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一章
    女人姓哄

    胆大,心细,脸皮厚,这是泡妞追女仔挖墙脚的必备条件。

    伟大的陈惑仔山鸡哥曾告诉我们,只要你开口,就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可是你不开口,机会就是零。

    大家也都知道,池海泽如果不遇上陈凌,绝对是个很有前途的人。但陈凌和晏晓桐只知道,他是个绝对不要脸的人。但同样让他们惋叹的是,孙玉兰是个“三软”女人。

    哪三软?心软,耳根子软,身体软!

    这不,池海泽一通指天发誓,再一通巧舌如簧,说得口吐莲花现,骗得麻雀下地来的甜言蜜语之后,紧接着又玩上一手该出手时就出来之后,陈凌悄悄在池海泽家安装的那几个窃听器里已经没有了说话的声音。

    不过,没人说话,并不等于是没有声音。

    匝嘴啧啧声,狗喝水的唆唆声,然后是女人仿佛感冒发烧肚子痛的呻吟声,接连不断响起。

    尤其是女人的呻吟,起先只是若有若无,微不可闻,然后逐渐变得清晰明朗,最后竟然是响声震天,仿佛恨不能把天地给震塌一般,纵然把耳塞拿离耳朵,仍能清楚听到这种声响!

    这种特别的声音,不用问都知道这对狗男女在做什么!

    窃听的陈凌和晏晓桐都被弄得脸红耳赤,尤其让他们尴尬的是,这两位一折腾起来竟然没完没了,这都快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不绝于耳。

    看来,池海泽为了取得孙玉兰的原谅,是连命都豁出去了。

    表情尴尬的陈凌想走开,可是又生怕错过对自己有利的线索,希望晏晓桐能退避一下,又不知怎么启齿。

    晏晓桐却是无知无觉,不但没有一点要走开的意思,反而听得极为入神,时不时猩红的小舌还会无意识的舔一下唇,白皙粉嫩的颈部间还可以看到明显的吞咽动作。

    如此模样,陈凌不由在心中默叹,这个女人,既宅又腐,不但她自己前途未卜,就连以后要娶她的男人也性命堪忧啊。

    没有办法,除了硬着头皮一起听之外,一点办法都没有!

    半个小时之后,窃听器里终于传出了一点正常人类的声音。

    “杀千刀的,老娘已经被弄得够兴奋了,你还在外面瞎磨蹭啥啊,赶紧进来啊!”孙玉兰骂道。

    此言一出,陈凌和晏晓桐都被雷了,俺滴娘啊,整这么老半天,竟然还没进入主题!!!?

    “老婆,你能原谅我吗?”池海泽可怜兮兮的道。

    陈凌和晏晓桐听了这话,不由的互顾一眼,心里同时浮起一个字:服!这种紧要时刻,别说是原谅你,就连命给你都可以啊!

    “杀千刀,杀千刀,杀千刀!”孙玉兰的漫骂夹着嘶哑的哭腔,“原谅你了,原谅你了,原谅你了还不成吗?”

    再接下来,不属于人类的声再次响了起来。

    当听完这出让人感觉惊心动魄无地自容的床上战争片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整一个小时,而陈凌和晏晓桐也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浑身冷汗的软瘫瘫坐在那儿不能动弹!

    战争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应该是收拾战场了吧?陈凌和晏晓桐都是如此猜想。谁曾想那两位竟然还雅兴不减,竟然就躺在那里喁喁细语的讨论起刚才的战况来。

    点评得虽然很到位,但对陈凌与晏晓桐来说,这些都是不得吃不等喝的废话,正当两人意兴阑珊的要把窃听器暂时关掉的时候,却听到了里面传来了手机铃声。

    池海泽懒洋洋的问:“谁的电话?”

    孙玉兰:“是海芬。”

    池海泽:“这个时候她打来干嘛?”

    孙玉兰:“应该是因为咱家保险箱的事情!”

    池海泽微愠的问:“你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了?”

    孙玉兰:“不是我告诉她的,是她老公国栋!”

