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章
    ?  吃饭不过夜

    下班的时候。

    严新月和陈凌离开急外五科。

    不过走的时候,陈凌却故意落后严新月一段距离。

    看见他躲躲闪闪仿佛做贼一样,严新月好气又好笑,停下来问道:“你干嘛?”

    陈凌支支吾吾说不上话,你说这是干嘛呢?瓜田李下,不是应该避避嫌吗?

    这话他虽然没说出来,但严新月一看就明白了,伸手拍他一下道:“瞎想什么,咱们身正不怕影斜,有什么好怕的!”

    陈凌很无语,咱们连床都上了,还算身正吗?

    严新月见他慢慢吞吞的,不由就催促道:“赶紧走,赶紧走,磨蹭啥呢!”

    陈凌只好无奈的跟上她。

    两人驾着车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医院。

    在经过医院附近的酒楼时,严新月果然停下车来,然后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当陈凌也把车泊到边上,正要跟进去的时候,却见严新月已经从里面走出来了,手里提着六七个饭盒。

    陈凌看得睁大眼睛,这还真的打包啊?

    严新月却笑道:“刚才下班之前,我已经预先订餐打包了。”

    陈凌无语的接过两袋饭盒,放到自己的车上,跟着前面的严新月回家。

    进了门,严新月就洗了把手,然后进了房间。

    再出来的时候,那身职业套装已民经换成了居家休闲短裙,腿上没着丝袜,却更显白皙,修长,看得陈凌有些挪不开眼睛。

    严新月仿佛没有注意到陈凌的目光,只是冲他叫道:“哎,去洗手,咱们开饭,不然一会儿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陈凌点头,赶紧进了厨房。

    严新月也提着饭盒走了进去,从消毒柜里拿着碗碟来装盘。

    陈凌洗过手也来帮忙,厨房不大,两人的臀和手臂时不时的交碰在一起。

    那柔软滑腻的确感弄得陈凌数次口干唇热,浮想联翩。

    饭菜都上了桌之后,严新月又问:“要喝酒不?”

    陈凌摇摇头,“晚上还有应酬,现在就不喝了!”

    听了这话,严新月竟然有点不高兴,莫名其妙的蹦出一句:“你怕什么,我只是叫你回来吃饭,又没让你过夜!”

    陈凌惊得差点没咬掉自己的舌头,不敢吱声,赶紧埋头苦吃。

    这顿饭,严新月吃得很少,多数都是看着陈凌吃,或是给他夹菜。

    陈凌没敢抬头,因为心虚的他根本没办法面对老师那火辣辣的眼光,结果,这一顿他吃撑了。

    当严新月收拾了碗筷回来的时候,看见陈凌软瘫瘫的半坐半躺在沙发上喘气,不禁失笑地骂道:“工作不要命也就算了,吃饭你也这么拼命啊,就算白吃也能像你这样吃啊!”

    陈凌苦笑,心说我也不想吃那么多,可你非得给我夹,我敢不吃嘛我?

    严新月倒了杯茶递到他的面前,问,“几点的应酬啊!”

    陈凌抬手看了看表,“九点半!”

    严新月也看了看时间,现在还不到六点,“时间还多着呢,你先休息一下吧,要不先去洗个澡!”

    陈凌摇头道:“老师,你以前不是说,吃过饭不能立即洗澡的吗?”

    严新月没好气的横他一眼,“我还叫你别惹是生非呢,你还不照样每天给我捅蜂窝!”

    陈凌脸上窘了下,没敢吱声了。

    “算了,你爱咋咋地吧,懒得管你了!”严新月说着踢掉脚上的拖鞋,盘膝坐到沙发上,然后拿起一本书看起来。

    老师,女人穿裙子是不能这样坐的。陈凌原本是想这样提醒她的,可是那裙摆间露出来的春光又使他舍不得开口,于是乎,一人看书,一人看美景,若不是陈凌的身下渐渐挺起一个帐篷的话,或许会更温馨和谐……

    马明马奋两兄弟回家的路上。

    坐在跑车副驾驶位的马明问:“哥,你公司最近的生意怎么样?”

    说到生意,马奋原本就阴沉的脸显得更是阴沉,长叹一口气道:“人走茶凉,自从老头子调去莞城后,那些人越来越不买账,生意每况愈下,公司能撑过今年不倒闭就算不错了。”

    听得哥哥这样说,马明也很是忧心,“哥,要不你就把公司搬去莞城得了,最少老头子也能照顾到!”

    马奋:“你懂什么,现在老头子也是一头黑呢!”

    马明疑惑的问:“怎么会呢?老头子不是调去莞城市局任副局长吗?”

    马奋看了弟弟一眼,“他在区局是一把手,算作是土皇帝,谁都必须卖三分面子,可是调去市局,只是个副职,没有实权。这是典型的明升暗降。”

    马明挠头,茫然的道:“怎么会这样?”

    马奋:“还不是原来和迴龙社的洪升走得太近的缘故,要不是爷爷的关系够硬,让人四方打点,老头子这会儿恐怕连副局长都不是呢!”

