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章
    被晾起

    陈凌转到普外科已经是第三天了。

    不过这个急外五科的精英,周院长看好的新贵,在新的科室之中却没有得到重用,没有继续发光发热,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恰恰相反,他被冷处理了,被完全晾了起来,来普外科三天,陈凌就坐足了三天的冷板凳。

    没有他的公办室,没有他的排班轮值表,没有他的分管床位,让他成为了普外科一个多余的闲人。

    能医不能自医,那是所有医者的痛。能医却没有病人给你医,那却是陈凌特有的伤!

    省附属医院很大,职工合同工临时工加起来总共万余人,东楼北楼这楼那楼加起来数十万平方,只是这里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普外科的医生护士对陈凌在急外五科的各种光辉事迹也略有耳闻,知道这位脸嫩得像实习医生一般的住院医就是最近名噪一时的风云人物。

    不过大家并没有因此就巴结他,反而不约而同的恃着不冷不热的态度,因为这位的名声虽响,但事迹却没有几件是好的,在大家印像中,这就是个不识轻重,又爱惹是生非的主!

    他在普外科的冷遇,无疑是一种信号,渐渐的大家都品出味来了,他们科室的一把手柯主任不喜欢这个小住院医,于是乎,大家对陈凌的态度就从不冷不热变成了彻底的冷漠。

    一个大主任,一个小住院医,没有悬念,人们自然是没有原则的站到了前者的阵营里。

    看到陈凌不言不语,一副诚实可欺的模样,普外科里的几个老资格也不知是想替顶头上司排忧解难,还是有意刁难欺生,反正就是开始变着法的支使陈凌。

    从前的陈凌是不懂得忍让为何物的,但随着涉世越深,他就越明白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道理,更何况在来普外科之前,严新月已经叮嘱了又叮嘱,让他少惹事,多吃饭。所以能忍的他都忍了,不太离谱的要求,他也都禀着和平相处的原则去做了!

    ……

    上午下班的时候。

    陈凌和刘诗雅及杜蕾歆去食堂吃饭。

    三人坐成一桌,但陈凌面前的饭菜却一动也没动,不是食堂的饭难吃,而是他没有胃口。

    刘诗雅见状,就不由道:“医生,你吃一点啊!”

    陈凌叹口气道:“你们吃吧,我没有胃口!”

    杜蕾歆也跟着道:“老师,再大的事,也不关饭事啊!”

    陈凌摇摇头,把自己那份饭菜里的j翅和j腿分别夹给了两人,“你们吃吧,多吃点,要减肥也得吃饱了才有力气减的。”

    看着陈凌强颜欢笑,两女不约而同的放下了碗筷。

    刘诗雅忿忿不愤的道:“这个柯主任真是过份,这么多天了,竟然还不给你分床位。”

    杜蕾歆也是同仇敌忾,“那些医生更是过份,简直把老师当成苦力一样支使,该不该老师做的,通通都叫老师去做。”

    刘诗雅:“医生,这样下去不行呢,我看你是不是去找一下周院长!让他说一下柯主任!”

    陈凌摇摇头,苦笑道:“受了点委屈,就去找院长,那不是像小孩子找家长一样吗?更何况如果这个柯主任有意针对我的话,就算我去找院长,他也总能找出理由来的!你没看见吗?自从那天我们照面后,柯主任就一直没来过科室!我这一找院长,他随便找‘最近特别忙,一时顾不上安排’,这样一来,周院长也没有他的办法了!”

    杜蕾歆愁眉深锁的叹气道:“老师,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吗?”

    陈凌笑笑,“办法肯定有的!”

    杜蕾歆与刘诗雅眼睛一亮,忙问:“什么办法?”

    陈凌摊手:“只是我暂时还没想到罢了!”

    刘诗雅苦笑,“医生,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逗我们玩呢!”

    陈凌:“我的心理学老师说了,能在绝望之境保持乐观心态的人,幸运之神一定会眷顾他的!”

    刘诗雅嗔怪的看他一眼,“可是现在你的幸运之神呢?”

    陈凌叹口气,“它可能和柯主任一样,最近特别忙,一时顾不上我吧!”

