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章
    ??  还是不爽

    电梯里。

    马明靠墙而站,脸上还是怨色一片,嘟哝着对旁边的马奋道:“哥,我就不明白了,就算他是新锐锋的话事人,他不也就是个黑社会而已,你至于那么怕他吗?”

    马奋的脸色又恢复了一贯的阴沉,“你知道个屁,你哥出来混这么久,你看我向谁低过头!”

    马明想了想,“除了刚才那姓陈的,还真没有别人。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怕他的嘛,他姓陈的充其量不就是个流氓医生而已!”

    马奋摇头,叹口气道:“马明,你不懂!”

    马明不服气的道:“我有什么不懂的。”

    马奋只好道:“马明,你记得去年我跟孙庆明赵公德他们在火锅城的事情吗?”

    “记得,那不是你和孙哥他们九人唯一输的一次吗?不但丢了脸,还输了很多钱……”马明说到这里,脑袋一醒,“我擦,哥,你该不会是说,你们那一次就是输给了这个姓陈的吧!”

    马奋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马明微愣一下,然后挠着头道,“可是我听孙哥说,最后是那个广省军区的何副司令跑出来做架梁,你们才不得已败走的?他姓陈的一个黑社会,怎么又和军方扯上关系了?”

    马奋摊手,“你问我,我问谁去,那何副司令摆明了要罩着这姓陈的,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对了,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那何副司令的女儿自称这姓陈的是她男朋友。”

    “这姓陈的是何副司令女儿的男朋友。”马明吃了一惊,但他哥哥后面的话却更叫他吃惊。

    “是啊,我也想不明白,我听别人说,那姓陈的是因为泡上了原来深城黑帮老大的女儿,也就是丁力生的女儿丁寒涵,然后才接手新锐锋成为话事人的,而且那个和我们有点交情的胡三也确认了这一点。可是我一点也闹不明白,他怎么又成了何副司令女儿的男朋友呢?”

    马明恍然,“哥,这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小子一脚踏两船呗!”

    马奋剜了弟弟一眼,“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一脚踏两船吗?我的意思是说,不管是丁家还是何家,那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可是他们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呢?”

    马明也是很迷糊,想了想道:“哥,你认为他们会不会还被这姓陈的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呢?哥,我看你对这小子虽然恭敬,可是我知道你心里也挺恨他的,你看,咱们要不从中挑拨,挑拨,让他们鬼打鬼,把这小子整得里外不是人?”

    马奋猛地拍一下马明的头,怒道:“你要找死可别拉上我!”

    马明捂着头,不解的看着马奋。

    马奋:“丁家的丁力生和何家的何副司令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属于那种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你以为他们好糊弄吗?你以为他们会不知道这姓陈的左右缝源吗?你还去挑拨?你是想惹火烧身还是自掘坟墓?”

    马明讪讪的不敢出声。

    马奋就道:“我现在很怀疑,不但这两个老狐狸心知肚明,就连这两女的也是心甘情愿的。”

    马明不可思议的道:“不会是这样吧!”

    马奋看了他一眼,“不是这样,你认为会是怎样?”

    “可,可这没有理由啊!”马明不可思议的道,随后又嘟哝道:“我也没看出这姓陈的有什么好啊,无非就是人长得高一点,脸长得白一点,有那么一点功夫,还有个小医生的名头……”

    马奋猛瞪弟弟一眼,“你认为这样还不够吗?”

    马明讪讪的没敢应声了,过了一会儿,却还是不甘心的道:“那小欲这件事,咱们就这样算了?”

    马奋:“不这样又能怎样?人家前面有新锐锋挡着,后面有军方撑着,你还敢跟他咋呼?你真的不想活了?”

    马明郁闷的闭上了嘴。

    马奋又道:“马明,你或许不知道,上一次的事情,若不是这姓陈的手下留情,你哥我都成了他的马仔了,而且那个赌约到现在还有效,人家什么时候要使唤我,就什么时候使唤我,你说这样的情况,咱们怎么跟人家斗啊。”

    马明忍不住了,“可是我就处这么一个对象,我都还没上手呢,那老东西就对她动手动脚,让我就这样算了,这口气我怎么也吞不下啊!”

