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二章
    伤痛有声

    陈凌被qg了!

    一个大男人被女人qg,而且还是一个非常漂亮美丽的女人,这种事情不说别人,就连他自己也难以相信,可是事实就是生了。如果换了别个男人,肯定是巴不得这种事情生在自己身上,可陈凌不愿意,一点也不,他和严新月生了关系,但他完完全全是被强迫的。

    事情就是那样子,严新月像所有的qg犯一样,用极为霸道的方式,极为雷霆的手段,极为迅猛的度,极为彪悍的姿势,强行占有了陈凌的身体。

    当陈凌从那一巴掌的疼痛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想要再阻止为时已晚了,因为严新月已经和他二合为一了,而现在,这个时候,严新月已经开始在他身上策马狂鞭。

    没有羞涩,没有矜持,没有做作,在药物的崔使下,严新月只剩下一种意识,那就是本能。

    她占有了陈凌,肆无忌惮,几近狂。

    如果qg不能反抗,那就试着享受,因为舒服,才能享受的。

    躺在那里,被动的承受着这一切的陈凌要说不舒服,那绝对是自欺欺人的!

    严新月的身体比他任何一个女人都要柔软与湿滑,那种紧凑与舒畅,数次都差点摧毁他的神经,击垮他的理智!

    陈凌并不是个三贞九烈的人,在这种如潮的快感之下,他真的很想也和她一样,不管不顾,忘了自己是谁,也忘了这个女人是谁,与之纵情狂欢!

    只是,他能这样做吗?

    他可以对自己的恩师做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吗?

    不,不能!绝对不能!

    如果问陈凌,他的回答是坚定的。只是,就算他的意志再坚定,就算他再不愿意,这又能改变什么?

    事情已经生了,而且还在轰轰烈烈的上演着呢!

    陈凌躺在地毯上,四肢僵硬的一动也不敢动。

    严新月跪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不停的动作着,仿佛就是骑马一样。

    几分钟下来,她就已经香汗淋漓,气喘吁吁!

    汗水打湿了她额前的秀,使那丝丝缕缕的秀粘在她的脸颊上,而她那张俏脸,因为药效,因为用力,浮起了一种妖艳的粉红,加上她迷离的眼神,如痴如狂如醉一般的表情。

    陈凌真的不能不承认,这个时候的严新月绝对如妖魅一般诱惑与迷人。

    她的纤腰款款的律动着,犹如拂风杨柳,顺滑的腰身曲线在一浪接一浪的波动着,随着她的动作,一波接一波妙不可言的快感袭向陈凌的身体,使他几近崩溃。

    一个二十六七的成熟女人,一个如初生牛犊一般的男人!

    双方都是需要最强烈,**最旺盛的时刻,这样的搭配,简直就是绝配!

    如果是你情我愿,必定能普写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赞哥!

    可问题是,陈凌在愉悦的同时仍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依然矛盾着,挣扎着,不夸张的说,甚至是痛苦着!因为他什么都想过,就是没想过和自己的老师做这样的事情,尤其老师还是别人的女人!

    这一刻,他的心头对彭院长涌起了浓浓的愧疚,对严新月充满了深深的痛惜,自己苦恼得更是想要疯!

    这,******到底叫什么事啊!

    尽管陈凌心里天人交战,可是神智已经完全迷失的严新月仍在不停的乘骑着,也许是因为平时压抑得太久太辛苦吧,被药力一催,她就变得更是肆无忌惮,更是疯狂得不得了。从开始到现在,她的节奏一直是这么快,一直都没有停歇!

    她的汗,不停的从毛孔里泌出来,凝结成珠,缓缓滚落,很快,她整个人都像是被水洗过似的,汗珠像水一样滴落在陈凌的身上,犹如雨点一般,她的头已经完全湿透了。

    看着她的动作越来越是缓慢和吃力,脸上也越来越痛苦的表情,陈凌很想帮她,可是他不能,不是因为他仍然过不了自己的心里那关……都已经这样了,被动与主动又有什么区别?又能改变什么呢?

    他之所以不动,那是因为现在的严新月必须运动,必须出汗,只有这样才能把体内的药物排泄出来。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的独门针灸,刺激严新月更多的排汗,使体内的药物浓渡随着汗水一起排出来!

    女人,是水做的!这话真的没有错,当陈凌把针扎好的时候,严新月身上的汗更大了,每一个动作仿佛都能欣起小片汗雨,他抽过床上的大毛巾,替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只是没多久,那条大毛巾就变得沉重起来,因为汗水已经使毛巾湿透了。

    看着她气喘吁吁的她嘴唇已经开始干白,陈凌知道,她开始脱水了,必须得赶紧的补水,所以她赶紧的拿下了床头柜的一杯水,递到她的唇边。

    严新月不喝,反倒是伸手一拨,水就倒出了一大半。

    半湿的地毯彻底的湿透了,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汗。

    出这么多的汗,不喝水,她很快就要虚脱的,陈凌有些着急,想了想这就坐了起来。

    严新月却是以为他要逃走,秀眉微蹙,伸手又要一巴掌刮下来!

    被打得有点怕怕的陈凌赶忙抓住她的手叫道:“我不走,我不走,我只是坐起来,咱们换个姿势!”

    严新月的动作明显停滞了一下,仿佛这么简单的话也得费劲思考似的。

    陈凌这就趁势一手搂住她的纤腰,挣扎着坐了起来。

    一坐稳,严新月立即就紧揽着他的颈脖,再次疯狂的耸动起来。

    陈凌苦笑,伸手再次拿起水,含了一口在嘴里,只是还没等他转回头来,严新月的唇舌已经到了她的嘴边,陈凌把水渡过去的时候,刚刚才不喝的她,这会儿却是如饥似渴的吮吸吞咽起来。

    看到她肯喝水了,陈凌才稍显宽慰!

    如果这个时候,有淡盐水或葡萄糖水什么的,应该会更有帮助,可是此情此景,陈凌又哪里好意思送这些东西过来呢,所以只能拿桌上的两杯温水,一口一口的嘴对嘴喂她。

    好容易,一杯半的温水都给严新月喂了下去,她的汗出得更多了,浑身也像是火一般的烫热,尽管体位改变了,有了陈凌在支撑她上半身的重量,让她省了不少力,但女人的体力终究是有限的,此刻她的动作已经变得机械,无力了。

    陈凌赶紧的探探她的脉博,现她的脉息依然有些紊乱,显然是药力还在挥中,所以这个时候,最好就是不要让她停,于是他就揽紧了她的腰,帮着她运动起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情事还在延续着,这其间,陈凌的手机曾响了又响,只是他抽不出空来接,也不能接,因为严新月仍在大呼小叫不停,这样的声音,让谁听到都不会是好事。

    不知道多少次,严新月被推到峰顶浪尖上,也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严新月的药力终于全部挥出来了,她的精力体力也完全透支了,两眼眨白,只剩下出气多进气少的样子,软倒在床上还不停的轻颤与喘息。陈凌赶紧的再给她检查,现的脉息基本平稳,这才稍稍安了心,赶紧的去浴室打来热水,细心的给她全身上下擦拭几遍,然后又替她穿上衣服,抱到沙上让她躺下,这才去叫人来更换床铺被单,并开出了药方让人抓……

    办妥了一切,看到严新月平安入睡,陈凌才大松一口气,拿起了手机查看未接来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