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十五章
    小小手术乱人心

    住院部普外科,省附属医效益最好的几个科室之一医生和护士自然不像急外五科那般悠闲自在,常常都是忙得不可开交,有空死没空埋,当然,他们的奖金收入也要比其他科室要高许多这个早上,冯皮冬一如既往的忙碌,正在改医嘱下处方的当下,突然想起十六床的引流管还没拔,这就下意识的张嘴叫了声:“小陈……”

    话刚出口,一起围坐在大圆桌前的医生护士们纷纷抬起头,脸色微带愕然的看着他看到同事们这个表情,冯皮冬才猛然想起,前天七十五床家属来闹的时候,小陈同志大神威,采尼丝功夫连踢带打,三下五除二就把人给震退了,然后昨天一早,七十五床的家属竟然来给柯主任赔礼道歉,弄得大家都莫名其妙,不知所以不过,不管这其中有何缘由,有一点大家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小陈……不,陈医生是个绝对不简单的角色,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的话,还是不要对人家呼呼喝喝,支来使去的好当冯皮冬醒起小陈已经变成了不是自己随便可以支使的陈医生的时候,刚喊出“小陈”两字的他表情极为尴尬,不过左右观望一阵,却现小陈并不在科室里,心头稍定,却又有些疑惑,好像今儿个一早上都没有看到他呢咦?会两手三脚猫功夫就装起大爷来了,连班都不上了?

    冯皮冬就问旁边的费光明,“哎,老费,那个陈凌怎么没来?”

    费光明乐了,“冯医生,你还不知道吗?他被调去门诊坐诊了。”

    “坐诊?”冯皮冬吃了一惊,疑惑的问:“他一个半年时间还不到的住院医,去坐嘛的诊啊?咱们普外科的门诊不是要专家教授级以上的医师才有资格坐的吗?”

    费光明却仍是一派淡定,语气平淡的道:“按理说是这样,但凡事也有例外的。”

    冯皮冬想了下,酸溜溜的道:“哦,我明白了,主任肯定是因为这小子替他出了头,所以才派他这么一份好差事。”

    “好差事?”费光明不屑的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冯医生,你忘了,这个陈凌来之前,主任不是私下里找过我们,虽然他没有明说,不明暗示过,他不喜欢这个人吗?”

    冯皮冬摆手,“老费,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不同了啊!”

    费光明再次摇头,“我看未必,你想啊,普外科四个门诊,三个门诊坐的都是专家,教授,副主任,他一个小小住院医,去了那里不照样是坐冷板瞪,依我看啊,主任这是变着法的晾起他。”

    冯皮冬想了想,不由恍然:“我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费光明凑了过来,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道:“我刚刚问了下楼下挂号处,今天早上普外科门诊病号有一百多人,挂陈凌那个门诊的仅仅只有一个。”

    冯皮冬睁大了眼睛,“没搞错?只有一个?”

    “没搞错,就是一个”费光明幸灾乐祝的笑笑,然后又道:“冯医生,你忘了,我家小姨子就负责挂号处呢,那还能有错。”

    冯皮冬想了想,摇头道:“这也不可能只有一个啊,随机病号那么多,不是每个病号都事先了解坐诊的是什么大夫的。”

    费光明只是神秘一笑,不解释。

    看着他诡异的笑意,冯皮冬突然醒悟过来,指着他道:“哦,我知道了,你那个小姨子在挂号处,你肯定是让她……”

    费光明轻笑着打断他,“哎哎,冯医生,大家心照就好了嘛,说出来就没意思了不是。”

    “那是”冯皮冬点头,猬琐的朝他挤挤眼,“老费你这一手可真够狠,那小子这回肯定是没戏唱了。”

    戏,还是有得唱的怎么唱,唱大还是唱小而言罢了此时此刻,在普外科门诊手术室“割皮取石”手术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这是一台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术,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技术可言,所以陈凌把主刀权彻底交给了杜蕾歆值得一提的是,杜蕾歆也确实值得陈凌托付这个女学生虽然年纪不大……呃,就算不大好像也比陈凌大一些外表看起来斯斯文文,秀秀气气,尤其还带着副眼镜,看起来就是弱不禁风,但这一切都只是表面现象罢了,这位初出茅庐实习女医生,用艺高人胆大来形容,那是一点也不为过的当她得知陈凌把这台手术完全交给她的时候,呵,那高兴的劲儿,犹如中了福利大彩似的,差点没一蹦三尺高备皮的工作,自然是护士刘诗雅的做的这个工作也不算复杂,无非就是把手术部位周围的毛全部清理干净,然后再仔细消毒就可以了这种事情,刘诗雅也不是一次做了以前刚开始做护士的时候,她或许会脸红,可是久而久之,她就有点麻木了只是这一次,当着陈凌的面对病人备皮,而且还是这么个关键的部位,她不但脸红了,甚至心都跳了,手也有点抖看到带着帽子与口罩只露着眼睛与部份额头的刘诗雅的额上正在渗汗,陈凌就温和的安慰道:“别紧张,没关系的。”

    被他这么一说,原本就紧张的刘诗雅就紧张了,刮胡刀抖了一下,差点没刮出血来幸亏此时民工大叔表错情的连嗯了几声,才稍掩她的尴尬刘诗雅紧张,民工大叔紧张,如果早知道备皮是这样的话,他情愿自己来啊,让一个大姑娘握着自己那玩意儿来摆弄……多寒碜人啊不过说实话,民工大叔确实是老实厚道的,当然也可以说是畏缩胆小,因为要换了坐在那里的是陈凌,被刘诗雅这样摆弄,不出三秒钟就会雄纠纠,气昂昂,独眼怒睁了,哪会像大叔一样,缩成一团,像毛毛虫似的好容易,备皮消毒完了,民工大叔的脸也红得变成紫色了,刘诗雅带着口罩虽然看不出什么表情,但额上却是一头虚汗,而陈凌竟然还很好心很该死的掏出纸巾来给她擦汗,直弄得她的双腿一阵阵软,停下来的时候,仿佛是经历了一场大战般,像鱼似的张嘴大口大口呼气刘诗雅一退场,杜蕾歆就意气风的上场了这妮子可不是盖的,动作粗鲁又直接,一上来带着手套的手就握住了民工大叔的那玩意儿,直瞧得刘诗雅与陈凌有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互顾了一眼,随后两人都不约而同的脸红了,赶紧的别开目光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杜蕾歆却没有脸红,甚至是连眼都不眨一下,一握紧,局麻针就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打了下去,等了一阵,麻醉剂的效应一起来,她就动作开了,各种器械犹如耍杂技一般在她手中翻飞着,快,干脆,利落,准确,敏捷……整个手术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整个手术做完下来,仅仅八分钟直把刘诗雅看得目瞪口呆,而陈凌也是频频点头,这妮子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极具外科手术的天份,用心调教一下,假以时日,绝对是一把好刀手术完了,麻醉过了,抗感染输淮也结束了,民工大叔准备拿药回家,陈凌却拦住他道:“大叔,按时服药,不要碰生水,三天后回来复诊,如果可以,你让大婶也跟着来一趟。”

    民工大叔睁大眼睛,“让她来干嘛,她又没长这玩意儿。”

    陈凌有些哭笑不得,“你这个病,容易藏污纳垢,不但自身容易引起炎症,会让大婶也跟着受累所以为了你好,大婶好,还是让她来一趟比较好,有病咱治病,没病咱买个放心,况且又不贵。”

    最后一句,明显把大叔说动了,点点头,“好咧!”

    送走了民工大叔,三人不约而同的长呼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