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七十五章
    百密终有一疏

    只能说,陈凌猜中了开始,却没有猜中结果。池海泽确实想要用陈凌的弱点来要挟他,而陈凌的弱点自然就是他的那些个女人。

    陈凌的女人,数起来好像很多,丁寒涵,王凌,白姨,齐冰清,苏曼儿,施玉柔,彭靓佩,油菜,范允,何巧晴,楚欣染。

    是的,数起来确实很多,只是池海泽真正能下手的人却没几个。

    丁寒涵,自从怀孕后就藏于深闺中,她的别墅庄园,无异于铜墙铁壁,池海泽根本就打不起他的主意。

    白姨和齐冰清,两个女人都是混****出身,要说绑架勒索,她们绝对比池海泽更专业。

    彭靓佩,人在国外,池海泽的爪子再长,也伸不到那边去。

    油菜,人早就不知去哪了,连麻由家族的人都找不到她,池海泽又算得上什么呢?

    至于范允和何巧晴,池海泽就算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打她们的主意,一个身手不凡的女军官,另一个是开国元勋的后辈,池海泽要敢碰她们,那可真的等着含家铲了。

    楚欣染嘛,楚汉中的女儿,陈凌虽然和她那么半腿子关系,可是在别人的眼中,他们仅仅只是同学关系罢了,要说用她来威胁陈凌,陈凌也许会觉得可以,但是外人看来,那是不够份量的。

    所以,总的来说,池海泽能够下手的,仅仅两个女人,苏曼儿和施玉柔。但施玉柔的存在,没有几个人知道,池海泽也同样不知道,那么他能动的人,也仅仅只有苏曼儿一个了。

    陈凌的猜测虽然是这样,但他还是从新锐锋里抽出数支精英部队暗中保护她们。

    至于他的家,那就更是戒备森严,在陈凌的要求下,范允又加派了一支精英特种部队蹲守在他家中,再加上范允原来在陈凌家装的那些摄像监控,只要进入陈凌家二百米之内,所有妖孽都将无所遁形。再加上负责钵兰街治安安全的赵航也已经接到陈凌的电话,让他务必在最近几天加强他家的巡逻,所以此刻陈凌家,保护的严密程度无异于贴了卫生巾的内裤。

    一切都在陈凌掌握之中,万事俱备,只等池海泽那个不长眼的撞到枪口上。

    只是,百密终有一疏。陈凌虽然把自己保护得密不透风,毫无破绽,可是和他一千年前是一家的陈龙大师说了,没有破绽,那就是最大的破绽。

    陈凌只是人杰,并不是神仙,有些事还是他算不到的。

    例如,他怎么算,怎么数,始终都没有把他敬爱的老师严新月算入他的女人之例,而池海泽偏偏就把严新月算进去了。

    原因无他,就是在池海泽第一次领着家属冲击急外五科,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亲眼看见陈凌把严新月护在身下,替她阻挡那铺天盖地的拳脚。

    试想想,如果只是普通同事关系,严新月至于替陈凌出头,陈凌又至于替她挨打吗?所以池海泽断定,这两人除了是同事还是狗男女,除了苏曼儿之外,这个女人也是陈凌的弱点。

    池海泽的官能做得这么大,不是没有理由的,凭着这点蛛丝马迹就抓到了一对奸夫***可怜那向来精明世故的彭院长却至今仍是无知无觉的被蒙在鼓里。

    ……

    严新月这几天都没有去上班,她和陈凌一样,都在等着医院的处理结果。

    原本,她是想趁着这几天在家,好好服侍一下彭院长的,给他做做饭,洗洗衣服,读读报纸,或者看电视,再不然就到公园什么的地方走走,因为自从去了省附属医上班之后,她的私人时间就变得很少了,尤其是急外五科恢复了正常急诊科室的状态,病号增多,她就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照顾老彭了。

    尽管,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夫妻生活,但是彭院长始终还是她严新月的丈夫,这一点并不会因为没有性而改变的。

    如果严新月只是贪图享乐,当初也不会不顾所有人的反对而嫁给彭院长,更不会在结婚后还坚持经济独立了。

    只是,严新月虽然空闲下来了,但彭院长却仍然忙碌,甚至是比以前更忙。

    看到家中各种报纸上彭院长与各种领导握手的照片,那是丈夫最近出席各种慈祥活动并捐款时拍的照片,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恍然想起丈夫继承了妹妹的财产,虽然只有三分之一,但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的财富,足够普通人吃喝玩乐奢侈的挥霍几辈子。

    不过严新月明白,彭院长并不是那种低俗的人,他对吃喝玩乐并不热衷,不过一定要说他有什么爱好,那就是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把事业做得更大更辉煌。

    对于丈夫的人生追求,严新月是支持的,所以这些天她闲赋在家,彭院长仍然早出晚归,她也表示理解,叮嘱他少喝酒多吃饭注意休息,并没有干涉太多,就连他新近请了一个漂亮年轻的女秘书,也只是随便过问了几句就算了,反正他想偷吃,也没有那个牙齿,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也许是忙贯了,一闲下来就不习惯,呆在家里也不知道做什么好!

    这天傍晚,彭院长打电话回来说不回家吃饭了。严新月讨厌一个人吃饭,所以索性就不做饭了,打了电话给陈凌,问他在哪?有没有时间陪她一起吃饭?

    陈凌也有两三天没有看到严新月了,说实话,心里面确实有点挂念,于是就欣然答应,对严新月说,吃饭可以,买单也没问题,不过要多带一个人。

    这个人,除了现在一天到晚粘着他的晏晓桐,不会有别人了!

    严新月无所谓,只是吃个饭,又不是做别的什么事,多一个人就多一个人呗!这就约他一会到“吃德福”海鲜酒楼,反正是陈凌买单,干嘛不吃点好的!

    挂上了电话之后,陈凌才告诉还在监听着池海泽家一举一动的晏晓桐,要带她一起去吃饭,吃海鲜。

    然而,晏晓桐一听吃饭与海鲜这两个词,立即神经质的弹了起来,上次就是因为吃陈凌的一顿饭,结果不但什么没吃着,还惹了一身骚,更落得现在寄人篱下的下场。所以她有些惶恐的摇头道:“不不不,我不去了,你自己去吧!”

    陈凌不解的问:“为什么啊?”

    晏晓桐的眼光游移闪烁,吱唔着道:“没什么,只是不想出门罢了,我就留在这里监听池海泽好了。”

    陈凌:“真的不去吗?”

    晏晓桐摇头,“你要是有良心,就给我打包个龙虾好了!”

    陈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