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一炮而红的希望

    陈凌的话音一落。

    一对三十来岁的夫妻带着个小男孩走上前来。

    小男孩四五岁那样,长得胖乎乎的,虎头虎脑极为惹人喜爱。

    只是此刻脸上却还挂着明显的泪痕,泪眼汪汪的让人有些心疼。

    看见穿白大衣的陈凌后更是怯生生的往母亲怀里缩。

    陈凌冲他扮了个鬼脸,接过挂号单和病历本后循例的问:“怎么不舒服了?”

    小男孩的父亲面露焦急的道:“大夫,我这孩子肚子下面长了个大包,你给我看看怎么回事?”

    陈凌点点头,站起来走到简单检查床前朝小男孩的父亲招手,“来,把他抱过来躺下我看看!”

    小男孩一见要上床,明显不愿意,他的母亲赶紧的哄他,谁知不哄还好,一哄他的嘴巴一咧,“哇”一声哭了起来。

    陈凌见状,也跟着走上来哄他,毕竟他也是快要做父亲的人了,谁知道他不上来还好,一上来小男孩哭得更厉害了,仿佛是被陈凌吓到一样。

    陈凌若微有些委屈,心说我有这么可怕吗?

    看着哭得没完没了,上气不接下气的小屁孩儿,陈凌真想冲他吼一句:哭什么,再哭把你卖了!

    杜蕾歆看着陈凌红一阵白一阵的尴尬,不由得窃笑,心说你也有使不上力的时候呢!这就走了过来,手上变戏化的掏出一根棒棒糖递到他面前。

    小男孩一看到有美女姐姐,还有糖,立即就不哭了。

    杜蕾歆把棒棒糖的包装纸剥了,放到他面前道:“给,不哭了哈!”

    小男孩伸出舌头舔了舔,眉头却皱了起来,“怎么不是巧克力味的?”

    陈凌大倒,有得你吃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

    杜蕾歆却很有耐心的道:“巧克力吃了会发胖,草梅味比较好。”

    小男孩仍有些不乐意,不过还是拿着棒棒糖舔来舔去。

    杜蕾歆就趁势道:“你乖一点,让这个叔叔给你检查一下好不好!”

    小男孩想也不想的摇头,“不好!”

    杜蕾歆变戏法的又掏出了一根棒棒糖,“你让叔叔检查,完了之后我这个也给你好不好?我这个可是巧克力味的!”

    陈凌上上下下看着杜蕾歆,眼睛有点大,真没看出来,这妮子身上还藏这么多好吃的。

    小男孩看到又一根棒棒糖,而且还是巧克力味道,眼睛立即亮了,不过小眼睛转了转后却道:“让他检查一下也可以,不过姐姐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哟荷,这才多大一点的孩子啊,竟然学会谈条件了?陈凌很认真的想了下,只想出了“人小鬼大”这四个字。

    事实也证明,这孩子不但人小鬼大,而且还是非同一般的人小鬼大。

    “旺仔,你……”小男孩的父亲看不过眼了,立即就要张嘴呼喝他。

    杜蕾歆却摆摆手,止住了小男孩的父亲,柔声问:“什么条件啊?”

    小男孩一边吃着棒棒糖,一边道:“姐姐你要是能把那根棒棒糖给我,顺便做我的女朋友,我就让那个怪蜀黍检查!”

    我了个去的!

    陈凌惊得差点没把听诊器给吃下去!这倒霉孩子,你可真敢啊,这话我都不敢说呢!

    杜蕾歆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敷衍的应道:“等你长大了,姐姐就做你女朋友怎样?”

    小男孩立即拿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指,“那咱们拉钩!”

    杜蕾好气又好笑,但还是伸出小指和他勾了勾,“好,拉钩!”

    小男孩很庄严的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完了之后,小男孩终于笑了,十分天真无邪的样子!

    不过在陈凌看来,这小子可不是一般的邪恶呢!

    杜蕾歆从了那小男孩,这就道:“好了吧,我已经答应你了,也跟你拉钩了,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哦!”

    小男孩点点头,把嘴里吃了一半的棒棒糖吐出来,递给他母亲,“妈妈,你先帮我拿着!”

    母亲接过满是口水的棒棒糖,慈爱的轻摸一下他的头。

    小男孩这就转身,一副英勇就义的神情走向床边,然后在父亲的帮助下上了那张床。

    费了半天劲,终于让小男孩脱下裤子后。

    杜蕾歆和陈凌凑上去看看,一眼就看到了小男孩父亲所说的那个包。

    靠近腹股沟的部位,膨出好大的一团,表皮薄脆,紫红色的一大团。

    陈凌和杜蕾歆互顾一眼,立即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不是什么包,这是疝,俗称“疝气”,是外科的常见病之一,疝常发生在腹部,故又称腹部疝!

