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七章
    何大小姐的风情

    陈凌和何巧晴醒来的时候,周围还是漆黑一片!

    两人都有些迷糊,以为天还没亮呢!

    何巧晴在陈凌的怀里懒懒的伸了伸腰,然后搂着他的虎腰熊背呢喃一声,道:“好久都没有把觉得这么舒服了呢!”

    这话陈凌挺赞同的,这里偏僻安静,仿佛与世隔绝,没有喧嚣吵杂,觉也睡得很安逸。

    何巧晴把身体更贴近陈凌一些,轻唤道:“哥!”

    感受着她柔软滑腻的娇躯,陈凌不免又有些心思浮燥,揽着她应了一声。

    何巧晴把脸贴到他的胸膛上,幽幽的道:“和你睡觉真的好舒服,如果天天都能和你睡就好了!”

    陈凌:“天天跟我睡,你就烦了呢!”

    何巧晴赶紧的抬起头,用力的摇了摇,“不烦,不烦呢,和你睡一辈子都不烦!我喜欢跟你睡觉呢!”

    陈凌笑着轻刮一下她的俏鼻,凑上唇怜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何巧晴就顺势趴在他的身上,把他压在了身下。

    感受到她的潮湿与柔滑,陈凌没敢动,只是弱弱的问:“晴儿,你想干嘛呢?”

    何巧晴轻轻的磨蹭着他的下身,用修长灵巧的手指在他的胸膛转着圈圈道,“你说呢?”

    黑暗中,她的眼睛一亮一亮的,有一种妖魅似的诱惑,陈凌顿时有股口干唇燥之感,极为坚难的道:“昨晚……都要了那么多,还不够啊!”

    何巧晴翘起嘴唇,羞涩却又大胆的道:“就是不够嘛!”

    陈凌叹息,“晴儿,照这么发展下去,你要变成**女魔的!”

    何巧晴凑上樱桃小嘴,轻咬一下他的唇,嗔道:“谁让你把我带得这么坏的。”

    陈凌感到她的小手正往自己的身下移,又要上鞍驾马的样子,赶紧拦住她道:“晴儿,不要了好不好?”

    何巧晴摇头,固执的道:“不好!”

    陈凌只好放手,任由她摆弄着和自己合二为一。

    感受到了充满与胀实,何巧晴极为满足的深呼一口气,伏到他的胸膛上,把唇凑到他的耳边道:“哥,我喜欢你在身体里的感觉,是一种很幸福的感受呢!”

    陈凌再次失笑,现在的何巧晴依然和当初失忆的时候一样,热情,主动,火辣,生猛,脱了衣服热的像火,柔得像水,穿上衣服却又是那样的冰清欲洁,斯文庄重!

    这,是一个妖魅与天使结合的女人,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尤物啊!

    何巧晴安静的伏在他的身上,仿佛只是想感受他的存在,感受他的体温,并没有想要别的,良久,她才抬起头来,犹豫的低声问:“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啊?”

    陈凌笑了下,故意逗着她道:“你不是一直都这么****吗?”

    何巧晴不依的扬起粉拳轻打他一下,“哥,你讨厌!”

    陈凌失笑,握住她的手道:“晴儿别生气,哥喜欢你这样呢!外表清纯秀里,内里火热诱人,多少男人求而不得,我陈凌是三生有幸,才穿越千年来和你相遇啊!”

    何巧晴虽然不太懂陈凌的话,但也知道陈凌在夸自己,不由吃吃的笑了起来,然后伏到他的耳边软软的低声央求,“哥,那你再要我一次好不好?我喜欢你带着我飞起来的感觉。”

    陈凌摇头,“我也很想,可是现在不行了!”

    何巧晴睁大眼睛,“哥,你不行了?”

    陈凌狂汗,“晴儿,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不是说我不行,是说时间不允许了!”

    何巧晴扭头看看四周,迷糊的道:“天不是还没亮吗?”

    陈凌无语,好一阵才道:“你忘了咱们这是在哪儿吗?”

    何巧晴这才想起,此时正身处于荒山野岭的幽暗仓库中呢,这才开始慌乱起来,急声问:“哥,现在几点了?我还得上班呢?”

    陈凌苦笑,还上班呢?这会儿都下班了!

    摁亮了房间里的灯光,当何巧晴看到陈凌手表上的时间已经指正了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不由一阵惶急与懊悔,好一会儿才沮丧的道,“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啊,果然是色令智昏啊,被你迷得晕头转向的,不但三更半夜跑出来偷人,还班都不去上了,堕落,堕落啊!”

    陈凌大汗,心说,妮子你敢把放说得再难听一点么?

    何巧晴感叹完之后,却又搂紧了陈凌,幽怨的道:“哥,你呀,真是个害人精啊!!”

    陈凌大倒,你索性说我是狐狸精好了!

