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八章
    谈判

    陈凌站了起来,走到那张长桌子前,向池海泽招了招手。

    池海泽迟疑的站起来,拖着发软的步代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

    陈凌这就指着桌上的东西道:“池局长,你来认认看,这些东西是不是你的?”

    池海泽凑上去,只看了一眼,他就几乎完全确定,这是他的东西,这些都是他的东西,但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拿起那些存单与房产证仔细的查看起来。

    陈凌也不催促,只是在旁边安静的等着,直到池海泽看完了最后一本房产证的时候,他才张嘴问道:“池局长,这些是你的东西没错吧!”

    池海泽的内心很激动,尽管他极力的压抑着,可是语气还是难掩微颤,“没错,是我的,全是我的!”

    陈凌点了点头,又问:“那你检查一下,有没有少呢?”

    池海泽被他这一提醒,才恍然发觉,东西好像是少了,不是好像,是真的少了,而且还少了很多呢!

    现钞,黄金,铂金,各种首饰全都没了,只剩下有登记名字的各种存折,信用卡,银行卡,房产证,股票,债卷……等等。

    陈凌没等他出声,这就道:“池局长一定是发现东西少了是吧?”

    少了,少了很多!少了有一半不只!池海泽这话还没出口,陈凌却又接口道:“我知道,确实是少了,不过那些都是无主之物,我想池局长不会很在意的是不是?”

    ****,我怎么不在意,那可是好几千万啊!池海泽心里极为痛恨的骂道,可却是哑巴吃黄莲似的有苦难言,因为陈凌的表情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他,是的,没错,这些东西我留下了,能还给你的只能是这些!

    陈凌看着池海泽脸上变来变去的表情,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却仍是淡淡的道:“池局长,那些无主之物,少了就少了吧,反正那些东西不管去了哪里,都没人能认得出来的,重要的是眼前这些刻着池局长与贵夫人名号的财产不是?”

    陈凌这话倒是确实,池海泽之所以担惊受怕,不就是因为这些契约凭条上有他们两夫妻的名字嘛,相对于这些,其它的现钞黄金一类的神马东西,只能算是浮云了。

    只是白花花的几千万银子,换谁丢了都心疼啊!但现在池海泽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不然他又还能怎么样呢?

    这头心还没痛完呢,那头陈凌又说话了,“池局长,我猜,你现在一定是很迫切的想要把这些东西带回去是吧?”

    池海泽要不是没有翻白眼的习惯,这会儿肯定免费送他两个,这还用得着猜吗?

    陈凌点点头,自问自答的道:“我想肯定是了!池局长要真想拿回这些东西,那也简单,只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我就把东西还给你!”

    池海泽终于有机会开口了,只是说的话却是那么无力,他喃喃的问:“什么条件?”

    陈凌竖起了一根手指,“第一,去医院,把你父亲那件事了了。该赔偿的你赔偿,该道歉的你道歉,该声明的声明。这个条件对你池局长来说,应该是不难吧?”

    池海泽的腰板微微挺直了一下:“不难!”

    陈凌拍掌,“好,第二个,我师父那间医馆被你烧了……”

    池海泽立即就道:“我立即就派人重新装修!保证装得和原来一模一样!”

    陈凌摇了摇头,“装修的事情,我已经派人去进行了,不过我听说师父医馆隔壁紧挨着的铺面正在出售,如果你能够卖下来,作为赔偿的话,我想不管是我师父,还是我师姐,甚至是我,都会很满意的!”

    ****,你们当然满意了,那里的铺面,随便一间都两三百万呢!不过为了顺利拿回东西,池海泽还是咬咬牙,没有吱声。

    陈凌无视池海泽龇牙咧嘴的表情,平淡的道:“这两件事,池局长要是觉得不为难,那就给办了!”

    池海泽疑惑的问:“就这两件?”

    陈凌笑了,“当然,还有第三件,但这不是条件,只是我的一个疑问。据我所知,池局长并不是个没有素质的人,按照你的为人,性格,还有在官场混了这些年的经验,真的很没必要把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尤其是在你父亲还是正常病逝的情况下,别说是你自己,就连我都觉得你是在无理取闹,但我知道,你这不是无理取闹,你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我现在想问的是,你到底为什么这样做?站在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池海泽的第一反应是,我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只是看着陈凌的表情,他很清楚,不能!

    可是,岳父孙建光是可以出卖的吗?答案也是很明显的,不能!

    孙建光是他池海泽唯一的靠山,也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如果把孙建光卖了,那么他自己也真的完了,所以财产丢了,没关系,老婆被人睡了,也没关系,可要是把岳丈大人卖了,那可就真的完了。

    想了好一阵之后,池海泽无力的摇头道:“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

    陈凌的眉头皱了起来,“池局长,难道你不想要回自己的东西了吗?”

    池海泽咽了口唾沫,吃力的道:“我想!可是,我不能告诉你!”

    陈凌的目光突然变得深沉与可怕起来,y恻恻的道:“池局长,你真的不怕死?”

    池海泽惶恐的摇头,“不,我怕死,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向你摇尾祈怜,可是我真的不能说!”

    陈凌沉默了下来,冷冷的注视着他。

    池海泽被*得实在没办法,这就用祈求的语气道:“陈凌……不,枫少,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告诉你这个问题,但我可以告诉你另外一些秘密。”

    看着池海泽的表情,陈凌知道再*迫下去,只会出现适得其反的结果,所以就道:“你说说看!”

    池海泽这就张嘴,说出了一些他知道的,或许这辈子也不会对别人开口的秘密。

    陈凌听着听着,就不免有些目瞪口呆。

    末了,陈凌这就叹息一声,“好吧,池局长确实是个很有诚意的人,至于别人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或许,你并不知道,其实我是个极为爱好和平的人,我只想做个医生,济世助人,并不想招惹太多的是非!”

    是的,这话不但池海泽不敢相信,就连陈凌自己也不太相信!

    最后,陈凌挥了挥手,“好吧,池局长,咱们这次的谈话到这里就暂告一段落了,你先去把这两件事给办了吧!”

    池海泽看着桌上,犹豫着道:“那我的东西……”

    陈凌打断他道:“事情办好了,东西自然就有人送回到府上!”

    池海泽当即又忍不住了,几乎是吼着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陈凌摇摇头,仍是平静的道:“池局长,你应该要明白,你没有选择的余地。”

    池海泽沉默良久,终于道:“让我离开!”

    陈凌这就大手一挥,高喊道:“送客!”

    池海泽就围着毯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池海泽离去的背影,陈凌突然间笑了,那灿烂得像是菊花一样的笑意,在这一刻,看起来是那么邪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