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章
    ??  没有硝烟的战场

    是夜。

    九点半。

    马奋马明两兄弟如约来到了绿雅轩酒吧。

    对于绿雅轩酒吧,马奋兄弟并不陌生。

    这里格调高雅,服务一流,档次高,消费也高,光顾的客人也有一定的涵养与素质。

    所以要请客谈事,马奋和马明都很喜欢来这儿!

    不过,当他们的车驶到门前,让保安泊好车的时候,却仍未看到陈凌的身影。

    不是说约来这里喝酒吗?怎么到这会儿还不见人影?

    主动约人,又迟到,太没诚意了吧!

    马明微微有些不悦的问:“哥,那姓陈的怎么还没来呢?”

    马奋摇摇头,没言语,目光来回张望着。

    马明也跟着眺望一阵,可是陈凌却仍是尸巴影也不见,他就恼了:“哥,那姓陈的该不会是耍我们吧?”

    马奋和陈凌也没有太多的交集,也不太了解他的为人,所以他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耍了。

    不过做哥哥的始终要比做弟弟的稳重一些,而且他也认为陈凌没有耍自己的必要,因为以陈凌今时今日的地位势力,想耍自己的话,绝对不会用这么低b的手法,所以他掏出了手机,一边拨号一边道,“少安毋躁,我打个电话问问看!”

    找到陈凌的号码,拨号键还没摁下去,耳侧就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然后一辆法拉利呼的一声,竟然以一招狂龙摆尾的方式停到了面前,把他们吓了好大一跳。

    车上一人急急的推门下来一人,这人,除了陈凌还能有谁。

    陈凌走上前来,握住马奋的手道:“不好意思,实在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两兄弟看到陈凌脸上仍挂着一抹惺忪之色,心中不由疑惑,兄台,你这是……还没睡醒吧?

    还别说,他们真猜对了!

    吃饱,喝醉,就想睡,还有美人陪,陈凌在严新月的沙发上坐了一阵,竟然就那样就着无限春光睡着了!

    一觉醒来,九点十几分了,想要怨严新月不叫醒他吧,却发现严新月也在沙发上睡着了,姿势优雅,春光毕露。

    尽管陈凌很想近距离的欣赏一下,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悄悄的离开,急匆匆赶到绿雅轩来了。

    马奋两兄弟原本还有些不悦,可是见陈凌的道歉诚意十足,怒意自然消散无形。

    马明原本就心虚,这会儿就主动笑道:“枫少,没关系,我和我哥也是刚到。”

    马奋也道:“枫少,别客气了,咱们又不是外人!”

    陈凌点点头,这就往绿雅轩的大门走去。

    还没走近,站在门前的一票人已经迎了上来。

    绿雅轩的总经理,领班,管事,组长,迎宾小姐……总共近三十几个人,齐齐的恭腰行礼,“欢迎枫少光临。”

    马奋两兄弟是这里的常客,而且还是vip,可是这么隆重的欢迎仪仗,他们却还是第一次见,当下除了受宠若惊,还有疑惑,也没听说绿雅轩是新锐锋集团旗下的产业啊!

    没有听说,并不代表不示,新锐锋集团发展到今时今日,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看透的了!

    绿雅轩的总经理对陈凌的态度极为恭敬,甚至还亲自充当了一把服务生,在前头引路道:“枫少,这边请。”

    在总经理的带引下,陈凌和马奋两兄弟进了绿雅轩从很少外开放的白金贵宾包间。

    包间的桌上,早已摆满了各种水果,小吃,酒水。

    三人落座后,总经理拍了拍手,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一班环肥燕瘦莺莺袅袅的小姐鱼贯而入,花枝招展的时髦性感装扮直让马奋两兄弟看得有些眼直,绿雅轩也有陪酒女郎,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啊!

    马奋有些不知所以的道:“枫少,这个……”

    在这个人人都装单纯的社会,陈凌只好装经验丰富,“呵呵,马奋,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怯场吧?”

