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章
    人在江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矛盾!

    在医患关系紧张的今天,医患纠纷不仅仅是急外五科才有,其它科室也同样存在!

    医生稍一不慎就可能造成失误,被人抓住尾巴!所以临床工作是存不得一点马虎与大意的,只是柯主任遇上的这件事情,却不是马虎与大意造成,原因仅仅就两个字:倒霉!

    如果当时,他不那么尽职尽责,看一眼伤口没什么就敷衍了事的话,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如果当时,他不让自己的护士那么早下班,有个第三人在场,那出了事也比较好说话!

    如果当时……

    没有那么多如果,现实不存在着如果这么美好的东西。

    相反,现实是冷血和残酷的,病人家属已经第三次闹上门来了!

    现实就是像费光明所预料的一样,保卫科那班人果然顶不住了!

    “嘭!”办公室的门被病人家属极为粗暴的踢开了,一伙手持着g棒的人冲了进来。

    “你们想干什么?”冯皮冬冲那班人大叫道。

    只不过,他的叫声还没完,头上就挨了一g子,顿时头破血流,天旋地转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紧接着数不清的拳脚就落到他的身上,转眼功夫,他倒在了地上。

    费光明原本还想在顶头上司面前充下英雄,保护着他,可是看着家属来势如此凶猛,一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痛下杀手,直让他心惊胆寒,浑身发颤,没等家属们冲上来,他就赶紧的从柯主任身边抱头窜了出去,同时还一边大叫道:“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别打我,别打我!”

    说不打你就不打你,你以为自己是谁,一根扫g扫了过去,直中肩背,一人窜了上去,对着他的腹部就是一个膝顶,打得他顿时就捂着腹部跪到地上,张口一吐,没出血,倒是把早餐给通通吐了出来……

    看到这几个连续两天来对自己呼呼喝喝,支使这指挥那的老资格医生被揍得惨不忍睹,陈凌解恨是解恨,但同时也很是寒心,眼看着有一人的大耳光就要朝柯主任的脸上刮去,当下再也顾不上许多,猛地窜了出去,刷地一下就护到柯主任身前,一把抓住了来人的手,然后猛地把他往前一推!

    这人跄跄啷啷的退了好几步,后面的人在毫无防备之下也被撞得七倒八歪,趁着这一滞间,陈凌赶紧的护着柯主任后退,连同杜蕾歆与刘诗雅一起护到身后。

    “柯主任,你没事吧?”陈凌回头看一眼问。

    “我,我没事!”柯主任没想到最关键的时刻竟然是这个被自己故意打压的年轻医生救了自己,一时间,既感激又羞愧。

    “柯主任,你现在跟我说一句实话,你到底有没有……”

    “我没有,我真没有!”柯主任没等陈凌问完,这就赶紧的道,那委屈的神情哪有一点大主任的威严,倒像是个孩子。

    陈凌定定的看了他好一阵,随后点了点头,回过头来,看着一班来势汹汹的家属。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的时髦年轻男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左右一看,一眼就看到了躲在陈凌身后的柯主任,指着他愤怒的道:“妈的,就是这个老王八占我女朋友的便宜,大家给我揍他!”

    人群一被煽动,立即又是一窝蜂的冲了上来,数不清的拳脚g棒密不透风的向陈凌罩来。

    陈凌不是费光明,也不是冯皮冬,自然不会菜到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恰恰相反,如果他有心要下狠手,这些个人没有一个能活着离开办公室!

    不过,这只是一般的医疗纠纷,没有必要动不动就把人弄死弄残,不过陈凌也已经学精了,面对这样不分三七二十一就暴打出手的家属,光是一味被动的挨打那是绝对不行的,所以他果断的选择出手。

    漫天的g棒拳脚中,陈凌犹如游龙出海,身手敏捷的左冲右突,冲到他面前的人只要挨他一下,必定就是倒地不起。

    没多一会儿,十来个冲进办公室的人就倒下了一大半。

    剩下的那几人看着这位身空着白大衣的年轻人如此凶猛犀利,顿时有点畏手畏脚的不敢向前,那一班惊慌失措的医生护士更是惊为天人,纷纷都来到他的后面,这么粗壮的大腿,还不赶紧抱紧,难道真的等挨打吗?

