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章
    ?  故人曾相遇

    护士长报警了!

    那个时髦男也叫人了!

    结果人家叫的人很快就来了,警察却仍是不见踪影。

    苏曼儿姐姐的话果然没说错,警察靠得住,母猪都上树啊!

    住院部大楼不比急诊大楼,因为两者根本没法比,住院部大楼的占地面积足足比急诊科大两倍有余,走廊又长又宽,只是当那时髦男叫的人来齐之后,整条走廊已经被堵得密密实实的水泄不通,放眼望去,可谓人山人海!

    可想而知,此时髦男叫来的人之多,能量之大。

    说实话,柯主任这次真的不是一般衰,一直以来他都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开医嘱,上手术,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差错,谁曾想不出就不出,一出就这么大条,因为那么点小事,弄得自己流狼狈不堪。

    看到外面浩浩荡荡的阵势,普外科的医生护士全都吓呆了!

    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他们给淹了啊!

    正在众人慌恐失措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又一次被人粗暴的踢开了,胆小的护士忍不住尖声惊叫起来。

    时髦男出现在门上,指着陈凌道:“你,给我出来!”

    刚才还哥们哥们呢,这人一多,胆一壮,立马就翻脸了?

    陈凌觉得有些好笑,脚步一抬这就要出去。

    杜蕾歆却立即拦到了他身前,紧张的道:“老师,你别去,别去,他们好多人呢!”

    刘诗雅也赶紧的扯住他,“医生,你不能去!”

    陈凌摇摇头,看了看站在周围一脸惊恐与慌张的医生护士,然后回过头来对二女道:“我不出去,你们以为人家就不会进来吗?来,放开我!”

    杜蕾歆:“不,老师,我不准你去!”

    陈凌好气又好笑,“放心,不会有事的!你刚才不是看到了吗?老师会采尼丝功夫的!”

    杜蕾歆没有被逗笑,反倒是眼圈立即红了,眼泪当场落了下来。

    眼前的场景何其相似,池海泽那件事情已经在她的心里留下了浓重的阴影,她真的害怕陈凌这一出去就会有个三长两短。

    陈凌看见她突然就哭了,心头不由一热,“蕾歆,放心,他们伤害不了老师的,老师要是不出去,你们就要受伤了!”

    杜蕾歆赶紧的抹一把眼泪,哽咽却坚强的道:“好,我跟老师去!”

    刘诗雅虽然也同样害怕,但也毫不犹豫的道:“我也去!”

    这一幕,使得在场的诸位都忍不住动容了,陈凌这一出去,不是去领奖,而是去送死,可是这两个羸弱的女孩子竟然也要同行!

    众人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感动,不过别只是一丁半点,就算真被感动得稀里哗啦,被感动得要死,他们也不会傻到一起出去送死的,相反,他们希望陈凌快点出去,以免人家等得不耐烦的冲进来连累他们。

    柯主任犹豫再三,终于咬了咬牙道,“你们谁都不用出去,我去!”

    众人一惊,“主任!”

    柯主任就要往外走,陈凌赶紧的拉住他,“主任,你出去解决不了问题的,你留在这吧!”

    柯主任坚决的道:“事情是我引起的,我没有理由让你们替我受过,你让开!”

    “哟,好感动哦!”时髦男站在门外,假模假样的来了一句后,脸色蓦地一沉,指着陈凌道:“你他妈再不给我出来,我们可是要进去了。”

    陈凌这就不由分说的把柯主任往后拽了一下,大踏步的走了出去,到了门外立即把门给反锁上了,同时也把“老师!”“医生!”这两声惊呼锁在了里面!

    陈凌站到走廊上,直视着那个时髦男,淡漠的道:“我出来了,你想怎样!”

    被时髦男叫来的那些人顿时就围了上来,把陈凌围得密密实实的,一丝风都不透。这种黑鸦鸦的人墙包围,别说是陈凌会打,就算会飞恐怕都不太顶事。

    时髦男指着陈凌道:“刚才我好心劝你,让你别管你别管,现在我哥来了,我的人也来了,你想置身事外都不行了!”

    周围的人逼得相当的近,呼出的气息直逼陈凌全身,其中还有带口臭得,弄得他眉头直皱,“不管你们人多还是人少,不管是你哥来了还是你爸来了,这件事情,我都不能不管!”

