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八十九章
    要搞就搞死

    池海泽不是个善良的人,但他绝对是个识时务的人,因为这一次他表现得非常听话。

    陈凌开出的条件,他不但答应了,而且办得极为利索。

    在谈判过后的第二天早上,陈凌就接到了林紫旋的电话,通知他和严新月一等回医院上班,四朵金花也到医院向挨打杜蕾歆当面道歉,并作出了相应的赔偿。跟着又是第二天,福仁堂隔壁紧挨着商铺的产权证也到了陈凌的手中。

    以池海泽今时今日的地位与权利,办这两件事情,对他而言,真的一点都不困难的。困难的是消除他心中的积怨,他的目的很简单,不管什么条件,先答应下来,然后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把陈凌狠狠的搞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他池海泽根本不是什么君子。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陈凌原本就没有打算和他化干戈为玉帛。

    在这两件事都办妥的时候,池海泽就开始等待与筹谋!

    等,自然等的是陈凌把东西还给他。谋,自然是怎样报这个血海深仇。

    陈凌是上牙齿当金使的人,说到就会做到,他真的就把池海泽的财产送了回去。不过并不是他自己送的,他只是找了间快递公司给池海泽递了过去。

    谁都以为,这件事到此将告一段落。

    其实不然,刚才已经说过,陈凌是个讲口耻的人,说到就会做到。

    他虽然是把东西还给了池海泽,可是池海泽却还没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呢!

    ……

    池海泽焦急的等在家中,因为刚才快递公司打电话来,有一份快递要他签收,问他是否在家。

    池海泽原本是不知道这份快递是谁给他递的,也不知道递来的又是什么。可是当他想到陈凌说的“事情办了,东西自然就会还给你!”,他就霍然而醒,正在外面的他,立马就赶回了家!

    很快,他的电话响了,快递到了,直接送到了家门口!

    池海泽接过东西的时候,发现那是一个盒子,不算大,只比鞋盒稍大一点,拿在手上也不重。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忽视这个盒子的份量,因为现如今值钱的东西都是轻飘飘的。

    签收过后,关上了门,回到客厅之中,池海泽这才迫不及待的拆开盒子。

    如他所预料的一样,盒子里装着的就是属于他和孙玉兰的各种存折,存单,股票,债卷,房产证,车辆登记证……等等的东西。

    当他仔细的开始盘点的时候,突然间,大门传来“轰”的一阵巨响。

    家门被人以极暴力的方式撞开了,然后一大班荷枪实弹的特警冲了进来,只是让人有些奇怪的是,为首的竟是一名制服笔挺英姿飒爽又带着英气与秀质的年轻女人。

    女人进来之后,冲着还坐在那里,手里正拿着一本房产证,根本就不明什么事的池海泽娇喝:“你就是池海泽!”

    池海泽还是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女人又重复一句,他才机械的点了点头。

    女人这就刷地一下,在手中抖落一张纸令,“池海泽,你涉嫌一宗纵火案,一宗绑架案,现在我们依法将你逮捕。”

    这一下,池海泽总算反应过来了,噔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他们怒喝道:“我是区委常委,你们有什么资格逮捕我,你们是哪个单位的?”

    女人冷笑一声:“我是市检察院的何巧晴,我也知道你是区委的常委。我也知道或许我们是不够资格来抓你,但是请你睁大眼睛看清楚,逮捕令是省公安厅直接下发的!”

    池海泽意识到不妙,立即就抱起那个盒子就要夺路而逃。

    何巧晴一声娇喝:“拿下!”

    两名身手矫健的特警立即就扑了上去,把池海泽摁倒在地。

    池海泽被摁倒了,仍在不停挣扎,另外几外特警立即一拥而上,把他的双手反铐了起来,但他还是极不甘心的喊叫道:“我是常委,我是常委,你们有什么证据抓我?你们什么抓我?”

    何巧晴走过来,眼神莫眼的看着垂死挣扎的池海泽,但眼中没有一丝怜悯,有的只是冷漠。

    “池海泽,我劝你省省吧,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以你常委的身份,没有对你进行双规,而是直接就进行逮捕,足以说明什么?说明你没有翻身的余地了?池海泽,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情真的没人知道吗?你以为被你收买的那班亡命之徒会真的替你守口如瓶吗……”

    一串的问题扔出来,犹如一座座大山压到池海泽身上,仅一会儿,他的脸就白了,冷汗也跟着流了下来,连喘气都显得很困难的样子。

    何巧晴冷哼一声,这才捡起掉落一旁的盒子,还有盒子里散出来的那些东西。

    随便拿起几张看了看,何巧晴就冷笑起来,“池海泽,你不是要证据吗?这些算不算得上证据呢?”

    池海泽脸如死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撤底明白,自己被阴了,被那个陈凌阴了,他压根就没打算把东西真正的还给自己,他也没打算放过自己,否则这班人绝不会在他刚收到包裹,别说是转移,连清点都没来得及清点完的当下就“恰好”出现,把他人脏俱获的堵在屋里。

    想通了这些,池海泽拼命的挣扎起来,只把自己挣得脸红耳赤,面目狰狞,咆哮嘶吼道:“姓陈的,你会不得好死,你会不得好死,我绝不会放过你,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他怨毒的诅咒与叫骂听得那班特警一头雾水,何巧晴却是勃然大怒,上前一耳光扇到他的脸上,“鬼叫什么,带走!”

    特警们这就七手八脚的拖着池海泽,把他带了下去!

    平安顺利的把池海泽押上了警车,呼啸着驶出小区,独自驾车跟在后面的何巧晴这才掏出了电话,打给了陈凌。

    电话接通,原本面目冷峻语气淡漠的何巧晴,脸上有了笑意,语气也如水一般的温柔,“哥!事情办好了,人已经被我抓到了!”

    陈凌忙问:“那些东西呢?”

    何巧晴:“放心,人脏并获!”

    陈凌喜上眉稍,“好,晴儿真厉害,抓了一只大蛆虫。”

    何巧晴:“哥,人家替你办了这件事,你怎么奖励人家啊?”

    陈凌:“你想要什么奖励啊?”

    何巧晴:“是不是我开口,你就会给我啊!”

    陈凌:“只要我办得到的,我自然义不容辞!”

    何巧晴:“那好,明晚来我家,和我爷爷一起吃饭,顺便在我家过夜!”

    陈凌:“……”

    昨天有写手聚会,玩到很晚才回来。随后会在微博中上传pp,想一睹远陈大神玄雨的风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