    马奋摇头。

    陈凌就道:“那就别客气了,出来玩,一定要尽兴,开心!随意挑吧,你要知道,彭总一般可是不让她们出来招呼客人的哦!”

    说罢,陈凌就转头看向马明,“马明,怕不怕你的小玉吃醋啊?”

    马明怕得要死,可嘴上却撑强道:“怕她干什么!”

    陈凌:“那行,你们自己选吧!”

    正说着,陈凌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一眼来电显示,不由有些皱眉,走到一边接听起来。

    接完电话回来的时候,只见马奋和马明的身旁都坐了个女孩,其实他们还想再留下几个的,可是第一次和陈凌出来喝酒,也没敢太放肆。

    马奋见陈凌接了电话眉头仍皱着,不由就问:“枫少,有事吗?要不咱们改天……”

    陈凌摇头,“不用,不用,我一个朋友,听说我在这喝酒,非要过来不可!”

    马奋道:“那就让他过来呗,人多也热闹一些。”

    马明也识相的道:“是啊,多点人一起玩有气氛。”

    陈凌只好苦笑着拿出电话,回拨了过去,“我在白金贵宾间,你打车过来吧。”

    酒过三巡,陈凌的朋友到了,当人敲门进来的时候,马奋和马明都愣住了,这就是陈凌嘴里所说的朋友?

    来的人不是谁,而是刚和陈凌有了完整一腿的楚欣染。

    马奋两兄弟的父亲马兆坚在调往深城任职之前,一直是关外某区的局长,两人也曾在父亲的带领下去过楚汉中的家拜访,从而认识了楚欣染,后来在其他的场面也偶尔碰过几次面,所以对这位局长千金一点也不陌生。

    楚欣染进来看到马奋马明的时候,神情也有些错愕,“是你们啊,你们怎么会认识我家陈凌的?”

    你家陈凌?马奋和马明差点没把酒杯塞进嘴里。

    楚欣染侧是大大方方的走上前来,坐到陈凌的身旁,挽着他的手道:“我还以为有多紧要的事呢,原来就和他们喝酒啊,他们我又不是不认识,有什么不能来的!”

    陈凌苦笑,“你们以前认识!”

    楚欣染点头,“马叔和我爸是同事,我和马奋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

    马奋和马明讪讪的没应声,因为他们确实是被雷到了,而且雷得不轻。

    这个姓陈的,到底有什么魅力啊,前面把着一个****大小姐,后面把着一个红三代,中间还夹着一个局长千金!

    我了个去的,这也太强悍了吧!

    四人正说话间,陈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陈凌有些烦,今晚电话怎么这么多呢?掏出来看看来电显示,眼光又不由温柔起来,抱歉的对马奋两兄弟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马奋被雷得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忙道:“没关系,没关系!”

    陈凌也懒得再走来走去了,直接摁下接听键,“喂,寒涵!”

    丁寒涵打来的?在场的一女两男又愣了一下。

    “……”

    “我在外面,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呢!”

    “……”

    “放心,不喝太多,一会儿让小染开车你还不放心吗?”

    “……”

    “是啊,她在呢?你要和她说话吗?”

    “……”

    陈凌这就把电话递给了楚欣染,“丁寒涵的电话。”

    楚欣染有些幽怨的看一眼陈凌,不过还是拿过了电话,亲腻的叫了一声:“涵姐!”

    马奋两兄弟见楚欣染在接丁寒涵电话的时候,仍然还挽着陈凌的手臂,几乎大半个人都贴在陈凌的身上,当场又是被震得七荤八素。

    陈凌见两人呆呆的看着自己和楚欣染,不由就拍了拍楚欣染的手臂,示意她到边上去说电话。

    楚欣染竟然就听话的走开了,弄得马奋两兄弟又是一阵眼晕,赫赫有名的火美人,脾气出了名的火辣,在陈凌面前竟然没有一点儿脾气,还百依百顺?

    尼玛,这到底什么情况啊???

    陈凌见楚欣染走开了,这才拿起酒瓶,分别给马奋马明倒了一杯,然后道:“今晚我迟到了,下不为例,我先自罚三杯。”

    说罢,陈凌就一口气给自己灌了三杯酒,真个就像喝白开水一样。

    完了之后,见两人还看着他发呆,不由就笑问:“你们怎么不喝?”