    知道了时间后,原本还很急的何巧晴竟然不急了,在陈凌身上趴了一阵,竟然开始在陈凌身上缓缓的动作起来。

    陈凌被弄得连连吸气,龇牙咧嘴的问:“晴儿,你这又是干嘛呢?”

    何巧晴喘着气道:“反正都已经那么晚了,也不在意再晚多一个半个小时了!”

    ……

    下午一点半,陈凌把有手软脚软,却带着一脸满足的幸福的何巧晴送离矿厂仓库。

    看着黑色奥迪消失在视野中的时候,陈凌才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漏了什么!

    仔细地想想,不由暗叫不好,今天约了池海泽谈判呢!

    现在池海泽人呢?

    何巧晴真的没说错,色令智昏啊!

    陈凌赶紧的唤来人,焦急的询问池海泽的去向。

    小弟这就把陈凌领到仓库后面的一个库房里。

    那是一个大冰箱,原本是用来储存矿厂里上万矿工食物之用的!现如今也归租用仓库的新锐锋使用了。

    冰箱的门一被打开,扑面而来就是一阵刺骨的冷意,一阵白雾散开后,里面是一片白茫茫的冰霜。

    小弟赶紧递上一件绵衣给陈凌,陈凌没有接,只是径直走了进去。

    走到最里面,他先是看到了手里握着皮鞭的华天,然后才看到了池海泽。

    池海泽一丝不挂,双手被绳索紧紧捆绑着,绳索中间有一个大钩子把他整个人吊得悬空起来,华天正拿着鞭子抽得他滴溜溜的旋转呢!

    看到这一幕,陈凌哭笑不得的同时却又不感叹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池海泽有虐人的嗜好,最喜欢吊起人来毒打!这会儿他却遇上了比他更变态的华天,同样也是被剥光了吊起来抽打,不是报应,还能是什么呢?

    看到被挂在钩子上的池海泽已经被折腾得满脸青紫,嘴唇发绀,奄奄一息的模样,陈凌真的很担心他会被华天玩断气,所以赶紧大喝一声:“住手!”

    华天见陈凌来了,赶忙停下手,恭声喊道:“枫少!”

    陈凌苦笑道:“华天,我让你好好招呼他,你怎么是用这种方式呢?”

    华天愣住了,吱唔着不知该如何应对,因为这种招呼方式是他能想到的最客气的一种了。

    陈凌皱头稍紧,“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人给我放下来!!”

    华天赶紧和几个小弟手忙脚乱的把池海泽放下来,陈凌这就拿过跟在后面那小弟手里的绵衣披到池海泽身上,“对不起,池局长,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被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池海泽有气无力的看了陈凌一眼,心说你这不是典型的猫哭耗子假慈悲吗?

    不但他这样认为,就连华天一等也是一样,不过这下华天却认为自己悟了,总裁大人这是要自己配合他来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呢。

    池海泽被众人架着离开了大冰箱,进了办公室,裹上两床毯子,喝了一杯开水,出了在一身的汗,才总算回了一口气。

    不过,这个时候的池海泽,早已没了平日里属于池大局长那股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威风了。

    几个小时惨无人道的折磨下来,他已经半点火气都没有了,别说是奢望跟陈凌谈什么条件,拿回那些财产,能把一条命捡回去,他就要偷笑了。

    坐在办公桌的大班椅上的陈凌也不着急,只是懒洋洋的半躺在那儿,安静的看着狼狈得犹如一条刚从水里捞起来的狗一般的池海泽。

    池海泽仿佛是渴极了似的,一个劲的给自己灌水,一直灌下了半壶开水,脸上才终于有了些人色。

    陈凌看他有那么点人样了,这就淡淡的问:“池局长,咱们现在可以开始谈了吗?”

    池海泽虽然余惊未止,头脑也不算太清醒,但在官场上打滚了那么久,心里素质还是有的,纵然是刚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似的摧残与折磨,但陈凌一说起这个谈判,他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那支录音笔,下意识的往左胸的口袋摸去。

    只是,他没摸到笔,也没摸到口袋,只摸到自己满是脂肪的****,然后他才想起,自己那边名贵的西服,连同内裤,袜子,皮鞋通通都被扒掉了,而且自己还被那个瘦高个给……爆了菊!

    想起这些,池海泽的心中就充满了羞耻与愤恨,看着陈凌的眼神也出奇的怨毒。

    陈凌看见他此种表情,语气却很平淡的问:“怎么?池局长还不想谈吗?”

    池海泽心中一惊,赶忙的垂下了头,迭声道:“谈,谈,谈啊!不过,我,我想穿回我自己的衣服!”

    陈凌伸出手指在他面前摇了摇,“池局长,你现在没有资格向我提任何条件。衣服嘛,我肯定会给你穿的,不过是在你离开这里的时候。”

    陈凌的语气不容商量,池海泽知道这个时候坚持不得,只能无奈的作出了妥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