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二章
    女人中的女人

    “师弟!”晏晓桐摘下耳塞的时候,唤了陈凌一声,却又长长的叹息起来:“纵然你费煞心神的机关算尽,却仍是百密一疏,终究还是落了把柄在别人手上呢!”

    “哦?”陈凌淡淡的应了一声,不置可否的问:“是吗?”

    晏晓桐:“怎么不是?池海泽已经知道是你偷了他的把险箱,而且……”

    陈凌:“而且什么?”

    晏晓桐:“而且他还怀疑你搞了他老婆!”

    陈凌:“……”

    晏晓桐摊了摊手,很是同情的看着陈凌,“虽然我知道你是清白的,可你是个男人,应该知道男人的疑心病就像是女人怀孕一样,一旦有了是很难打掉的。”

    陈凌狂汗,伸手抹了抹额头才道:“师姐,你该不会是真的以为我那么蠢,连小区里装着各种摄像头都不知道吧?”

    晏晓桐疑惑的看向陈凌:“你事先知道?”

    陈凌:“师姐,你说我要是不留点蛛丝马迹,池海泽能知道这事是我干的吗?”

    “纳尼?”晏晓桐睁大眼睛看着陈凌,“你为什么要让他知道呢?”

    陈凌没有回答,只是反问:“咱们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呢?”

    晏晓桐陷入了沉默,显然是在思考陈凌这个看起来很简单,其实很深奥的问题。

    陈凌看她想得好像有点头痛,于是就道:“我就是故意让池海泽知道,是我搞了他!”

    晏晓桐:“可是你就不怕他反搞他一回吗?你要知道,咱们昨晚只是偷拍了他一下,他就把咱们的医馆烧掉了。”

    陈凌微汗:“师姐,他在派人烧咱医馆的时候,还不知道咱们要偷拍他好不好,他只是因为你揍了他四个妹妹,要泄愤报复罢了!不过呢,此一时彼一时,三十分钟河东,三十分钟河西,现在,我借他池海泽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嚣张了!”

    你凭什么这么自信?晏晓桐正想这样问的时候,却突然想到了保险箱里的东西,那些加起来值天文数字的钱财,不但是池海泽的全副身家,更可以说是他的致命要害,现在陈凌拿着这些东西,几乎就是掐住了池海泽的死x,试问池海泽在如此情况下,还狂妄得起来吗?

    只是,晏晓桐最后却还是不无忧虑的道:“师弟,难道你就不怕他豁出去的和你拼个渔死网破吗?”

    陈凌轻笑一下,摇摇头,“或许,他池海泽确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绝对不是个不怕死的人!”

    晏晓桐:“此话怎解?”

    陈凌:“刚才你不是听到了吗?这个男人为了保住婚姻,做多下作的事情都在所不惜了。”

    晏晓桐反驳道:“那你就不兴他珍惜自己的家庭才出此下策吗?”

    陈凌摇摇头,“不,保住婚姻是假,珍惜家庭也是假,他只是保住自己的名利与官声罢了。他池海泽真正爱的人,不是孙玉兰,也不是那些小三,而是他自己。为了保护自己,他是不惜一切代价的。所以,我敢断定,他不会也不敢跟我拼个你死我活!”

    说到最后,陈凌的脸上又浮起了淡淡的,却又透着邪恶的笑意,“如果,他真的有脑子,真的想活下去,想荣华富贵的活下去,那么现在,他就必须得给我装孙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会儿,他应该给我打电话了!”

    说着,陈凌就如神g一般掏出了手机,看着那还是黑屏的手机屏幕。

    晏晓桐正有点想笑,却见那手机屏幕在突然之间,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亮了,紧跟着铃声大作。

    在她目瞪口呆之间,陈凌淡笑一下,摁下接听键放到耳边,极为温文有礼的道:“池局长,你好!”

