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  一炮而红的希望

    汪副主任“行动不便”。

    两个老专家又看不完那么多病人。

    这对陈凌来说,那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错过了这个村,绝对不会再有那个店!

    如果这一炮不能打响,那接下来的时间陈凌可能还要坐冷板凳,因为汪副主任不可能天天都“行动不便”。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道理陈凌完全明白,所以他极为热情的把拥挤在门前的病号通通都让进了自己的那个办公室。

    面对着吵吵嚷嚷的众人,陈凌没有觉得烦燥,恰恰相反,这个时候的他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温和与耐心,因为出场的机会终于轮到他了。

    只是,他受得住这乱嗡嗡的杂乱却不代表别人可以,刘诗雅与杜蕾歆都是一副不堪其扰的表情!尤其是杜蕾歆,她最受不得的就是这种乱七八糟的场面,顿时就忍不住喝起来:“不要吵,吵什么……”

    “蕾歆!”陈凌低喝了一声,止住了杜蕾歆后,这才心平气和的对众人道:“大家请稍稍安静一下,不要急,一个一个来,请放心,我可以向大家保证,不看完大家的病,我绝不下班!”

    这语气,有点假!

    这态度,也有点做作。

    不过还别说,病人们就吃这一套。

    他的话一出,乱糟糟的办公室立即安静了下来。

    杜蕾歆见状,暗暗说了个服字,然后开腔道:“大家按照挂号顺序,轮到谁就谁先看,别的人在外面等!”

    “哎!”陈凌赶忙的又喊了一声,摆手道:“不用,不用,大家就在这等吧,时间有限,谁是第一个!”

    “我,我先的!”一个声音从人群中响起,然后一个西装革履却斜肩缩脖的人一脸痛苦表情的从外面挤了进来。

    陈凌点点头,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挂号单与病历本,挂号单虽然明显是挂的普外科诊室,不过陈凌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怎么不舒服了?”

    这可以说是一句废话,因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位是脖子不行了,不过陈凌循例还是要这样问的。

    那西装男立即就指着自己的脖子道:“这里,落枕!”

    落枕,广省地区也称“训矮颈”。这种病无非两种原因。

    一是肌肉扭伤,如夜间睡眠姿势不良,头颈长时间处于过度偏转的位置;或因睡眠时枕头不合适,过高、过低或过硬,使头颈处于过伸或过屈状态,均可引起颈部一侧肌肉紧张,使颈椎小关节扭错,时间较长即可发生静力性损伤,使伤处肌筋强硬不和,气血运行不畅,局部疼痛不适,动作明显受限等。

    二是感受风寒,如睡眠时受寒,盛夏贪凉,使颈背部气血凝滞,筋络痹阻,以致僵硬疼痛,动作不利。

    陈凌站起来,轻抚着他斜着的颈部就要开始检查,可是手刚一挨西装男的脖子,西装男就哎哟哎哟的连声叫了起来,“医生,你轻点,好痛,好痛啊!”

    陈凌眉头微紧,“脖子能摆正吗?”

    西装男想摇头,可是脖子还没动,他已经痛得龇牙咧嘴,“不能,一点都动不了!”

    陈凌微微点头,看来这个落枕可比一般情况要严重一些呢。

    西装男哭丧着脸道:“医生,你有没有办法能让我快点好起来啊?”

    众人听了这话不由摇头,落枕虽然算不上什么大病,可是一旦犯上那可是很糟罪的,快则三五天能好,慢则一两个礼拜都不缓不过来的。

    谁曾想,陈凌却是平和的问:“你想多快好啊?”

    这话把众人听得一愣,那西装男就赶紧的道:“越快越好,最好就是明天早上。”

    陈凌:“这个嘛……”

    西装男又赶紧的道:“大夫,你想想办法,我明天有两个非常重要的见面会,一个是要见女朋友的家长,另外一个是要代表公司和外商恰谈,这两件事,一件关系到我的婚姻家庭,一件关系到我的事业前途,所以请你帮帮忙,想想办法好吗?”

    众人这才恍然,难怪一个落枕小症就跑大医院来了呢,原来是这样啊!

    明白了缘由,大家都很同情这年轻的西装男,不过同情归同情,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落枕也不是你想好想好就能好的。

    只是,谁都没想到的是,那个年轻医生竟然点头,说了句雷倒众人的道:“行,我马上就让你好起来!”

    众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可是看到别人也是一副惊愕的表情,才明白这医生真的这样说了。

    小母牛敢开战斗机,不是这么牛逼吧?

    随后,陈凌却没理会众人惊愕的表情,只是走到西装男的面前问:“有点痛,你能忍得住吗?”

    西装男想点头,可是脖子动不了,只能机械的看着陈凌,“大夫,为了下半身性福,我能忍!”

    陈凌颌首,抬起他的两手,放到自己的腰间,然后一手托着他的头,一手在他僵硬的颈脖间缓缓的揉了起来。

    西装男痛得嘴角都抽了,却硬是死死的咬着牙,一声也不出。

    陈凌的一只手,五指灵动,极有节奏的在西装男的颈脖间上下游走,或按,或点,或压,或拿,或挤,或捻。

    不知是确有奇效,还是心理作用,西装男感觉自己脖子的僵硬与疼痛感没有那么严重了。

    约莫是几分钟后,陈凌的一只手一收,换成是双手扶着他的脑袋。

    西装男一见这个手势,心里就是一惊,忙道:“医生,别,很痛的!”

    陈凌温和的道:“别害怕,放松,放松,放松。”

    一边念着如催眠曲一般的话,一边轻轻的,柔柔的扶着西装男的脑袋摇摆起来。

    没有意外,果然很痛,不过西装男没有惨叫,因为这种疼痛已经是他可以忍受的范围。

    陈凌缓缓的摇摆着西装男的脑袋,先是顺时针,然后是逆时针,仿佛是耍太极一般。

    旁观的众人虽然感觉有那么点新鲜,但更多的还是不耐烦,你这摇来摇去的,到底要摇到什么时候,有完没完啊?

    正当有人忍不住要发问的时候,陈凌的双手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用力一拧。

    “喀嚓嚓”一声恐怖的响声从西装男的脖子上传出来。

    完了?

    这下是真的完了?

    西装男的脖子被拧断了?

    有人忍不住惊叫,有的人忍不住捂住了眼睛。

    只是当他们再次定下心神的时候,却发现那西装男竟然屁事都没有,而且还在自己活动着脖子。

    一场嘘惊下来,不知道身为当事人的西装男是何种感受,反正众人都是出了一层冷汗,当他们看到西装男活动一下后,那年轻的医生又双手托住西装男的脑袋,不免再次心惊胆颤。

    大夫,别再吓唬人了成吗?万一你失手把人家的脖子真的拧断了呢?

    “喀嚓嚓”没等众人祈祷完,西装男的脖子又响起了一阵骨折似的响声,陈凌换了一个方向又给他来了一下。

    完了之后,陈凌掏出了针盒,取出三根银针,直取肩外俞,后溪,风池等三个穴位!

    总共不到十分钟吧,陈凌起针,然后淡淡的问:“感觉怎么样了?”

    西装男前后左右的活动了下自己的脖子,又惊喜又佩服又感激的道:“不怎么疼了,大夫,你太厉害了,我真是不知该怎么感激你才好!”

    陈凌置之一笑,刷刷地开了张处方给他,“回去按时服药,并用热毛巾在患处敷一下,明天醒来应该就没太大问题了。”

    西装男感激不尽的道:“大夫,谢谢你了!”

    陈凌摆摆手,很有名医范儿的道:“下一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