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三章
    师姐的柔情

    陈凌没卖大,只是去撒了泡尿。

    不过在撒尿的过程中,他却一直在思考。

    自己怎么就能被一个女人欺负到如此田地呢?

    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可以任由一个女人这般调戏呢!

    回来的时候,发现晏晓桐还站在那里,腮帮鼓鼓的盯着他,仿佛恨不能将他就地推倒似的。心中一来气,就瓮声瓮气的道:“怎么?师姐想咬我!”

    晏晓桐立即神气的挺胸,“是又怎样?”

    陈凌刷地一下摆出了太极起手势,“那就来呗!”

    面对陈凌的挑恤,晏晓桐丝毫犹豫都没有,是的,晏师姐对任何人的挑恤都不会犹豫的,刷地一下,如闪电般向陈凌扑了过来。

    两人拳来脚往当场就打了起来。

    高手过招,很多时候一招就能分出胜负,只是像他们这种师姐弟切磋,却是一打起来就难分难舍。

    刚开始,他们还是依足江湖规矩,正久八经的交流比试,用的招数大多是拳打肘击腿踢,再不然就是前空翻,后空翻,侧翻,背翻,打得风声水起,看起来极为飘逸潇洒,只是很快,远身长攻变成了近距离博杀,招式就变了,戳肋骨,踹小腹,打鼻梁,扯耳朵,踢脚踝,跺脚趾……

    两人愈打愈烈,最后一连串的经典招式就出来了,双龙戏珠插眼睛,九阴白骨抓,**断命掐,抓波龙抓手,猴子偷桃。

    最后的最后,两人又紧紧纠缠的躺到地上了,只是那个时候,陈凌正以一招抓波龙爪手紧紧的抓着晏晓桐的****,而是晏晓桐也用一招猴子偷桃偷着陈凌的桃。

    两人都很用力,两人自然也很疼,均是瞪着对方的同时又龇牙咧嘴的吸气。

    “放手!”晏晓桐恼怒又羞愤的道,她只是叫他用力,没叫他这么用力啊。

    “你先放!”陈凌也是脸红耳赤,这女人实在没武品武德,不管架怎么打,招式怎么变化,到最后,除了猴子偷桃就是猴子偷桃。

    “你先放!”晏晓桐毫不示弱的喝道,喝叫的同时手里也加了一点儿劲。

    “你先放!”陈凌自然是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

    结果,两人又龇牙咧嘴的倒吸凉气了。

    “师弟,你很无耻哈!”晏晓桐咬牙切齿的道,以前每次打架,她都被抓得很舒服的,只是这一次,痛并没有和快乐一起来,除了痛就是痛。

    “师姐,你也很卑鄙嘛!”陈凌的脸也一个劲的抽筋。

    两人死死的互掐,谁也不相让。场面一度僵恃着,尤其悲剧的是这里就他们两个人,连个劝架的都没有,两人自然也都找不到台阶下。

    正是这个时候,陈凌的手机响了。

    晏晓桐提醒道:“你的电话响了!”

    陈凌恨恨的盯着她,“我知道。那你放手啊,我接电话!”

    晏晓桐唾他一口,“你休想!”

    紧接着,晏晓桐自己的电话也跟着响了起来。

    陈凌又提醒道:“你的电话响了。”

    晏晓桐白他一眼,“我又不是聋子,我当然听得到,你放手啊,我接电话。”

    陈凌:“那咱们数一二三,一起放手。”

    “一!”

    “二!”

    “三!”

    两人同时放手,又几乎同时伸手去揉受伤的部位,但又是同时的住手!

    这样的地方,怎么好当着别人的面来揉呢!

    所以,两人只能强忍着痛楚,掏出手机来接电话。

    电话,分别是丁寒涵与李依诺打来的,两人均是问他们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

    二人双双说完电话后才发现,直到这会儿,两人还保持着女下男上的暧昧姿势。

    陈凌感觉有些尴尬,挣扎着想要起来。

    谁曾想,骑在他腿上的晏晓桐却伸手将他推倒,然后整个人贴了上来,压在他的身上。

    她那挺俏,圆润,柔软还带着弹性的****压得陈凌有点窒息之感,急道:“师姐,你干嘛?”

    晏晓桐的语气一改往日的泼辣与生硬,幽幽的道:“师弟,让我抱一下好不好。”

    陈凌愣住了,不知该如何反应。

    晏晓桐:“这一两天来,发生的事情好多,医馆被烧了,连住的地方都没了,我心里真的很浮燥,所以才想要和你打架,其实……我并不想这样欺负你的!”