    刘诗雅:“……”

    ……

    同一时间。

    省附属医对面的“天字食府”酒楼。

    普外科的主任柯国良与急诊科的钟坤伟主任正就着海鲜,喝着小酒。

    在钟主任要给柯主任敬酒的时候,柯主任推拒道:“老钟,我下午在外院还有手术,这酒就不喝了吧!”

    钟主任道:“亲家,不就是一个小手术嘛,少喝点,少喝点没关系!”

    柯主任只好轻轻的抿了一口,意思了一下。

    钟主任这才笑道:“亲家,那小子转到你们科有几天了吧!”

    柯主任点头,“有几天了!”

    钟主任:“那你……”

    柯主任,“老钟,你放心,我按你说的,把他晾了起来,没给他安排任何工作,还给几个下属作了暗示,我相信那小子在我普外五科绝不会好过的。”

    钟主任笑了,又拿起酒瓶要给柯主任倒酒。“来,亲家,再喝点,再喝点!”

    柯主任赶紧捂住杯口,“真不能喝,真不能喝,下午还要手术呢,要不晚上让小华和美美回家,你也一起过来,咱们到时再好好喝上几杯!”

    钟主任想了想,放下酒瓶,“也好!”

    柯主任:“老钟,其实我还是不太明白,你为什么非要针对一个小小的住院医不可!”

    钟主任:“亲家,这你就有所不知,我下面的医生挨了他的打,还要给他道歉,我面子都丢尽了,而且这小子还y了我们一把,连累得我都挨了揍,不狠狠的整他,实在解不了心头之恨!”

    柯主任默默的吃菜,没有吱声。

    钟主任见状,这就道:“亲家,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小子不是当面顶撞过你吗?难道你对他就没有点什么想法?”

    柯主任摇摇头,“说实话,他没怎么得罪我!”

    钟主任疑惑的问:“上次那个区委副书记儿子截肢的事情,他那样顶撞你,你不生气?”

    柯主任淡淡一笑,“那算不得顶撞,他只是就事论事罢了,更何况他并没有说错,我和老区几个主任确实看走眼了,那个病号确实得截肢不可。若不是这小子提出截肢的诊治方案,我们还可能造成一起医疗事故呢!”

    钟主任讪讪一笑,“那是你够宽宏大量!”

    柯主任张嘴,数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老钟,其实我觉得这个年轻人还很不错的,虽然略有劣根,但确实是外科的一把好手,我觉得……”

    钟主任这下有些不阅了,“亲家,你别看这小子表面老实,其实一肚子坏水,我若不是后来无意间看到急外五科走廊的监控录像,我还不知道被这小子给y了!所以这口气,你非得给我出不可。”

    柯主任明显有些为难,他对陈凌确实没有什么过份的嫌恶之感,只是觉得这年轻人稍稍嚣张与耿直了一些。只是钟坤伟向他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他不办又不行,他在省附属医身为重点科室的一把手,得罪一两个过渡科室的主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自己的闺女才嫁到钟家半年不到,如果自己不答应,这亲家表面也许不会怎样,可是背地里要是给自己的女儿穿小鞋,那女儿就遭罪了。

    想到这里,柯主任反倒拿起酒瓶,亲自给钟主任斟了一杯酒,“老钟,咱也不是外人,有些话,我虽然不太想说,但又不能不说!”

    钟主任脸上微窘一下,道:“亲家,你看你这话说的,有什么话说就是了!”

    柯主任:“我听别人说,这小子进院,全都是周院长一手安排的,虽然他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院委会的人都知道,他十分看重这个小子,事实也证明,他在外科手术上确实有过人的天份,我这样把他晾起来,周院长要是知道了,恐怕不是那么好吧!”

    钟主任想了想,“亲家,这你就多虑了,我所知道的是,周院长和这小子的什么师父是旧识,之所以亲手安排,那全是看在他师父的面子上,其实周院长是一点都不喜欢这小子的!”

    柯主任:“这话怎么说着来?”

    钟主任压低了声音:“那个全权代表周院长的林助理你知道吧?她当初还来找过我,让我使劲的给这小子下料,不要让他有好日子过。你说她一个小小的助理,若没有周院长的吩咐,她敢这样说吗?所以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柯主任听了之后微微颌首,随即又道:“可是我这样一直晾着他也不是个事啊!”

    “亲家,你不用为难,我早就想好了!”钟主任又凑了过来,低声在柯主任耳边如此这般的说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