    说着,她就要去接电话。

    池海泽却拦住,“先别接,你跟我说说清楚,一会咱们给她打回去就是。”

    孙玉兰只好摁断了电话,然后道:“海泽,你怎么糊涂了。国栋不是这个镇的镇长吗?你一个区委委员家里失窃,派出所敢不往上报吗?国栋身为镇长自然会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应该过问这件事啊。海芬还说晚上要和国栋一起过来的,这会儿也不知是出发,还是到家门口了!”

    池海泽拍拍脑门,这一天来事情不断,弄得他的头脑确实不太清醒了,于是点点头道:“那你赶紧打回给她吧!按免提!”

    孙玉兰这就赶紧回拨了电话。

    没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池海芬在那头问道:“喂,嫂子,刚刚怎么不接电话。”

    孙玉兰:“刚刚不小心摁断了,你过来了吗?”

    池海芬:“过来了,我就在门口呢,摁半天门铃都没反应,我以为你们不在家,都准备走了!”孙玉芬脸上窘了下,因为门铃的喇叭都被她给砸了,“你等下,我马上给你开门。”

    挂上电话,两人慌手慌脚的穿衣服。

    孙玉兰穿妥衣服后,这才去开了门。

    打开门后,发现池海芬是一个人来的,她的丈夫申国栋并没有同行,于是就问:“国栋呢?”

    “他今晚有事,不能过来了……”池海芬正说着,看到屋里的一片狼藉,不由的失声道:“嫂子,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孙玉兰吱唔一句,看看周围,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好把她让进房间,最少那里有张床,可以坐一下。

    池海芬跟着孙玉兰进了房间,见到自己的大哥,池海芬忙唤了一声:“哥!”

    池海泽点点头,拾起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表情有些尴尬的道:“坐吧!”

    池海芬有些不安的坐下,“哥,嫂子,你们这是怎么了?吵架了吗?”

    池海泽摇摇头,“没什么,过去了,说正事吧!国栋那边怎么说?”

    池海芬:“国栋本来打算今晚和我一起过来的,但临时又有应酬,不去又不行,所以他就让我先过来给你说说他了解到的情况,他一会儿应酬完了再过来。”

    池海泽:“我能理解,你说吧!”

    池海芬:“石马村派出所的邓所在晚饭之前曾给国栋打过电话,汇报了整个案子的进展。照目前来说,他们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因为这伙窃贼做案的手法干净,特别,根本没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同时他们还向小区调来了昨晚入夜到今天凌晨的小区监控,也没有发现太大的疑点。”

    没有太大的疑点,那就是有小线索了?池海泽这样疑惑的想着,道:“继续说!”

    “不过在监控录像中,他们发现了一辆不属于小区内的悍马车曾在凌晨时分进入,天完全亮的时候离开。”

    “哦?小区的保安怎么说?”

    “哥,那些看门狗通通都是窝囊废,你能指望他们能说什么?看见悍马这样的豪车,早就吓衰了,别说是盘问,连车里坐着的是什么人都说不清楚呢!不过邓所说了,监控录像上显示,车上坐着的是一男一女,但是……”

    池海泽赶紧的追问:“但是什么?”

    池海芬:“但是这个悍马车挂的是军牌,而且根据车牌号分晰,这辆车的车牌应该是属于广省军区司令部的,派出所曾试过和车管所联系,想调出该车的详细登记资料,却被告知,他们不够权限!”

    池海芬只是陈述了一个小疑点,但池海泽心内却掀起了滔天巨浪,因为池海芬的话让他突然想起了老陈说的,那个陈凌有军方的背景。

    不过为了更加确定,他立即联系了这个小区的物业公司经理,报上了身份上,拿到了存底的监控录像,当他看到悍马车里那一男一女的时候,虽然相貌有些模糊,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人是陈凌,绝对是陈凌,虽然悍马车的后厢被摭挡得密实,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他敢肯定,这辆车驶离小区的时候,自己的保险箱必定就在上面。

    只是,就算知道盗走他保险箱的人是陈凌那又怎样?

    他敢告诉警察吗?敢让人去抓陈凌吗?就算不考虑他是个黑社会,也不理会他的军方背景,真的就那么幸运的抓住了他,还让他供了罪,那自己呢?保险箱内的东西一旦曝光,自己还能活吗?

    不,这件事情不能告诉别人,谁都不能。只能低调,绝对低调的来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