈凌就指着另外三种晏晓桐不认识的钞票道:“这种是英镑,这种是欧元,这种是瑞士法郞!除了港元外,另外四种钞票都比rmb值钱。”

    晏晓桐愣愣的点头,然后与陈凌一起清点起来。

    最后汇总下来,rmb有一百二十万,港币八十万,美元五十万,英镑三十万,欧元二十七万,瑞士法郞也有九万三千。

    陈凌在心里默算了一下,好家伙,全部兑换成rmb的话,这里就有一千多万了。

    钞票点算完了之后,陈凌和晏晓桐又来到那保险箱前。

    陈凌小心翼翼的拉开了下层的第一个抽屉,仅仅拉开一半,一片金光便散发出来。

    入眼所及,一块块方形金锭整齐的摆放在那儿,一块一块的掏出来,足足有三十块,每一块都约有半斤重!然而这还不算完,金光消逝之后,抽屉再往拉,里面竟然是一片白光,和刚才的金绽一样的形状,足有十八块,但又好像比金绽更重一些。

    晏晓桐拿起一块,愣愣的问:“这是白银吗?”

    陈凌掂量着这白绽的重量,色泽,还有质感,摇摇头道:“不是白银,是铂金!”

    “铂金?”晏晓桐吃惊得差点没把舌头给吞下去。

    这么多黄白之物,那该是多少钱啊?

    抽屉的最里面,还躺着一个皮襄袋,打开来一看,金戒指,金项链,翡翠手镯,珍珠项链……各种各样的金银手饰不一而足。

    来不及估算这些东西的价值,陈凌又拉开了最下面一个抽屉,却发现下面只是一些信封和纸张。

    晏晓桐随意抽出一张纸来看了一下,却又差点被这张纸给刺瞎了眼睛,这是一张定期一年的存单,上面的金额赫然是:八百万!

    类似此种的存单,总共有二十余张,各都是不同的银行,有池海泽的名字,也有孙玉兰的名字。

    这,已经很雷人了!雷死人都不偿命了!

    可是,当陈凌打开一个大大的厚厚的牛皮纸信封的时候,却发现里面装全是房产证,足足有十六本,其厚度堪比一块板砖,八本深城的,两本莞城的,一本广城的,一本惠城的,两本珠城的,还有一本竟然是香江的,最下面的一本颜色和大小都不同,而且写的全是英文。

    十六处房产,这得多少钱呢?

    看到这里,陈凌已经无心再去看其他的存单,信用卡,股票,债卷,汽车登记证书等等的东西了。

    这个池海泽,毫无疑问,是个巨贪!

    纵然他是本地人,政府曾给予他土地房屋一等的拆迁补偿,村里每年也给他分红,可是能让他的资产累计到接近亿元程度吗?

    不可能的,完完全全绝对不可能的。

    ……

    派出所的人走了之后,孙玉兰感觉渴了去冰箱拿喝的。

    直到打开冰箱的时候她才发现,家里除了那张大班椅和保险箱外,还不见了一些米粉,一盒午餐肉,一把青菜,外加三个鸡蛋!

    跑到厨房一看,好像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只是仔细检查之后才发现锅碗瓢盘都有被动过的痕迹。

    这可恶的盗贼,偷了她家的大班椅和保险箱不单只,竟然还在她家煮宵夜吃,吃过之后竟然还帮她洗碗,并放进消毒柜里消毒!

    发现这一事实,池玉兰当真是哭笑不得了。

    回到了客厅,却发现丈夫已经进房间去了,跟进房间去,只见池海泽站在原来摆放着保险箱的墙壁前,表情迷茫又颓丧的看着那空空如也的黑洞发呆,忍不住就问:“海泽,这个事情,难道咱们就这样算了吗?”

    池海泽愣愣的回过神来,长叹一口气道,“不这样,你还想这样?”

    孙玉兰:“这哑巴亏咱们白吃了?保险箱里面装的可是咱们全副身家啊。那里面的东西,全部加起来,差不多一亿两千万啊!”

    池海泽:“那你有别的办法吗?你要是警觉,就不会三更半夜给贼开门了!”

    孙玉兰冤枉极了,“我哪知道是贼啊,你不是经常三更半夜的回家嘛,喝得醉熏熏的连门都找不着,我不开门行吗……”

    说着说着,孙玉兰委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见她一哭,池海泽就更不耐烦,可是这节骨眼上却又不能发作,只好坐到她身旁道:“好了,别哭了,我不是因为丢了钱,心里烦嘛!”

    “你烦,我就不烦啊!”孙玉兰抽泣着道,哭着哭着又道:“真不知道哪个这么肥胆,连咱家都敢偷。要抓到了,非弄死他不可!”

    她郁闷,池海泽更郁闷,因为别说不知道是谁偷的,就连谁报的警都不知道!想到这儿,他又不禁问:“你确定你真的没报警吗?”

    孙玉兰眼泪汪汪的瞪他一眼,“我说了多少次,我没报警,我没报警!”

    池海泽:“那到底是谁报的警呢?”

    孙玉兰:“会不会是隔壁左右?”

    池海泽摇头,“这是商住楼,咱们别说楼上楼下,就连隔壁左右见了面也不打招呼,谁会闲着这么好心给你报警啊,再说了,就算是街坊邻里看着你的门开着,怀疑遭贼报的警,那又怎么能说得这么准确,就知道咱家的保险箱不见了呢?”

    听着丈夫这么一分析,孙玉兰也感觉这事不单纯了。

    池海泽沉吟了一下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绝不是一般的入室盗窃案,这是有计划,有预谋的,他们就是明摆着冲我来的!”

    孙玉兰这下开始紧张起来了,“海泽,你最近得罪谁了?”

    “我能得罪谁……”池海泽正说着,一张年轻又嚣张的脸容却从脑海中浮现了起来,不由疑惑的问:“难道是他?”

    孙玉兰追问:“谁?”

    “抢救我父亲的那个医生!可这不可能啊,他这一个小医生,有什么能耐登堂入室呢!”池海泽摇了摇头,又道:“而且我到现在还闹不明白,你的父亲,我的老丈人,为什么一定要和这么一个不足一哂的小医生过不去呢?”

    孙玉兰张嘴,却是欲言又止。

    池海泽这个时候却已经掏出了手机,接通电话后便道:“喂,老陈,是我,池海泽。你派人去查一查省附属医,急外五科的陈凌,给我查查他到底什么背景。”

    放下电话后,池海泽又一眼墙上的那个黑洞,心又忍不住开始淌血,看着在一旁发呆的孙玉兰道:“玉兰,我现在最担心的,并不是这些钱丢了,而是那些可以把我们送上断头台的东西落到了别有用心的人手上!”

    孙玉兰的脸色原本就很苍白,这话一出来,她的脸就根本看不到一点人色了,“海泽,那,那咱们怎么办啊?”

    池海泽仿佛没听到妻子说话的样子,只是呆坐在那里。只是没一会儿却又神经质的突地站起来,“你今天别去上班了,把家里收拾一下,门锁全都换掉。顺便帮我看看你父亲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见他。我得赶紧去单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