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章
    ??  热脸贴冷屁股

    普外科的医生护士极为惶恐的躲在综合办公室里。

    个个脸如土色,难看得不行,有个别甚至在瑟瑟抖,仿佛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一般。

    在陈凌走出去的时候,他们能够奢望的并不多,陈凌会采尼丝功夫是不假,可是他再能打,能打倒一个,干翻两个……难道他还能单挑几百人不成?所以他们唯一的希望是,陈凌挨打的本事也像他的脾气一样大,能撑到警察赶来之前,那样的话,或许他们大家就得救了!

    看着陈凌高大伟岸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杜蕾歆的心痛极了,他知道老师这一出去,必定是血淋淋的场面,她难过,同时也恨,恨自己是一个软弱女生,恨自己不会九阴白骨爪,不能和老师同甘共苦齐肩并战。

    她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停落下来。

    看着陈凌像英雄一样走出去,刘诗雅的双眼迷离了,她的医生,没有让她失望,还是和从前一样,在最危难的关头,不顾个人安危的挺身而出。只是双拳难敌四手,陈凌这样走出去,很可能是杯具收场,可是她还是希望陈凌能像以前一样,创造不可能的奇迹。

    她的祈祷,在心里默默的响起:医生,你一定要回来,我还等你对我耍流氓呢!

    看着小陈离去的背影,费光明眼中的佩服只是一闪而逝,更多的却还是不屑,妈的b,真是有够愚昧天真,为了出锋头竟然自寻死路,会两手三脚猫功夫就真把自己当陈真和叶问了?

    如果真要让费光明说那么一两句来表达此刻的心情,他只能说:小陈同志,嗯,放心去吧,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你的护士和学生的。

    柯主任看着陈凌走出去,心里的感觉别提多复杂了,因为原本该出去面对千夫所指,万人唾骂,承受无数拳打脚踢的人是他才对,可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年轻的医生去替自己受过,而在这之前,自己竟然千言百计的为难于他,一时间,浓浓的愧疚涌上心头……

    众人各怀心思的呆在办公室里,只是好一阵,他们都没有听到走廊上传来嘶吼与打骂声,相反,外面静悄悄的,好像根本就没有人的样子。

    没人敢去开门,不过有人却壮着胆子悄悄的掀起了窗帘的一角。

    “主任,你快来看,快来看!”护士长低声的叫喊起来。

    柯主任眉头紧皱,他不用看都知道外面是什么情景,不过他还是走了过去。

    其余的人也纷纷凑到了窗前。

    ……

    陈凌为了表示诚意,亲自把马奋马明两兄弟送到电梯口。

    马明没有多大的感觉,马奋却是受宠若惊,忙不迭的说,“枫少留步,留步!”

    看着他们进了电梯,门徐徐关上,陈凌这才转身欲返回办公室!

    只是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却现躲在办公室里的那些医生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出来,正站在离他不远处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陈凌上上下下检视视一下自己,没有上钮搭下扣,没有忘记拉裤链,那么……你们这是在看嘛呢?

    下一刻,刘诗雅与杜蕾歆便先扑上前来。

    杜蕾歆赶紧的问:“老师,你没事吧?”

    刘诗雅也紧张的查看他,没有缺胳膊少腿,也没有出血,甚至连衣服都没起一点折子。

    陈凌摇摇头,轻笑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不会有事的!”

    柯主任和一班医生护士迎上前来,脸上仍是惊讶与不解。

    柯主任就问:“陈医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对你这么客气?”

    陈凌淡淡的道:“没什么,那个马明的哥哥我以前认识罢了!”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难怪刚才他们在窗口看到被人群围在中间的陈凌竟然和人家有说有笑呢!

    如果不是柯主任这件事生在陈凌还没调来之前,众人还以为他们是串通好的呢!

    不过,人家既然能卖陈凌那么大个面子,把那么大的一场干戈化为欲帛,陈凌在众人心目的中形象已经大大的提升了一个层次,最少以后他们在支使陈凌干这干那的时候,先得想想他那手采尼丝功夫,然后再想想他今晚展现出来的脾气与魄力了。

    陈凌安抚了一下刘诗雅与杜蕾歆的情绪,然后就走到柯主任面前,“主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柯主任想了想,点头道:“去我的办公室吧!”

    看着两人相继进了办公室,别人没有太大的感觉,费光明心里却很不是滋味,看着陈凌的眼神也无比的怨毒。

    ……

    主任办公室里。

    柯主任拿出了极品铁观音,亲自给陈凌沏了壶茶,然后才道:“陈医生,今天,呃,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陈凌客套的回应道:“主任客气了!”