    “哟!好大的口气!”人群外面,一声阴冷的沉喝响起,“全给我让开,我倒是要看看哪个这么大的威风!”

    人群刷刷的让开了一条很小的通道,一人走到了陈凌面前,只是当两人照面,却又不免一愣,同时道:“是你!”

    时髦男看着两人错愕的表情,不由扯了扯那阴沉男人的衣角,“哥,你认识他!”

    那阴沉男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好一会儿长叹一口气道:“这件事算了吧!”

    时髦男此时的表情比刚才两人还要错愕,反应过来的时几乎是跳起来叫道:“算了?为什么要算了,凭什么算了!”

    阴沉男道:“因为这人咱们惹不起!”

    说着,阴沉男这才转过头来向陈凌喊了一声:“枫少!”

    陈凌点了点头,“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阴沉男淡淡的道:“托枫少的福,一切都还好!”

    陈凌:“那么这件事……”

    阴沉男的表情有些不自在,看一眼自己满脸愤恨的弟弟,咬了咬唇道:“枫少一定要管,那我马奋还能有什么办法!”

    马奋,马兆坚马局长的大公子,去年某月某日在某个火锅城,因为一口痰的起因,和陈凌大战一场,出动了无数大牌人物,最终输得一败涂地的******。

    人生何处不相逢,当初陈凌和马奋对赌,不但赌黄金,还赌卖身契,虽然事情过后,陈凌只收了黄金,并没有真的让马奋做自己的马仔,但马奋知道知道人家是手下留情,同时也清楚的认识到不管斗什么,自己都不会是别人的对手,从此也低调收敛了很多,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天在这里,因为弟弟的事情,竟然又碰上了。

    马奋的表现得这么委屈,弄得陈凌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道:“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严格一点说更不算外人,你先叫这些人散了,咱们仨坐下来好好商量!”

    马奋犹豫了一下,心里虽然有那么点不情愿,但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挥手示意众人散去,因为眼前这位的身份背景实力,没有人能比他更清楚,要真想比人多,自己这二三百人根本就不够看。

    人散得差不多了,陈凌随手推开一个办公室的门,把两人请了进去。

    坐下之后,陈凌指着时髦男问:“这位是你的?”

    马奋只好介绍道:“我的亲弟弟,马明。”

    马明一直都强忍着不吭声,这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哥,他到底谁啊?”

    马奋瞪了他一眼,然后有些歉意的对陈凌道:“枫少,我弟弟性格比较直,你别见怪,刚才有得罪的地方,你也多包涵!”

    陈凌摇摇头,“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换了是我,我也同样受不了!”

    这话,让马明的心里好受了一点点,但还是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因为到现在他还不明白这位到底何方神圣,以至于天不怕地不怕的哥哥也要不讲原则的作出退让。

    马奋这才介绍起来,“马明,这位是新锐锋集团现任的总裁陈凌,枫少!”

    马明大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凌,“那个黑,黑帮的……”

    “新锐锋现在已经不是黑帮,是正规公司!”陈凌打断了他,然后一副玩笑的语气道:“马兄弟你这样说,我要告你诽谤的哦!”

    马奋赶紧狠狠的剜了一眼自己的弟弟,“枫少,我弟弟这个人不太会说话,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陈凌摇摇头,笑道:“不,马奋,说实话,你两兄弟,我对你弟弟更有好感!”

    马奋脸色有些讪,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只是马明却还是疑惑重重,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陈……不,那个枫少,既然你是新锐锋的话事人,干嘛还跑来做医生啊!”

    陈凌挠了挠鼻梁,思索了一下道:“只能说,这是个人爱好吧!”

    马氏兄弟大晕,放着威风八面的大总裁不做,反倒跑这里来做受气的小医生,这理想可真够无趣啊!

    陈凌抬眼看看外面,人基本已经走光了,这就对马明道:“这样,马兄弟,我这两天才刚来普外科,对你这件事情也只是一知半解,等我弄明白谁是谁非,我一定给你一个公平的交待,怎样?”

    马明明显是不情愿,犹豫着不开腔。

    马奋就推了弟弟一把道:“有枫少这句话,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马明只好不太情愿的微点了下头。

    “好!”陈凌这就站了起来,对两人道:“那你们先回去,就这两天吧,我会再找你们!”

    马氏兄弟这就只好告辞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