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三章
    心照不宣

    院委会要把陈凌调离急外五科,去住院部做轮值医生。

    这件事他自己都没有意见,可是偏偏别人就有意见,这人不是谁,就是陈凌的老师严新月。她之所以有意见,原因很简单,院委会只调走陈凌,并没有让她也跟着一起去。

    在眼皮底下看着,陈凌就已经整出了这么多的大头佛,要是她不在身边盯着,那这家伙不是要翻天了?所以她就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直接向周院长提出自己也要转科的申请。

    周院长没有同意,不是因为他怀疑自己这个老表媳妇和年轻的陈医生有什么暧昧关系,所以故意拆散他们,而是因为如今急外五科在严新月的带领下,搞得有声有色,她这一离开,急外五科恐怕又会重蹈覆辙!

    对于严新月的转职申请,周院长是坚决不同意的,而对于陈凌呢,他却是非调走不可!

    急诊科室是个是非之地,陈凌这种冲动的脾性确实不适合呆。另外一个原因,人才嘛,自然要最大限度发挥人才的作用,单是放在急诊科做二传手,太大材小用了!

    在院长办公室里争论了一大通之后仍不能改变这个结果,严新月无可奈何的叹气离开!

    走到大草坪前的时候,却见陈凌正急急的赶来。

    两人照问,陈凌就急急的问:“老师,你没事吧?”

    严新月摇摇头,“没事!”

    看到严新月脸上挂满愁容,陈凌这就朝前面的凉亭指了指道:“老师,要不咱们去那边坐坐吧!”

    严新月点了点头,和陈凌走了过去。

    两人相对而坐,同时张嘴,又同时闭上。

    “二次绑架”事件之后,两人今天才算是正式照面。

    陈凌是因为心虚不敢见严新月,所以在丰丽酒店的时候,他把严新月交给了包心惠与刘诗雅后,就没有再回去,而是在严新月醒来后,打过数次电话,告知事情经过及询问她的身体情况,之后就到今天上班为止,两人才算是第一次照面。

    不过就连今天上班,陈凌也是有意和她错开的,原因很简单,陈大官人严重的心虚了。

    把自己的老师都给上了……尽管事实上是老师把他给上了,可是谁上谁,结果还不是一样。这个事情要放回大辽,那可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啊!所以陈凌相当的纠结与内疚,没有勇气来面对这个掏心掏肺甚至连身子都掏出来对自己好的老师!

    不过刚才,当他得知老师在听说自己要被轮科的时候就冲来了院长办公室,他就什么都顾不上的跑来了!

    严新月虽然不心虚,但她也隐约感到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发生的时候她虽然迷迷糊糊无知无觉,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女人对这种事情是极为敏感的,醒过来后,感觉到自己身下粘粘糊糊的有某些属于男人的液体,她多少就产生了怀疑。

    事发之后,陈凌虽然用热毛巾替她擦拭了全身,也小心的清理过美女老师的重点部位,尽管他如此细心,但最后还有些疏漏,那就是男人的东西在进入女人体内之后,三十分钟左右会发生液化,液化之后就会流出来,陈凌只是当时给她进行了体外清洁,自然是无法完全清理痕迹的。

    作为过来人的严新月一看那些液体,几乎是完全确定这是属于男人的,刚开始她以为自己是在砖窑的时候被那些人糟蹋了,当即就万念俱灰肝肠寸断,差点就涌起轻生的念头,后来陈凌打电话来,说他去得及时,自己并没有被那些人怎么样的时候,她并不是很相信,因为如果没有被怎么样的话,身下怎么会有男人的东西呢!

    再后来,警方找她录口供的时候,她看到了现场的视频录像,她才知道当时陈凌出现得极时,自己确实并没有被那些人怎么样,而那些绑匪也是同样的口供,还没来得及下手,陈凌就来了。但如果自己真的没被糟蹋,那身下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呢?而且也不太多,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的。

    这个疑问,直到现在严新月仍不能弄明白,但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事可能和陈凌有关。

    如果真的不是别人,是陈凌的话,那她也就放心了,平时求他都求不来呢,这次他竟然主动了,那还有什么不好的。只是她的心里却仍然很忐忑,万一不是陈凌呢?

    这会儿,当她看到陈凌闪闪烁烁的眼神时,她的心绪基本是平定下来了,不做亏心事的话,他干嘛这么怕自己啊。

    面对严新月灼灼的目光,陈凌实在扛不住了,张嘴道:“老师,那天我,我是……”

    严新月温和的笑着打断他:“陈凌,那天真的谢谢你了,你又一次把老师救了呢!”

    陈凌:“不是,老师,那个,我……”

    严新月摆摆手,平淡的道:“陈凌,事情已经过去了,咱们不要提了好吗?”

    陈凌只好无奈的闭上了嘴,有一种默契叫心叫不宣,有一种感觉叫做妙不可言,此时此刻,也只能心照不宣了。

    好一阵,严新月叹口气道:“陈凌,这一程,老师可能不能陪你走了!”

    一句话,就让陈凌心里涌起一股伤感情绪,“老师,你已经陪了我那么久,教了我那么多,是时候我该自己独立了!”

    说罢,陈凌站起来,朝严新月深深的掬了一躬。

    看着他不伦不类的复陈作风,严新月没有笑,心里反而有种想哭的冲动。

    “陈凌,听老师一句劝,以后多吃饭,少惹事,不该管的咱不管,不该理的咱也不理行吗?”

    陈凌用力的点头,来了一句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老师放心,我一定多吃饭!”

    严新月莞尔,吸了吸鼻子,笑道:“瞧我们,又不是生离死别,弄这么伤感干嘛呢!”

    陈凌讪讪地笑道:“是啊,是啊!”

    严新月这就站起来道:“好吧,下午给你放假了,准备准备,明天就去住院部!记住,你是我严新月的学生,绝不能给我丢人!”

    陈凌重重的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