    马明沉默了,一脸忧心忡忡。

    马奋就伸手拍了一下肩头,“好了,这些事用不着你操心,天塌下来不是还有比你大的顶着吗?”

    一路无话,两人回到家中。

    刚坐下没多一会儿,门铃就被摁响了。

    马明的女朋友颜小玉来了。

    看到她,马明有些错愕:“小玉,你怎么过来了?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怎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呢?我正说一会儿就过去看你呢!”

    颜小玉摇摇头,“我已经好很多了,没什么事,你的电话怎么没开,我正找你呢!”

    马明掏出电话来看看,没电了,找了个充电器插进去后才问:“找我做什么?”

    颜小玉看了看一旁的马奋,脸红红的欲言双止。

    马奋赶紧识趣的道:“你们聊,我上楼去了。”

    颜小玉赶紧地叫道:“不,奋哥你先别走。”

    马奋疑惑的停下脚步。

    颜小玉站在那里,极为犹豫的样子,最后还是咬着牙,脸红红的从随身的包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环保袋装着的一样东西。

    马明问:“这是什么?”

    颜小玉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声若蚊鸣的道:“是我的纹胸!”

    马奋马明都是愣了一下,面面相觑,神情颇为的尴尬。尤其是马奋,心说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懂事,你的纹胸是我可以参观的吗?

    看着两个男人陈怪的表情,颜小玉赶紧的解释道:“我今天中午睡午觉的时候出了一身大汗,起来感觉身上黏黏糊糊的,这就去洗了个澡,然后当我穿上这个纹胸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纹胸的搭扣坏了,肩膀稍动一下扣子就会脱开……”

    马奋越听脸色越阴沉,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芝麻绿豆一点的小事也好意思拿出来说,当下就不耐烦的打断道,“坏了就坏了,坏了让马明给你买呗。”

    马明听得也尴尬不已,平时颜小玉不是挺矜持挺保守的吗?今天是怎么了,竟然拿自己的纹胸出来当众人展览,一点也不像她的性格啊!

    看到哥哥不悦的表情与语气,不由就道:“小玉,咱不说这个了,晚上我陪你逛街,给你再买几件好吗?”

    “不是这样的,马明,奋哥,你们听我把话说完!”颜小玉有些着急的摇头,然后对马明道:“马明,前几天你陪我去医院复查的时候,我,我,我就穿的这个纹胸。”

    “啊!!?”两兄弟顿时呆愣在那里。

    好一会儿,马明不太敢确定的问:“小玉,你的意思是说……”

    颜小玉确点点头,“是的,咱们可能误会柯主任了,这个纹胸搭扣原本就是坏的,肩膀不太动的话,扣上去也不会掉,可是当时我记得柯主任的听诊器有点冷,一搭到我的后背上,我就下意识的缩了一下,然后纹胸扣子就松开来了,刚才我试了好几次,也是这样子,肩膀一缩就脱开了!”

    马明气急,“你怎么不早说啊?”

    颜小玉低声的道:“我当时也没注意到啊!”

    马明抢过那黑色环保袋,把纹胸掏出来看看,果然发现纹胸的搭扣上有个位置是有点变形的,当下神情就变得陈怪复杂了,好一阵才问站在一旁看着自己手中的黑色纹胸发愣的马奋,“哥,咱们现在怎么办?”

    马奋很是无语,闹了这么大一个乌龙,你问我怎么办?我又问谁去?

    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呢,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一眼来电显示,不由愣住了,不是说过两天才找我吗?怎么这下就打来了。

    马明见哥哥看着手机发愣,不由问:“哥。谁的电话?”

    马奋把那有一个苹果被咬了一口标志的手转转向他,只见上面赫然是“陈凌”两字在晃荡。

    马明错愕的问:“他怎么会打电话来?”

    没等他把话说完,马奋已经把手指竖到唇上,然后接听起来,“喂,枫少!”

    “……”

    “今晚?有时间啊,怎么了?”

    “……”

    “喝酒啊!?”

    “……”

    “这个,好吧!到时见!”

    挂上电话,马明就赶紧的问:“哥,那姓陈的找你做什么?”

    马奋苦笑:“他约我和你今晚去绿雅轩喝酒。”

    马明心里有点发虚,不太确定的问:“那咱们去还是不去?”

    马奋道:“去啊,干嘛不去!你没见我已经答应他了吗?”

    马明看了看旁边的颜小玉,迟疑着道:“可是,小玉这事,是个误会啊!”

    马奋有些不悦,“人家早跟你说了,这是误会,误会,你偏不听,还渴着劲的闹,自己闹还不够,还要搭上我!”

    马明和颜小玉都脸讪讪的垂下头,不敢吱声。

    马奋沉吟了一下,对两人道:“关于这个纹胸扣的事情,你们自己知道就好了,千万不要说出去,知道吗?”

    马明还是很犹豫:“可是,柯主任那里?”

    马奋叹口气道:“今晚见了陈凌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