    马奋:“吞不下也得给我吞,小欲不是说了吗?就纹胸扣被解开了,别的什么都没生!电视上都说了,生活要想过得去,头上就得顶点绿,这点绿都顶不起,你怎么活啊?再说了,人家这姓陈的现在一定要出来做架梁,你有什么办法?你惹得起他吗?”

    马明嘴巴动了动,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垂头叹气。

    马奋拍了拍他的肩膀,“想开一点,等过几天,找人暗地里狠狠收拾那老东西一顿。”

    马明立即就道:“可是我更想光明正大的收拾他啊!”

    马奋又是一瞪眼,马明不敢吱声了。

    ……

    离开了主任办公室。

    陈凌回到综合大办公室,心里的感觉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郁闷。

    办公室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大家该干嘛的干嘛,忙成一片,只不过再也没有人敢支使陈凌去干这干那了,而正因为没事干,陈凌闲得更蛋疼了。

    眼瞅着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实在无聊的陈凌这就出了办公室,离开了普外科,出了住院部大楼,他就在省附属医内漫无目的转了起来,只是转了一阵,当他停下脚步的时候却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回到了急外五科,脚步就停在自己原来的那个办公室门前。

    推开门,现里面还是保持着原来自己走的样子,甚至连桌上的东西都没有动,看来严新月并没有把这个办公室分配给别人呢!

    想到这点,陈凌不由苦笑,自己现在已经不是急外五科的人了啊,老师没必要空着一间办公室的。

    虽然这样想,但他还是忍不住走到大班椅上坐下来,屁股一挨到座垫上,舒服与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

    细算一下,陈凌才恍然觉自己离开学校已经很久了,在急外五科也呆了有四个多月,对这里也确实有了一些感情,前几天离开的时候,他还很洒脱,和急外五科的医生护士挥一挥衣袖,这就走了,只是再次故地重游,他才现自己心中原来是那么的不舍!

    他怀念这里的自由,也怀念这里的人和事,更怀念朝夕相处的严新月……

    正这样想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严新月拿着抹布和胶桶出现在门外。

    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陈凌,不由愣了一下,原先还以为是错觉,揉了揉眼睛,现他真的就坐在那儿,不由就疑惑的问:“咦,你怎么回来了?”

    陈凌的神情有些不自的道:“呃,回来看一下!”

    敏感的严新月一下就感觉到了什么,放下手中的东西,关上房门,然后就走上前来,轻声的问:“怎么了?在那边干得不舒心?”

    都没得干,怎么舒心啊?陈凌心里苦脑,却佯装轻松的摇摇头,“没有,就是想这儿了!”

    我也想你了!严新月下意识的冒起这个念头的时候,自己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强自镇定一下,严新月就体贴的道:“肯定是在那边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吧!”

    这回陈凌没有再否认,只是默然的不作声。

    严新月叹了口气,“你的性格那么冲,根别人能和得来才奇怪呢!要不我再去找周院长说说,让你回来急外五科算了!”

    陈凌摇摇头,“不用了,老师,慢慢的就会习惯的。”

    看着陈凌深锁的眉头,严新月不知为何涌起一股心痛的感觉,弱弱的提议道:“要不下了班之后,去老师家吃饭?”

    你不是不会做饭吗?陈凌心中疑惑的问。

    只是没等他答应,严新月又补充道:“老彭今天不在家!”

    陈凌被吓了一跳,老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严新月看到陈凌陈怪的表情,心里也直叫苦,自己胡说八道什么呢?赶紧解释道:“我是说彭院长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吃饭很没意思,所以,让你陪我啦!”

    见老师的脸突然红了起来,陈凌不由想起那天在酒店里,她骑在自己身上几近疯狂驰骋的时候,脸上也是这种绯红的表情,心中不然怦然跳动起来,明知道这样不好,可他还是忍不住问:“那一会儿还是我做饭吗?”

    严新月笑了起来,“去酒楼打包回去吃还不行么?”

    这话,让陈凌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因为既然是去酒楼,干嘛还要打包,不直接在酒楼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