    腹部疝的形成是因肌肉薄弱或开裂的区域,导致脂肪组织和肠等人体器官通过这个位置向外膨出。

    腹部疝又可分为腹外疝和腹内疝,腹内疝少见,腹外疝更为多见!

    小男孩这种就属于腹外疝,而且是极为严重的那种。

    陈凌检查完了之后就问小男孩的父亲,“这个膨出的疝能自动复位吗?”

    小男孩的父亲摇头,“不能!”

    小男孩的母亲也赶紧道:“不但不会复位,还不能碰,一碰他就说疼!”

    陈凌点点头,询问起其他的症状。

    杜蕾歆在一旁听着,并作着记录!

    不过杜蕾歆心里很清楚,不管是什么原因引起这腹部疝,保守的治疗方法无非两种,一是药物疗法,二是疝气带的疗法。

    药物疗法,是通过药物来缓解腹胀、腹痛、便秘等症状,从而使疝气减轻。但不足之处是不能控制疝的膨出与还纳。

    疝气带疗法,是用专门针对疝部位做出的带,穿在身上能迅速阻止疝的凸出,从而能有效阻止疝气发展,不过这种方法只能对可复性小肠疝有用,小男孩这种,明显是不可复的。

    所以,杜蕾歆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腹部疝必须得做手术不可,除了手术没有别的办法可以治疗。

    不但他,就连旁边围观的人都一致认为,这个小男孩必须得开刀不可了!

    不过,让谁都没想到的是,陈凌检查完了之后竟然蹦出一句:“问题不大,治疗一下,三天就可以好了!”

    问题不大?

    三天就可以好了???

    错觉,一定是错觉!

    众人都忍不住揉眼睛,掏耳朵,就连杜蕾歆也一脸错愕的看着陈凌。

    陈凌原本也想解释明白清楚一点的,不过今天情况有些特殊,不想装逼都得装一下,不然怎么一炮打红呢?

    “蕾歆!”陈凌唤了一声。

    “哦,哦,我在!”还在发愣的杜蕾歆赶紧的答应一声。

    “你去取一条疝气带来!”陈凌吩咐道。

    “疝,疝气带?”杜蕾歆反应不过来了,这是不能还纳的腹部疝,疝气带根本不能起作用,乱来一通的话要出人命的,所以她就犹犹豫豫的道:“老师,那个……”

    “让你去,就去!”陈凌说了一句,然后双手合十猛的一通搓,搓了两三分钟那样就双手齐齐放到了小男孩的腹部上,缓缓的游走揉压起来……

    陈凌竟然在小男孩的腹部推拿起来!

    天啊,又是这招!?

    地啊,又耍太极!?

    难道太极手真的是万难的吗?

    众人只感觉一阵阵眼晕,他们来看的是普外科,怎么弄得像是在看特色中医了!

    有句话说得很好,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

    同样的道理,不管中医西医,能治好病的就是好医生!

    尽管大家都感觉这个大夫有点怪,但他们还是睁大眼睛看着。

    没多一会儿,众人就瞧出陈怪了。

    “咦,你们看那个疝团,是不是好像小了?”

    “小了吗?我怎么没感觉?”

    “刚才不是像菠萝包一样的吗?现在变成叉烧包了?”

    “好像,是啊?”

    “是真的,真的小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

    随着陈凌的一双手缓缓的游走,人们奇迹一般看到,那原来膨出那个腹部疝竟然在慢慢的缩小。

    最后,当陈凌停下手来的时候,疝消失了,小男孩的腹股沟恢复了原来的平坦,虽然原来腹部疝所在的位置还有些紫红,但相对于原来,已经可说是大好特好了!

    一双手,随便推拿一下,腹部疝就消失了。

    如果不是众人亲眼看到,绝不会相信这是事实,然而它就是那么无花无假的在眼前发生了,让人不信都不行。

    奇迹,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奇迹。

    当杜蕾歆拿了疝气带回来的时候,看到那个巨大的腹部疝消失了,也是当场呆住了。

    陈凌拿过他手中的疝气带,给小男孩穿上,系紧,然后就坐下来,刷刷的开处方。

    开完之后,顺手一撕就递给了小男孩的父母,“这个药,你们去中药房拿,回去之后,文火慢熬,熬成凝胶之后放凉,然后敷到这个疝的位置,三天,包好!”

    那小男孩的父母这下是彻底傻眼,连感激的话都忘了说。

    陈凌见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随便手一挥:“下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