    “你是谁?”那黑衣时髦男见陈凌出手不凡,一下就把自己带来的人放倒一半,也很是惊讶,不过脸上并没有丝毫愄惧之色,上上下下的打量陈凌一阵,不由疑惑的张嘴问道。

    “你看不到咩?”陈凌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白大衣,那意思很明显:你又不是瞎子,连我是医生你都看不出来吗?

    时髦男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找柯主任算账,原来女朋友住院的时候,他也见过这里的医生,几乎每个都认得,只是面前这人却面生得紧,“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陈凌应道:“我今天刚来……哦不,来了有两三天了!”。

    躲在他身后的那一班医生护士听得一头汗,你们两位这是在……聊天吗?

    时髦男的目光一沉,“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有多能打,更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医生,这件事情,你最好别管,那个老东西,必须给我女朋友一个交待!”

    陈凌这就劝道:“主任刚刚已经说了,这只是一场误会,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躺在陈凌身后的柯主任也赶紧的道:“马先生,真的是误会,误会,我真的没有……”

    时髦男怪眼一翻,破口大骂道:“我误会你****,我亲眼看到你把我女朋友的纹胸解开了,这还能有错?原本你给我女朋友做了手术,手术还做得很成功,术后也没有什么不适应,我心里特感激你,可是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一个人面兽心的老畜牲。”

    柯主任被骂得脸红耳赤,偏偏这事又解释不清楚,尴尬到极点的站在那里。

    时髦男骂完,又回过头来,对陈凌道:“哥们,冲你这手功夫,我叫你声哥们,我没把你当成那老东西一类的衣冠禽兽。我现在最后问你一句,这件事你真的要管?”

    陈凌苦笑,看来这男人也不是不懂事的人啊,这其中的误会可能是真的大发了,为难的道:“那个,这当中可能真的有误会!”

    时髦男猛地摇头,情绪激动的道:“哥们,咱们将心比心,要是你看到自己的女朋友被人纹胸都剥了,你怎么想?”

    陈凌苦笑,还能怎么想,把这人渣往死里整呗!

    时髦男又道:“你还是要管?”

    这种破事,陈凌真不想管,可是处在这么一个位置上,他有得选择吗?

    当他这样想的时候,不知为何竟然突然想到了林紫旋,想起了前些日子池海泽的事情,直到这一刻,他才多少体会到林紫旋当时的感受,也终于明白了她的选择。

    最后,他还是冲那时髦男摇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不管!”

    时髦男点了点头,愤恨的道:“那行,你别怪我!”

    说罢,时髦男掏出了手机走了出去,隐约听见他道:“……哥,我跟省附属医呢……还能什么事,小玉的事!那老东西不肯道歉,也不肯赔钱……我带人来了,可这里有个硬生……嗯嗯,你快点!我跟这等着呢!”

    家属都退出去以后,陈凌把门关上。

    众医生护士这才大松了一口气,赶紧扶人的扶人,坐下的坐下,喘气的喘气。

    柯主任走上前来,表情十分的尴尬,张了张嘴,想对陈凌说“谢谢”,但这两字始终又说不出口,不是他不好意思,是他不能!

    这谢字一出,以后他就不好为难陈凌了,不为难陈凌的话,他的女儿就要被她家公为难了,然而人家陈凌帮了自己这一大忙,要连句谢谢没有,那可是太不地道了。

    一时间,柯主任感觉为难极了,想到眼前这事还没解决,而且还越闹越大的样子,脸上就更是愁云密布。

    护士长这时候凑上来,犹豫着道:“主任,你看他们又叫人了,咱们,咱们是不是赶紧报警啊,不然一会儿小陈……不,陈医生顶不住的话,大家都要遭殃啊!”

    柯主任无力的点头,事到如今,队了报警也别无它途了,尽管报警也未必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