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六章
    家宴

    到了楚欣染家。

    楚欣染用钥匙打开了门,不过门打开后,她却不进去,只是向陈凌努了努嘴,意思是让陈凌先进。

    陈凌往里看了一眼,心里多少有些犹豫和忐忑,万一楚汉中和楚汉良在家呢?

    不过在楚欣染虎视眈眈的眼神中,他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却不由被吓了好大一跳,楚汉中和楚汉良还真在呢!

    两人都在客厅里,正说着什么,看到陈凌从外面进来,两人也是一愣。

    楚汉良首先迎上来道:“师父,你怎么来了?”

    陈凌苦笑,心说其实我不想来的。

    楚汉中只是淡淡的道:“陈凌来了!”

    陈凌只好叫了声,“中叔!”

    楚汉中点点头,“坐吧,别客气!”

    这句话,本身就客气了。他和楚汉良就从来不说这种没营养的话。

    陈凌这就坐了下来,看到一旁楚欣染窃笑的表情,不由一阵牙痒,死妮子,你这是在给我下套呢?

    楚汉良身为陈凌的徒弟,虽然有点假的那种,但师父来了,湛茶递水这种事就轮到他了。

    有点可恶的是,楚欣染把他领回了家,却没有再管他,而是走进了房间,在进去的时候却挑恤的回头看陈凌一眼,那意思非常的明显,你敢进来吗?

    陈凌气不过,这就想站起来直闯闺房的时候,却听楚汉中问道:“陈凌,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我……”这个问题,陈凌真不知该如何回答,难道他敢说,我是来和你女儿圆房的吗?

    “哥,这还用问吗?师父肯定是来给小染过生日的!”楚汉良把温烫的一杯茶端到陈凌面前道。

    “是,是啊!”陈凌顺坡下驴的讪应一声,今天是楚欣染的生日吗?他还真不知道,难怪这妮子在看到自己的时候,一肚子的委屈与怨言呢!

    说话间,楚欣染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换了一身居家休闲的衣服,却依然掩不住窈窕动人,比起办公室ol的装扮,又另有一种韵味。

    “小染,我买了菜了,有你喜欢吃的螃蟹,九节虾,还有鱼一类的!”楚汉良道。

    “好,我这就做饭!”楚欣染挽起袖子道。

    “我来帮你吧!”陈凌觉着自己和这两只闷葫芦坐一起也聊不出什么花样来,那还不干脆去厨房干活呢。

    “让总裁大人给我打下手,这可使不得哟!”楚欣染却不配合他。

    “有什么使得不使得的,你不是为我工作吗?我帮你做顿饭,应该的嘛!更何况今天还是你生日呢!”陈凌干笑道。

    “是啊,使得使得!师父又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客气的!”楚汉良赶紧附和道。

    楚汉中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合适,但也没出声。

    原来的时候,楚汉中和郑凤娇没有离婚,都是郑凤娇做饭,他这爷三基本没到过厨房,后来离了,郑凤娇走了,楚欣染自然担起了下厨的大任,不过她那厨艺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不管什么菜,楚欣染基本上都是一个做饭,一锅熟,不是咸了,就是淡了,偏偏这妮子还乐此不彼!

    你说你喜欢做饭就喜欢做饭吧,这是爱好,谁也阻止不了,可是她不但喜欢做饭,还喜欢看别人吃她做的饭,非让楚汉中和楚汉良回来吃不可,不回来还不行,不吃完也不行,所以,吃楚欣染的饭,对于楚汉中与楚汉良来说,已经成了一种痛苦与折磨,而且还在不停的继续。

    像是今天吧,这妮子过生日,两个长辈就打算在外面吃一顿,可是楚欣染偏要让楚汉良买菜回家自己做。

    这会儿,楚欣染见陈凌首先进了厨房,她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去。

    她原以为陈凌会劈头盖脸骂她,没想陈凌却是向她道歉,“欣染,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楚欣染不由愣了一下,随即摇摇头,“没关系,你不是忙嘛!”

    陈凌有些惭愧的道:“以前我确实对你疏忽了,以后我会好好对你的!”

    楚欣染的心里一颤,“真的吗?”

    陈凌用力的点头,同时也在心里反省,自己岂止是对楚欣染不够关心,对身边的这些个女人都不够关心呢!

    “小染,今天你生日,我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礼物,这顿饭就让我来给你做好吗?”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弄得楚欣染心里酸酸的,很好受,很感动。

    陈凌脱下了身上的西装,挽起衣袖,套上围裙就忙活起来。

    说实话,楚欣染长这么大,还真的没有看过一个大男人做饭的样子。

    陈凌有条不紊的洗菜,切菜,备料,调料,倚在门边楚欣染渐渐就看得有些痴了,这是一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还很喜欢进卧房的男人呢!

