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章
    ??  较量

    下午上班时间,普外科!

    办公室里一片忙碌景观。

    陈凌和刘诗雅及杜蕾歆依旧无所事事……呃,其实他们也同样很忙碌,只不过忙的都是别人的事情,他被科室里几个老资格的医生支使得团团乱转。

    好不容易,忙完一圈停下来,正想喝口水休息一下。

    主治医师冯皮冬又叫了起来,“那个,那个谁,小陈,这个急诊大便常规,你送化验科去,快点啊,我等着要结果呢!”

    陈凌的眉头一紧,杜蕾歆这就赶紧的站起来抢过标本道:“冯医生,我去送,我去送!”

    杜蕾歆走了之后没一会儿,第四年的住院医师费光明就道,“哎,小陈,我那个7床的尿管时间到了,你过去拔一下!”

    陈凌的眉头再紧,虎落平阳被犬欺,阿猫阿狗都敢骑他头上作威作福了?

    刘诗雅深知陈凌的脾性,没等他作,这就站起来赔着笑道:“费医生,我去拔吧!”

    费光明皱起了眉头,眼光在刘诗雅的身上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七床是个男的,让这么个娇滴滴的护士去拔尿管,那是不是……太刺激了,当即就道:“行,你去吧,我也在旁边指导一下!”

    是可忍,那啥不可忍!这姓费的猬琐眼神已经明白无误的告诉陈凌,什么指导不指导的,他就是想看刘诗雅摆弄男人那玩意儿,从而满足那点龌龊的心思。

    刷地一下,陈凌站了起来拦住刘诗雅,“诗雅,别去!”

    费光明正想看场好戏呢,没曾想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十分不悦的问:“她不去,你去?”

    陈凌没什么表情的应道:“我也不去!”

    刘诗雅看看陈凌,又看看费光明,表情十分为难,犹豫着对陈凌道:“医生,还是我去吧!”

    陈凌摇头,不容置疑的道:“他自己管的病人,让他自己去!”

    费光明彻底恼了,“哎,小陈,你什么意思?”

    陈凌:“这是我的专职护士,除了我,谁都没有权利支配她工作!”

    费光明身为老资格,当着众人被陈凌如此顶撞,感觉相当的没面子,当下就阴阳怪气的道:“哟荷,好大的派头呢!除了你,谁都没权利?”

    陈凌:“不错!”

    费光明:“连咱们科室的主任都不能?”

    陈凌的声音淡漠,“我已经说过了,你又不是耳聋,我没必要再重复!不过你一定要装作患有选择性耳聋的样子,那好,我告诉你,别说主任,连院长也不行!”

    费光明顿时就高声叫扬起来,“姓陈的,你以为自己是什么新鲜萝卜皮啊?”

    陈凌目光冷了下来,“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费光明当即就冲了上来,在陈凌面前指指点点的道:“我倒是想尊重你来着,可是你他妈值得我尊重吗?你他妈懂得尊卑有别吗?你他妈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我看你他妈整天无所事事的游手好闲,好心给你点事情做,你他妈反倒推三阻四,以为自己多高贵多了不起似的,这也不肯做,那也不肯做,你他妈到底算哪根葱啊?”

    看着费光明的手指在自己面前点来点去,这就要点头自己额头上了,陈凌的脸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忍无可忍的他终于飙了,刷地一下就伸手握住了点到额前的手指,“你给我听好了,我不需要你来给事情我做,而且你也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

    费光明的手指被陈凌的手握住,想抽抽不回来,想戳戳不下去,挣得脸红耳赤的道:“你他妈给我放手!你他妈不想混了?”

    陈凌没有放手,反倒里手上微一用力,同时道:“放手可以,先把你妈请回去!”

    随着他的手一紧,费光明顿时感觉自己的手指被铁钳钳了似的,吃痛不住的怪叫了起来。“闹什么!”一声怒喝从办公室门口传来,大家回头一看,现普外科的一把手柯国良满脸怒容的站在那里,神情不由一禀,纷纷的回到自己位置上。

    费光明一看柯主任来了,立即就倒打一耙,“主任,你看你看,这家伙竟然敢出手伤人,他快把我的手指给扭断了!”

