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六十九章
    迟来的觉醒

    池海泽,不能不说是一个很有前途的人。

    正值盛年,有一个好老婆,好丈人,有一副好头脑,更有过硬的心理素质,这些都是成大事做大业的必备条件。

    事实也证明,池海泽确实很不错!因为出事之后,他并没有像别人一样哀声叹气怨天尤人,而是积极的寻找解决的办法,他甚至还清楚的知道,解决问题的根源与办法。

    他认为家中的保险箱被盗,不是偶然,这是别人有预谋,有目的,有针对性的恶意行为,说穿了,那就是直接冲着他池海泽来的。

    池海泽把这些年中得罪过的人仔细的列了出来,最后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得罪的人可真不少,只是梳理一遍之后,却又发现有胆子有能力找他麻烦的人并没有几个……除了最近这一位不知天高地厚不识好歹连死字怎么写都不知道的愣头青。

    只是,事情到了这步田地,他再不敢自以为是的肓目乱来了。

    池海泽耐心的隐忍与等待着,只是一天快过去了,那个老陈却依然没来电话,这让他隐隐的感觉有些不安,老陈的能力他很清楚,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老陈只是个私人侦探社的社长,可实际上却是黑白两道都混得开的人物,在过去的这些年间,他交给老陈办的事情,没有哪一件不是办得干脆利落的,只是今天却很奇怪,因为直到现在,整整十多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是没有丝毫音信。

    感觉有些不正常的池海泽终于还是拿起了电话,打给了老陈。

    电话接通,池海泽张口就问:“喂,老陈,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老陈:“池局,我也要给你打电话呢!没想您倒是先给我打来了!”

    池海泽这种老江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不敢说,但感觉还是极其敏锐的,老陈一张嘴,他就感觉有什么不对了。

    “老陈,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个……”老陈有些吞吐,欲言又止的样子。

    “别跟我吞吞吐吐的,直接说!”池海泽有些不耐的喝道。

    “池局,不瞒你说,你让我查的这个人,恐怕是查不得了!”老陈叹息着道。

    听到老陈这样的回答,池海泽明显愣了一下,他最多只听说过有动不得的人,可是这冷不丁的就冒出个查都查不得的人,夸张了点吧,深城有这号人物吗?他这个土生土长的老深城怎么没听说过呢?

    “老陈,这人怎么就查不得了?他不就是个省附属医的小医生嘛?”池海泽语带不屑的道。

    “池局,今天早上接到你的电话后,我立即分派我所有的下属去查探这个小子的资料,到中午回来的时候,多少是有些结论的。这小子叫陈凌,户籍就是深城的,家住钵兰街,而且家境还相当不错,私宅的实住面积超过了六百平米。只是有些奇怪的是,这个人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因为在以前钵兰街的人口普查及本地居民的档案中,并没有他的资料!”

    “是个北佬?”池海泽疑惑的问。

    “很难说!”老陈不敢确定的道。

    “除了这些没有别的了?”池海泽追问道。

    “有的,这小子户籍登记是去年元月份,然后大概是小半年的样子,就莫名其妙的进入深城大学医学院读书,据我所知,深城大学医学院的录取条件是很苛刻的,可是这小子直接就进了大三的班级,在学校中表现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我搞不清楚,这小子明明还有一年才可以开始实习,这怎么就突然成为正职医生了呢?”

    池海泽听得眉头紧皱,因为越是不走寻常路的人,背景就越是特别。

    “还有呢?”

    “到中午之前,我从正面搜集到的资料就是这些,不过我感觉这人绝对不是这么简单,池局你也知道,从前我就是个烂仔出身,如今虽然从了良,可是道上还是有些人脉,特别是有个老哥们,至今还在混这个,我就向他打听这小子,谁知我刚开口报上陈凌这个名字,我那哥们脸色就变了,问我打探他干嘛。我就说是替别人查的,那哥们就奉劝我,最好别去查他,不然到最后恐怕会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池海泽听到这会儿,眉头几乎是拧成麻花状了,“继续说!”

    老陈:“继续说什么?”

    池海泽:“说这小子的情况啊。”

    老陈:“池局,没有了,我就查到这些了!”

    池海泽阴沉下脸,“老陈,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了,你应该很清楚我的为人吧!”

    老陈心中一禀,忙道:“清楚,当然清楚。”

    池海泽:“那你就把话给我说完了。”

    老陈:“池局,我真的说完了,真的只查到这些了。”

    池海泽想也不想的道:“少跟我废话,这次的劳务费给你加一倍。”

    老陈:“这个……”

    池海泽:“说!”

    再好的交情,也不如金钱实在,老陈的嘴终于松了,犹豫一下道:“好吧,池局,其实我那哥们还说了别的,只不过我无从考证他这话是真是假。”

    池海泽没有插话,只是静待着下文。

    老陈:“好吧,池局,你知道新锐锋集团吗?”

    池海泽:“知道!”

    老陈:“你知道新锐锋,也应该了解它的由来吧!”

    池海泽:“废话,我是看着深城从一个小渔村变成现在这么发达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说得是,说得是!”老陈讪讪的应了声,然后道:“我那哥们说,这个陈凌就是新锐锋现在的当家话事人!”

    “啊?”池海泽霍地站了起来,急声问:“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老陈只好重复,“这个陈凌,就是现在新锐锋的总裁!”

    池海泽无力的跌坐于椅子上,手举着手机出神。

    老陈:“池局,池局……”

    池海泽颓然的应道:“说!”

    老陈:“我那哥们还说了,让我千万别再去查这人的底细,他不只是新一代的****话事人,与军方,还有政府高官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因为过去旧义合还没有变成新锐锋的时候曾经经过数次整合与争斗,那些事件中,军方几乎是直接参与了,而隐隐的后面还有一万,这个陈凌,别看只有二十岁虚龄,但绝不是个简单的主啊!所以到这会儿,我也不敢查下去了!”

    池海泽深呼吸了好几口气,强自镇定的道:“好,老陈,辛苦你了。这两天我让人过去给你结账,不过这件事情,你绝不能向别人透露。”

    老陈:“池局,你放心,我是有职业操守的。”

    池海泽吱唔一声,这就挂上了电话。

    老陈的电话虽然挂上了,可是池海泽的心潮却依然难以平静。

    眼前,不由的又一次浮现起那张年轻又嚣张的脸,耳边,也仿佛再一次响起了这人曾说过的话“我要让你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直到这会儿,池海泽才明白,人家那说的不是狂话大话,是真话实话,是一种宣判。

    这么说来,事情好像已经很明朗了,家里的保险箱失窃,十有**就是这人干的了,更说不定的是这人连自己的媳妇也顺便干了……

    当他有些失魂落魄的醒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单位里的人也都下班了,只是当他也拿着包,像往常一样下楼,坐进自己的轿车的时候,他才发现,后面的衣服已经全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