    要外表有外表,要内涵有内涵,要本事有本事,要脾气有脾气,要性格有性格,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体贴的时候体贴……

    如果不是那么花心的话,那可是个绝世无双的好男人呢!

    楚欣染就愣愣的站在那里,看着陈凌忙碌,连打下手都忘了。

    直到这个时候,楚欣染才知道,原来看男人做饭,也是一种享受呢!

    饭菜还没完全出锅,楚汉良与楚汉中就已经有些振奋,因为厨房里飘出一阵阵闻所未闻的香味。

    饭菜通通端上来的时候,楚汉良与楚汉中的眼睛就有点直了,因为桌上摆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咋一看还以为是大饭店的酒席呢!

    可想而知,这顿饭,可怜的单亲之家都吃得有点撑了。

    饭后,楚汉良主动承担起刷碗的工作。

    感觉有点撑的楚欣染就让陈凌陪她下楼到小区公园里散步。

    这个时候,天将黑未黑,小区公园里闲闲散散的坐了些人。

    走到一座假山背后的时候,楚欣染称走不动了,要坐一下。

    陈凌有些好笑,打趣道:“我只听人家说,吃别人的要吃出汗,吃自己的千万别吃出眼泪,像你这样吃自己的都能吃撑,那倒是很少见的呢!”

    楚欣染嗔怪的横他一眼,“谁让你的菜做得那么好吃呢!”

    陈凌就跟着她坐到一边,伸手轻揽住她的纤细的腰肢。

    这一次,楚欣染没有推开他,反倒是柔顺的依偎进他的怀里,幽幽的道:“陈凌,如果平常的时候,你能像今天这样顺着我,依着我,对我好,我哪舍得冲你嚷嚷,哪舍得掐你,哪舍得骂你,又哪舍得跟你计较别的呢!”

    陈凌轻抚她的秀发,轻吻一下她的额头道:“我以后会尽量改,好吗?”

    楚欣染点头,极为享受这种浪漫与温馨的恋爱感觉,只是没一会儿,她就感觉到了一只蠢蠢欲动的大手。

    楚欣染有些慌的看看周围,看到附近没人,这才嗔怪的道:“讨厌鬼,你就不能让我再多浪漫一下吗?”

    陈凌笑笑,“我只是摸摸看你到底吃得有多饱。”

    楚欣染伸手又去掐他,不过这会儿却不像在办公室里那么用力,“我的肚子是长在胸口上的吗?”

    陈凌又道:“我这不是顺便给你检查一下有没有r腺增生嘛!”

    楚欣染轻点一下他的脑袋,“你个大色鬼,总有这样那样的借口。”

    陈凌的手伸到楚欣染背后,轻轻的一挑,这就熟练的解开了她的纹胸扣子。

    楚欣染感觉胸前一松,不由低声惊呼一声,随即又是一热,一双大手已经紧贴了上来。

    楚欣染不由慌张的道:“不要,会被别人看到的啊!”

    “这里没人人来,不会有人看到的!”陈凌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反而更是轻重无序的或抓或揉着她嫩滑又挺俏丰满的****。

    被他这一折腾,楚欣染脸红了,气促了,心慌了,连身子都感觉阵阵发软,有气无力的道:“陈凌,咱们回家好不好,不要在这儿,好多人认得我和我爸呢!”

    陈凌摇头道:“不要回去好不好,面对你老爸,我一点**都没有!”

    楚欣染“卟哧”一声笑了,拿开他在自己****上的手,脸红红的嗔骂道:“你要是对着我老爸也有**,那你还有得救啊?”

    陈凌也是挠头讪笑。

    楚欣染这就背转过神,“来,把我的扣子给扣上!”

    陈凌这就再次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不过并没有扣上,而是从背后探了进去,再次握紧……

    “哎呀,别闹了好不好,回去,回去啊!”楚欣染正说着,电话响了起来。

    楚欣染只好摁着他在自己衣服下面的手,接听起电话来。

    电话那头传来楚汉中的声音:“喂,小染,你在哪儿呢?”

    楚欣染赶紧朝陈凌作了个嘘声的手势,这才道:“爸,我在公园里散步呢!”

    楚汉中:“哦,那你带家钥匙了吗?”

    楚欣染摸了摸口袋,“带了!爸,你要出门吗?”

    楚汉中,“我和你叔叔临时有事要回局里。”

    楚欣染:“哦,那你们忙吧!”

    陈凌一个劲的点头,你们忙吧,我们也准备开始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