    刘诗雅看不过去了,上前道:“费医生,你如果不是出言不逊,侮辱陈医生,他怎么会对你动手!”

    费光明没想到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个护士也敢跟他叫板,怒道:“你放屁,我什么时候出言不逊了!我什么时候侮辱他了!”

    刘诗雅脸红耳赤的道:“费医生,你刚才都把手指点到陈医生的额头上了,还一口一个的爆粗口,这还不算出言不逊……”

    “够了!”柯主任沉喝一声,走过来对陈凌道:“陈医生,你给我放手!”

    陈凌抬头看他一眼,“放手可以,不过他得向我道歉。”

    费光明又叫了起来,“我向你道歉,你算什么东西,你他妈……哎哟,哎哟!”

    陈凌见他到了这个时候还口出狂言,眉目一沉,手上再次用力,费光明吃痛不住,使个人都顺着陈凌的用力的方向摆出陈怪扭曲的造型。

    柯主任冷喝,“陈凌,我说的话你没听到吗?”

    陈凌点头,“我听到了!”

    柯主任:“那你干嘛还不放手!”

    陈凌:“他向我道歉,我就放手!”

    柯主任震怒了,“我说的话你也不听?那你还来我这个科室做什么?”

    陈凌摇摇头,“柯主任,去哪个科室,是院里的安排,不是我的意愿。不过如果我有得选择,我不会来这里。”

    柯主任脸色阴沉之极,“你什么意思?”

    陈凌语气淡漠的道:“没来之前,我曾听闻普外科是全院最顶尖少数几个科室之一,不管是效益,还是医生护士的素质,都是全院最好的,连续二十五年被评为文明先进科室!只是来了之后,我才见识到什么叫做素质!”

    柯主任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刚才站在办公室门外已经不是一两分钟,所以整件事情的经过,他是清楚的,费光明的话原本没有太大的问题,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费光明那边理直气壮的训斥陈凌,可是费光明后面一连串“你他妈”的冒出来后,柯主任就尴尬了,弄得帮他不是,不帮他也不是!

    如今被陈凌这一顿冷嘲热讽,连整个科室都稍带进去,这就有点恼羞成怒了,“陈凌,我再问你一句,你到底放不放手!”

    陈凌坚决的道:“他向我道歉,我就放手!”

    柯主任这下是彻底震怒了,“如果你是这种态度的话,那我这个科室你就不用呆了!”

    陈凌:“柯主任,我不认为我的态度有什么问题,我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公平,公道!可是我来普外科三天,三天里我所得到的却是不平等,不公道的待遇!”

    这话里面指槡骂槐的成份很浓,已经直指柯主任了!

    柯主任怒到了极点,反倒是冷笑了起来,“你指的不平等,不公道,是想说我没给你按排床位,没有给你分管病区吧?”

    陈凌当仁不让的道:“正是!”

    柯主任冷哼一声,“你这种火暴脾气,你这种处理同事关系方式,你这种尊卑不分的态度,你认为我可以放心把病区分给你吗?”

    陈凌:“柯主任,我知道我的脾气不好,这一点我也承认!但是如果你说的处理同事间的关系方式就是不停的替别人提鞋,做苦力,任其差遣,那么对不起,我确实不会处理!还有,你说我尊卑不分,这点我是不赞同的,值得我尊重的人,我自然会尊重,但是那些先不自重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让我去尊重他!还有,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医生,最重要的不是看他有没有脾气,也不是看他会不会处理同事关系,更不是会不会拍上司的马屁,而是他有没有能力去给病人治病,这个才是最主要的!”

    柯主任被气得笑了,“这么说来,你的能力很强咯!”

    陈凌再次毫不退缩的道:“是骡子是马,溜过之后才知道,可是主任你溜的机会都不给,这叫人怎么能服气!”

    柯主任开口正准备说话,外面走廊上传来了阵阵巨大的吵闹与摔东西的声音,这么大的动静,柯主任也顾不上理陈凌了,转身问那个慌慌张张跑过来的护士,“怎么回事!”

    那护士脸色煞白的道:“主任,主任,七十五床的家属又来了!”

    此言一出,整个办公室的医生护士的脸色都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