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章
    真的没占便宜

    办公室里的医生护士一听是七十五号病床的家属又来了,全都是脸色剧变,纷纷露出紧张与惶恐之色,有个别胆小的护士差点拔腿就跑,刚才那几个呼喝支使陈凌的老资格医生也全然没有了趾高气扬的气势与派头,个个脸如土色。

    其实,岂止是他们,就连柯主任的神情也变得很不对路,比那班医生更不对路。

    不过陈凌也没作他想,只以为是柯主任是因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才会变得脸色那么难看。

    柯主任见陈凌到了这个时候还紧握着费光明的手指不放,不由就低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别闹了行不行?”

    这话,多少有些妥协的意味了,陈凌也不是好赖不分的人,也很想给柯主任一个面子。

    只不过,接下来他还要在普外科呆足两个月,如果这一次被人呼呼喝喝,指着鼻子骂脸也要退让,那下一次被别人骑到头上拉屎不是照样要忍气吞声?

    有些事情,可以让,但如果出了陈凌的底线,那是绝对不能让的,所以他异常顽固的道:“他向我道歉,我就算了!”

    内忧外患,柯主任被气得浑身真哆嗦,可是想想,这个事情又确实是费光明不对,耳听着那边吵闹声越来越近,立即指着费光明道:“马上道歉!”

    费光明虽然极不情愿,可是主任大人话了,尤其又是这么个节骨眼上,他只好悻悻的嘟哝了句:“刚才我的话收回!”

    泼出去的水就像是嫁出去的女儿,岂有收回的道理,连句对不起都没有的道歉,显然是不具备诚意的!

    不过,陈凌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他只是想要个尊严,并没有心思去跟这种人计较太多,所以就冷哼一声放开了他。费光明恨恨的瞥了陈凌一眼,咬牙切齿的不知嘟哝了句什么,然后就凑到柯主任面前,立即换上一副讨好的神色道:“主任,要不我出去看看!”

    柯主任点了点头,“好,小心一点!”

    费光明这就猫腰闪了出去。

    听到外面的吵闹与摔打声越来越近,冯皮冬凑上前去,紧张兮兮的道:“主任,您看外面闹得这么凶,您是不是躲一下!”

    柯主任苦笑道:“躲,往哪躲?躲得了这次,下次呢?”

    冯皮冬左右看看,办公室虽然大,可是一目了然,根本躲无可躲,除了这张所有人围坐的大圆桌,心中一动,不由就指着圆桌下面放脚的空隙道:“主任,要不你躲里面去!”

    此言一出,陈凌差点没笑出声来,躲那下面去,你以为柯主任是狗啊!

    果然,柯主任往下面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更是铁青。

    冯皮冬见主任大人的脸色变得更是难看,心知自己出了个馊主意,讪讪的没敢再吱声。

    “……柯国良,你个乌龟王八蛋!”

    “姓柯的,你个狗娘养的,出来!”

    “老畜牲,给我们出来!”

    “……”

    外面一阵阵乱七八糟的叫骂声与砸东西的声音不停的传来。

    陈凌这下才明白柯主任y沉的脸色中为何带都着慌张,原来人家是冲着他来的呢!

    没一会儿,费光明从外面闪身进来,进来之后就紧紧的关上了门,呼呼的大口喘气,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变得十分狼狈,白大衣被扯得掉了扣子,脸上也有一片青紫红肿,慌慌张张的道:“主任,这次七十五床来了好多家属,而且还抄了家伙,保卫科的人看起是顶不住了,您看,您看咱们是不是报警!”

    “不!”柯主任立即就摇头,随后又苦笑道:“报警有什么用,你们忘了,上次他们来闹的时候,我们就报了警,可是警察来了能怎样,除了站在一边干瞪眼外,连p都不敢放一个!”

    费光明龇牙咧嘴的捂着挨了打的脸颊道:“那,怎么办啊?”

    柯主任叹了口气,没言语,因为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如果陈凌换成了是一般人,看到普外科出了这么大条的事情,肯定会幸灾乐祸的,可是陈凌就是陈凌,他偏偏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同时,也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公是公,私是私,内忧和外患在他眼里是两回事,看到一班医生护士包括主任在内都吓得跟什么似的,这就想要上前来询问到底怎么回事?可是身子才一动,衣角就被人拉了拉。

    低头看看,却现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送完了化验样品悄悄回到自己身旁的杜蕾歆。

    杜蕾歆的眼神与表情明显是在劝他:老师,你别管!