    柯主任斟了杯菜,推到陈凌的面前,“这是别人从安溪给我带回来的茶叶,听说挺难得的,你喝喝看。”

    看着柯主任慈眉善目的祥和表情,陈凌心里很是感慨,三天前来这里报到的时候还坐冷板凳呢,这会儿就已经被待为上宾了,世事果然很弄人啊!

    茶过三巡。

    陈凌就道:“主任,这件事情……”

    柯主任一听陈凌提到正题,当即就有些紧张,“怎么样?”

    陈凌:“这件事恐怕有些麻烦,因为马明并不是很愿意就此罢休!”

    柯主任吓了一跳,“他们还会来闹?”

    陈凌摇头,“闹应该不会来闹了,但不来医院闹,并不代表他不会通过别的途径。主任你也许不知道,这个马明马奋的父亲是个公安局局长,家里极有背景!”

    这个并不是陈凌瞎说,因为当时迴龙社的黑帮一案就牵扯进了马奋的父亲马兆坚,但调查到最后,马兆坚屁事没有,照样还当他的公安局局长,可见他家的背景有多雄厚。

    如果这公安局长的二公子一定不放过这个柯主任的话,相信柯主任以后的日子定是此恨绵绵无绝期的。

    柯主任听了陈凌的话,脸色不由白了白,难怪报警报了这么长的时间,直到这会儿仍没见警察来呢,看来人家是早就通过关系打了招呼呢!

    陈凌给柯主任倒了杯菜,然后又道:“柯主任,我和马明的哥哥虽然有点交集,看在我的份上,或许马明不会再来医院闹了,可是冤家宜解不宜结,我觉得这个事还是大家三口六面说清楚的好!”

    柯主任苦笑,“我也知道啊,谁想招惹这样的官二代啊,可问题这事……这事没法说清楚啊!”

    陈凌:“主任,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你能跟我说说吗?”

    柯主任这就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拾的说了出来。

    完了之后,陈凌仍有些疑虑的问:“主任,你真的没有……”

    柯主任的表情有点欲哭无泪,气苦的道:“我女儿都比那女孩大,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有些老牛就是喜欢吃懒草!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陈凌却真的有点相信柯主任是无辜的,可他相信有什么用,人家马明不相信啊。

    想了想,陈凌还是道:“主任,这件事情,留在谁的心里都是个疙瘩,不说清楚的话,恐怕还是没完没了啊!要不这样吧,我再找马明商量商量,做做他的思想工作,然后约个时间,大家一起吃顿饭,把这事说开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说虽然是这样说,但其实陈凌也不知道该怎么做马明的思想工作,毕竟这样的事情,搁谁心里都是个疙瘩啊。

    不过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个公安局长的儿子吗?

    柯主任害怕,并不等于陈凌也会犯怵的,像那谁说的,只要他原意,最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整死他的。最多就是强势一点,不服压到马明服为止罢了!

    陈凌来省附属医,是为了学习为了工作来的,他可不想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无所事事碌碌无为的瞎混呢,为了给柯主任一个人情,陈凌决定了,这事他包了!

    陈凌肯出面,那自然是最好的结果,柯主任十分的心动,可是想了想之后,他还是摇头,“陈医生,我知道那种人我确实惹不起,我也想过给他道歉,五万块钱我也不是赔不起,可问题是我很冤啊,我根本没做过,凭什么要道歉,凭什么给他赔偿,如果我真这样做了,不就等于证明我做贼心虚,真的对那女孩怎么样了吗?那我以后在这医院里还怎么做人,还怎么的……”

    说到这里,柯主任又是一愣,自己堂堂一个主任,像个怨妇一样对一个新来的下属诉苦,这什么事啊?顿了顿,这就死要脸皮活受罪的道:“嗯,那个,陈医生,今天这件事情真的谢谢你了,以后的事,我会自己解决的,这就不麻烦你了!”

    你自己解决?你解决个毛毛!你要真能解决,这件事就至于闹得这么僵吗?

    陈凌多少有点佩服这主任的骨气,但他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再有犹豫,所以就道:“主任,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柯主任摆手,“不,不,陈医生,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能处理……”

    正说着,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柯主任就停下了未完的话,接听起电话来,“喂……哦,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那行,我马上就过去!”

    挂上电话,柯主任就道:“陈医生,我马上要去上手术了,咱们就聊到这吧,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

    陈凌:“主任……”

    柯主任打断他道:“好吧,先这样,我去手术室了,那头等着我呢!”

    说罢,柯主任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柯主任消失的背影,陈凌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真被****了,光顾着说马明的事,连自己工作安排的事情都忘了向柯主任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