    马奋和马明这才回过神来,干完了杯中的酒。

    陈凌再次给他们倒酒的时候,一边倒一边问:“马奋,现在在做什么行当?”

    马奋道:“还在搞以前的老本行,燃料!”

    陈凌疑惑的问:“燃料?”

    马明就抢着解释道:“就是向酒店,酒楼,饭店,工厂一类的供应燃烧类甲醇!”

    陈凌似懂非懂的点头,“做这个应该生意不错吧!”

    马奋苦笑,“原来还可以,现在就不好做了!”

    陈凌:“哦,怎么回事?”

    马奋没想告诉陈凌原由,正想搪塞两句就止住,可是马明已经抢过话茬儿,“还能怎么的,不就是我家老头子调了去莞城,人走茶凉,原来的老关系户通通都不再向我哥的公司要货,而关外现在几乎聋断了娱乐业的华怡集团跟我哥也没谈拢,生意就越来越不好了。”

    马奋猛瞪弟弟一眼,那意思明显是怪弟弟多嘴。

    瞧见哥哥的眼神,马明也意识到自己说太多了,赶忙端起杯子喝酒,不敢看马奋。

    陈凌听到马明说起华怡集团,心思一动,却不动声色的问:“马奋,你和华怡集团的合作怎么没谈拢呢?我听别人说,这华怡集团挺有实力的啊!”

    马奋点头,却脸带苦色的道:“我当然知道华怡的实力,可问题是他们结款的时间太久了,一般的厂子三个月结一次,我都很难做,现在华怡提出的条件更离谱,要五个月一结,这么一拖下去,我的资金链肯定运转不灵,所以谈了好几次,都没谈拢。”

    陈凌又问:“那你能够接受的条件是多长时间一结?”

    马奋道:“两个多月吧……呃,枫少你问这个干嘛?”

    陈凌笑笑道:“这样吧,这件事我做主了,三个月一结,怎么样?”

    马奋和马明又傻眼了,你作主?你以为华怡集团是你家开的啊?

    陈凌又问:“怎么样?三个月行不行?”

    马奋不知道陈凌说真还是说假,但三个月一结刚刚好是他所能承受的范围,现在做燃料的公司并不只他这一家,那些实力超雄厚的,别说五个月一结,八个月一结,甚至是一年一结都没问题的!所以他赶紧的点了点头。

    陈凌这就笑了笑,恰好这个时候楚欣染终于和丁寒涵煲完电话粥回来,陈凌接过电话拨了出去,也不和他打给了谁,只是轻声低语两句后,就挂上了电话,坐回来后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什么也没答应过的向马奋两兄弟劝酒。

    马奋和马明正如坠迷雾间,马奋的手机响了,掏出来看看,表情又是一滞,因为上面显示的是华怡集团拓展部陈副经理的电话,也就是一直负责和自己谈合作的代表。

    不是说五个月一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又打电话来呢?

    疑惑的接听起来,只一会儿,他的嘴巴就像是被塞了两个透明鸡蛋似的张大开来。

    “什么?陈经理,你说的是真的吗?”

    “……”

    “三个月?明天签约?”

    “……”

    “好,好,好,没问题,明天见,明天见!”

    挂上了电话,马奋仍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再看向陈凌的时候,已经惊若天人,“枫少,你……”

    陈凌淡淡的摇头,“没什么,我只是刚好和华怡的老总认识而已!”

    马奋激动得跟什么似的,忙给陈凌倒酒,语无伦次的道:“枫少,那个,我真的不知该怎么感激你才好,这个,嗯,医院那头的事你放心,我,我……反正你瞧好吧!来,喝酒,我敬你,我敬你!”

    马明看见一向都跟死鱼一样没有表情的哥哥竟然激动成这样,心知是陈凌给他解决了大难题,也赶紧的端起酒杯,殷勤的道:“枫少,我也敬你,我也敬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