    陈凌也不太想管,他只是想知道怎么回事而已,当他不顾杜蕾歆的反对,又要上前的时候。

    杜蕾歆咬了咬牙,硬是把他扯到角落里!

    刘诗雅也赶紧跟了过去,只听杜蕾歆在陈凌的耳边低语道:“老师,你别去管,这件事你管不了,刚刚我在送样品的时候,在电梯里就碰到那班家属,他们说,柯主任借着检查的时候,对年轻女病号动手动脚,占人家的便宜,不但不赔偿,连道歉都没有,人家的男朋友不服气,这才带人来闹的。”

    陈凌微微有些惊讶,抬眼看了看已年近五十的柯主任,心里有些疑惑,还真没瞧出来,柯主任这把年纪了还保持着这么年轻的爱好呢?

    刘诗雅也很是惊讶,声音压得极低的道:“不能吧,我瞧柯主任挺正派的一个人呢!”

    杜蕾歆压低了声音:“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其实嘛,这件事情认真说起来,柯主任确实是很冤枉的。

    事情的起因,是原来在普外科住院的七十五床。那是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女孩子,二十二岁还不到,患的是急性化脓性澜尾炎住院。

    急性澜尾炎是个小手术,这种手术原本是用不着柯主任亲自c刀的,可是那天深城电视台要在普外科碌制一个正面报道医护人员的节目,院委会让柯主任当天务必在手术台上,所以这个手术就由他来做了!

    柯主任在普外科主任,靠手中的一把手术刀一步一步坐到这个位置上,绝不是浪得虚名之辈,阑尾炎这样的小手术自然是难不到他,术前准备半小时,术中仅用了十分钟不到,他就成功的做完了手术,一切顺利,七天后拆线康复出院,病人医生皆大欢喜。

    然而……是的,什么事情就怕个然而,但是什么的!

    在两周后女孩回来复查的时候却出了件事情……

    那天女孩是由男朋友陪着来的,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几,柯主任已经准备下班了,但因为手术是他亲手做的,所以他也只能延迟下班接过了病历。

    阑尾炎手术是个很小的手术,没有什么不适的话,只要尊照医嘱,三个月内避免性生活,避免重体力劳动,不要喝酒,吃辛辣食物等等就可以了,复查也只是做做常规体查,看一下伤口的恢复情况,指导一下饮食,必要的时候查下化验,避免切口疝及肠粘连等问题生就可以了!

    事情,出就出在这常规体查一项上!

    当时柯主任询问了一下女孩出院后的情况,这就把她叫进了里面的检查间,让女孩的男朋友在外等候。

    女孩跟着柯主任进了里间,柯主任让女孩躺到了检查床上,拉高了衣服,十分规范的给她做起了腹部检查。

    这个过程女孩被柯主任的一双手压来压去,虽然没有什么不适,却很不好意思!

    后来柯主任又要求女孩松开裤头,并把双腿曲起来,这也是很正规的检查,但这样的动作要求却让女孩很难堪,但还是强忍着照做了。

    柯主任检完了腹部之后,没现什么问题,这就让她坐起来用听诊器给她听肺呼吸音及心音,前面听完了,这就让她转过来,从后背听肺呼吸音,可就是在柯主任把听诊器伸到女孩的后背,刚接触到她后背肌肤的瞬间,她的纹胸扣子“卟”的出一声闷响,松开了。

    女孩被吓了一跳,不由惊叫了一声,反应过来的时候不由大骂一句:“老流氓!”

    她在外面等候的男朋友一听到叫骂声,立即就冲了进来,看到自己女朋友后背的纹胸扣给解开了,露出了一大片肌肤,当下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朝柯主任扑了过去……

    这件事闹到最后仍是没有结果,因为家属不但要求柯主任道歉,而且还要求赔偿五万块精神损失费。柯主任认为自己没有错,别说是道歉,一毛钱也没赔给他,于是这件事情就闹大了,院委会虽然已经介入了调查,但暂时却还没下定论,但是家属却又来闹了,这就有了生在眼前的这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