    陈凌多少可以理解晏晓桐的感受,听她这样一说,心肠就软了下来,犹豫了好一会,终于还是把手搭到她瘦削的肩膀上,不管这个女人如何的变态与强硬,她终究只是个女人而已,虽然她喜欢胡闹,可是并不是灭绝人性的清水千织,而是自己的师姐。

    轻拍着她的肩膀,陈凌的声音也温和了下来,“师姐,没有关系的,医馆我一定会让人把它修复得和原来一样的,欺负你的坏人,我也会狠狠收拾的。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好吗?”

    晏晓桐眯着眼睛,伏在她的胸膛上轻嗯了一声,好一阵才唤道:“师弟!”

    陈凌:“嗯?”

    晏晓桐:“其实,我身上没有不方便的,如果你真的想……参观,我……我……”

    陈凌有些哭笑不得,“师姐,打赌的事情就算了,我真没想过参观你的!”

    晏晓桐嚯地一下坐了起来,双眼喷火的道:“你不想参观我?因为我长得太丑?怕刺瞎你的眼睛?”

    又来了又来了又来了!

    这女人真的是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啊,和严新月比起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陈凌一慌,赶紧的道:“不,不是!师姐很漂亮呢,身材也很好,比我的女朋友毫不逊色的。”

    晏晓桐的脸色这才阴转晴,“那你为什么……”

    陈凌:“因为你是我的师姐呢!”

    晏晓桐横他一眼,又伏回他的胸膛上,良久才冒出一句:“咱们只是师姐弟,又不是亲兄妹!”

    陈凌心里一突,差点没立时停止跳动,这,这是一种暗示吗?

    正当他在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晏晓桐又唤道:“师弟。”

    陈凌:“嗯?”

    晏晓桐:“下次咱们打架,你别再抓人家的****行不?”

    陈凌心说你不抓我下面,我能这样对你吗?

    末了,晏晓桐却又补充一句:“就算要抓,也别这么用力啊!”

    陈凌:“……”

    晏晓桐在陈凌的身上趴了好一阵,仍没见他有什么不轨行为,只是四肢僵直,仿佛挺尸一般躺在那里,虽然这样趴在他身上很舒服,可是他的反应像木头一样,实在没什么意思,于是就抽身离开了他,站起来背转身整理衣服,顺便揉一下还带着隐痛的****。

    陈凌也如蒙大赦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灰。

    两人重新坐回到那堆窃听器材之前的时候,晏晓桐这才正儿八经的问:“师弟,你说这个池海泽接下来会怎样?”

    陈凌沉思一下道:“有两种可能,一个是忍气吞声,低三下四的来求我。另外一外就是狗急跳墙。”

    晏晓桐心中微惊,“你的意思是说,他会找人来干掉你?”

    陈凌摇头,“干掉我是不可能的,因为干掉我仍拿不回他的东西,一点用都没有,反倒会让他更加被动。”

    晏晓桐:“那他到底会怎样?”

    陈凌:“他是一个聪明的人,如果扯不下脸皮来求我,那他会威胁我!”

    晏晓桐:“他刚刚不威胁过你了吗?”

    陈凌失笑,摇头道:“我说错了,不是威胁,是要挟,他会抓住我的弱点,进行交换。”

    晏晓桐:“你有什么弱点?”

    陈凌:“那自然就是你,或者是我家里的女人!”

    晏晓桐心中一跳,沉默了下来,好一阵才道:“那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陈凌:“我原本以为,那个孙玉兰在看到池海泽的激战视频后会大暴走,从而大闹特闹的,谁道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实在让人失望,看来咱们得广撒网才行了。”

    晏晓桐疑惑的问:“怎么样广撒网?”

    陈凌朝她勾勾手指,晏晓桐把耳朵凑了过去,他就在她耳边低语了一通。

    晏晓桐听过之后,不由怀疑的问:“这样能行吗?”

    陈凌:“总是要试试才知道的。”

    晏晓桐:“师弟,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的,你直接把视频往网上一发,舆论的口水自然就会将他淹死,你再顺势把他那些房产证,存折什么的往检察院一扔,那他池海泽还能不死吗?”

    陈凌摇头,“他是死了,可是这样一来,医院的事情就不能解决了,急外五科的那班医生护士也没办法雪冤,更重要的一点是,我隐隐感觉,这件事情不单纯只是池家的事,其中仿佛还有别人的影子。”

    晏晓桐:“还有谁?”

    陈凌,“我要是知道的话,就不用这样大费周折,直接整死池海泽就行了!”

    晏晓桐似懂非懂的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