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八章
    ?  绿帽的阴影

    看着摆得满满一桌子的黄白之物,晏晓桐兴奋得直搓手,连声地叫道:“师弟,师弟,师弟……”

    陈凌正在忙碌的盘算着这堆东西的总价,听到她的叫声,只好停下来应道:“师姐,说话不用带回声的,我就在这儿呢!”

    晏晓桐送了他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道:“师弟,有这么多钱,你说咱们买点什么好呢?”

    陈凌有点汗的看着她,“师姐,这可是不义之财啊!”

    晏晓桐理直气壮的回应:“正因为是不义之财,所以才人人得以诛之啊!”

    陈凌被她这种气势给压倒了,弱弱的问:“那你想买点什么啊?”

    晏晓桐并没有立即就开口,而是向他眨了一下眼睛。

    明骚易挡,暗箭难防,晏晓桐玩这套性感路线,陈凌有点扛不住,目光游移闪烁,吱唔着问:“师姐,你,你想干嘛啊?”

    只是,晏晓桐的表情变得比翻书快多了,刚才还春暖花开呢,这会儿就已经泫然欲涕了,声声黯沉的道:“师弟,你也知道,师父的医馆被烧了,师姐不但连工作的地方没了,连住的地方都没了,甚至连身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

    陈凌一听就头大了,赶忙从那堆rmb中掏出一叠递给她道:“师姐,你拿这个钱去买几身衣服吧!”

    这里将近一倔的财产,你只给我一万,你找发叫花子啊?

    晏晓桐没有接钱,只是幽怨无比的看着陈凌。

    陈凌有点扛不住,“师姐,这住的地方嘛,我现在暂时已经替你解决了!丁寒涵的别墅大庄园,多豪华,多气派,多舒适啊,多少人想住都住不起呢!至于工作的地方嘛,天亮的时候我已经让人找施工队进驻了福仁堂,这会儿估计已经在开工了,用不了多久师姐你就可以重新工作了!至于这段时间嘛,师姐就当是放自己一个假好了!”

    晏晓桐依然看着陈凌,眼神依然幽怨。

    金窝银锅,也不如自己的狗窝,丁寒涵的别墅是豪华是气派是舒适,那怎么说那也是寄篱下啊。

    晏晓桐真正想要的,不是什么衣服,也不是什么工作,她只是想要一套房子,一套属于她自己的房子。

    陈凌那么聪明的人,自然不会不明白她的意思,所以末了又提醒道:“师姐,你忘了,咱们去池海泽家,目的是为了什么?”

    晏晓道:“我怎么可能忘,咱们不是为了要找到那姓池贪污受贿的证据,把他拉下马嘛。”

    陈凌:“那不就结了!咱们只是为了报仇,并不是为了要得到什么好处!况且,你别看这里的钱很多,可这些全都是他贪污受贿得来的,这些全都是民脂民膏,是别人的血汗钱!咱们如果用这些钱,那和他又有什么区别?”

    晏晓桐被陈凌噎得没话说了,心情从云端突然跌到了谷底。

    如果换了晏晓桐是以前的苏曼儿,不管心情怎么不好,她也会把那一万块先收起来再说的,虽然是少了点,但也聊胜于无吧,只是晏晓桐就是这么个有性格的人,要贪,就贪一套房子,不贪,那就一万都不贪。

    她把陈凌手里的那叠钱抢过来之后,又放回到桌上,然后才问:“那咱们下一步怎么办呢?立即让这些钱爆光吗?”

    陈凌笑笑,“急什么,先让他的战争片上演嘛!让她老婆先跟他闹,闹得他筋疲力尽,然后咱们再把这个推出去。先声败,再名裂,最后是人亡。”

    晏晓桐呆了一下,喃喃的咋舌道:“师弟,你可真坏呢!”

    陈凌正想顺势调戏她一句“那你喜欢吗?”,只是这话还没出口,电话就响起来了。

    掏出来看看,竟然是何巧晴打来的!

    巧了,陈凌也正想找她呢!

    电话接通,何巧晴就问道:“哥,早上表姐跟我说,你那儿被人放火了,是真的吗?”

    陈凌苦笑,这个范允真是大嘴巴,报忧不报喜呢,摇头应道,“不是我这,是我师父的医馆,被人放火烧了!”

    何巧晴急切的问,“那人没伤着吧?”

    陈凌:“人倒是没事,只是医馆却被烧成灰烬了!”

    听说人没事,何巧晴才稍稍心安,“只要人没事就好!”

    陈凌:“晴儿,你找我就是问这个事吗?”

    何巧晴:“嗯,我有点不放心,所以就打给你问下!”

    陈凌:“我没有什么事,不用担心!对了,晴儿,你这两天要不要出差了?”

    何巧晴:“不是刚出差回来没多久嘛,近期应该不用出去了,哥,你有事?”

    陈凌:“没什么事,就是想请你一起吃个饭!”

    不知为何,原先还没有什么感觉的晏晓桐听到陈凌说请吃饭的时候,就不免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陈大官人的饭,是那么好吃的么?

    可怜何巧晴还无知无觉,语带欣喜与微嗔的道:“哥,请我吃饭是假,想对我耍流氓才是真的吧。”

    “呃!”陈凌大窘,忙捂住话筒,眼光瞥向晏晓桐。

    晏晓桐赶紧抬头,佯装看天有多晴朗,太阳有多明媚的样子,其实该听到的,不该听到的,她全都听到了。

    池海泽,一向都意气风发的,不过他也有意气风发的本钱。

    深城本地人,四十岁就是一局之长,享受正处级待遇,讨了个本地老婆,也是国家干部,不过很多头头面面的人之所以看得起池海泽,更因为他有个声名显赫位高权重的老丈人。

    今天,来单位上班的池海泽看起来依然神采奕奕,不过这都是装的,其实他的心里别提多苦逼了。

    万贯家财被盗,他自然心痛,但更担心的是案子被破,保险箱里的东西被曝光。

    一个局长而已,坐拥一亿多的身家。

    哪里来的?

    怎么来的?

    他说得清楚吗?

    这些不法之财一旦被公之于众,他就算不吃花生米,也得把牢坐到去地狱的那天。

    所以,此刻坐在办公室里的他并不是像家里的孙玉兰一样去惋惜,去心疼,而是想着怎么挽救。

    思来想去,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警察破案之前找到这伙盗贼。

    是的,池海泽认为,盗贼绝对不可能只是一个,又或只是两个,而是三个,四个,甚至更多。

    一想到这点的时候,池海泽心里又是一声喀噔响,这么多人进了自己的家,那自己那个没生过小孩,身材和皮肤都保养得如十八二十,还喜欢裸睡的女人能不被侵犯吗?

    只是,如果她真的被侵犯了,为何却又不说出来呢?难道是她不敢说出来?又或是她被拍昏之后,连自己都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

    池海泽看着镜中的自己,感觉自己的鼻梁直到额顶都是一片绿,是的,妻子很可能被**了,而且还有可能不只被一个男人******想到这些,池海泽握紧拳头,狠狠的砸到桌上,不知该如何为宽慰带了绿帽的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心中的愤怒。

    别人都说,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

    池海泽以前听到这话的时候,总是嗤之以鼻,头上顶了绿,那还叫男人吗?那作为一个男人,还有尊严吗?

    不过,现在媳妇是不是被染指,自己是不是个男人,还有没有尊严可言……这些通通都可以去见鬼了,因为找不到那伙盗贼,找不回那些钱财,他连做人的机会都可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