    池海泽在给陈凌打电话之前,已经预测过陈凌在接到他电话时的各种反应,同时也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只是这一种仿佛朋友似的轻松随意却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一时之间,竟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好一会儿,池海泽才醒过神来,不太确定的问:“你是陈凌?”

    陈凌语气平和的道:“是的,池局长,你没有打错电话,我就是陈凌。”

    池海泽直接开门见山的问,“姓陈的,你说吧,你到底想怎样?”

    陈凌:“池局长,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的吧!”

    池海泽顿时恼怒成羞的喝道:“姓陈的,咱明人不说暗话,你别以为你做的事情没有人知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带着警察去你家,让你下半辈子把牢底坐穿。”

    陈凌的语气仍然平静,“不好意思,池局长,我不信。”

    池海泽一阵血气不涌:“你——”

    陈凌却是很无辜的语气,“池局长,我说的是实话,尽管这实话不太好听,可是你确实是不敢把我怎么样!”

    池海泽在电话气得龇牙咧嘴,却偏偏如陈凌所说,他还真不敢把人家怎么样。

    池海泽好容易才让自己稍稍平静下来,冷声道:“姓陈的,你别太得意,也别太嚣张,我知道你是什么来路,我也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只说一次,你给我听好了,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我们之间的账,一笔勾销。”

    陈凌立即就接口道:“要不然呢?”

    池海泽这台词是上一句,紧接着下一句的,可是被人突然一抢,他就被气得哇哇鬼叫了,“要不然我就让你含家铲,通通含家铲。”

    陈凌没有动怒,只是不瘟不火的冷笑道:“池局长,数日不见,我原本以为你已经有所长进了,没想到你还是如此执迷不悔,那咱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见陈凌要挂线,池海泽心头一惊,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打电话的真正目的,忙叫道:“等等!等等,咱们……”

    陈凌:“池局长,咱们确实要等一等,因为你还没有想明白,也没有搞清楚主次,更没有分清楚尊卑,所以再说别的都是多余,等你想明白了,你再给我打电话吧!就这样了,杀油哪啦了!”

    说完,陈凌就再不理池海泽在电话那头瞎喊什么,硬是挂断了电话。

    把电话收起来后,见晏晓桐正看着自己出神,不由问:“师姐,怎么了?”

    晏晓桐向陈凌竖起了大拇指,“师弟,到今天我才发现,原来你也是可以这么威武的!”

    陈凌微汗,“师姐,我一向都是这样的好吧!”

    晏晓桐摇头,“不,从前你在我的眼里,就是个奶油小生,不夸张的说,甚至还有点娘气!别的不说,就说你跟我打架吧,明明使的是猴子偷桃,可是偷到半路上就换成了抓波龙爪手,你说抓也就抓了吧,你还不敢用力,真不够爷们,一点也不爷们。”

    陈凌真想说向她提议:师姐,要不咱们再比划比划,看看我到底够不够爷们?

    “咦?”晏晓桐突地双手c腰,把那原本就很挺的****又挺得高了一些,步步欺上前来,“怎么地?说你还不服气是不是?有本事,你爷们一回我看看。”

    陈凌那个汗啊,被*得连连后退,最后被后面一个不知什么东西给绊了下,这就一p股的跌到地上,摔了个四脚朝天。

    晏晓桐看着他那狼狈模样,“咯咯”的像个狐狸精一般笑得花枝乱颤。

    陈凌从地上爬起来,立即就想扑上去。可是晏晓桐比他更彪悍,没等他出手就已经把胸迎了上来,弄得他硬是下不了手,只能悻悻的掉头就走。

    晏晓桐正玩得乐呵呢,却不防这小子临阵脱逃,追着他喊道:“哎哎,你去哪?”

    陈凌停下脚步,回过头来:“上厕所,师姐是不是要参观啊!”

    晏晓桐想也不想道:“那敢情好啊!”

    陈凌:“卖大也要吗?”

    晏晓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