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章
    ?  一炮而红的希望

    刚来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年纪轻得像个学生一样的医生,不会太有料。

    直到陈凌用太极手把那西装男的落枕治好的时候,大家都没太大的感觉,无非就是觉得这医生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不中用罢了。

    当那小男孩的腹部疝在陈凌的手中奇迹般消失的时候,众人才感觉这年轻医生的神奇,看病的热情瞬间爆涨开来,之所以会因此,那自然是对陈凌的医术多少已经有了信心。

    再往下看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眼前这医生不是小母牛乱窜偶尔牛逼一下,而是一群小母牛过桥,牛逼一个接一个!

    第三个病号,三十岁左右的女人,装扮得体,风韵极佳,属于那种乍看不咋地,却是越看越有气质,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有女人味的那种。

    陈凌虽然没有熟女情结,但是也相当喜欢这种气质型的女人,所以原本平和的态度更多了一丝……温柔!

    是的,在身旁的杜蕾歆看来,老师的眼中就是多了一股平时少见的温柔。

    她喜欢老师这种柔和的眼光,可惜的老师从来不会这样看她。

    相反的,在陈凌的眼里,她往往会感觉到一种慈爱,像是个父亲对女儿的慈爱。

    想到这点,杜蕾歆不由打了个寒颤,什么父亲对女儿,哥哥对妹妹好不好!

    当陈凌的声音在诊室里响起的时候,走神的杜蕾歆才赶紧的打住心中的胡思乱想,认真的倾听起来。

    陈凌对女人作了个请坐的资势,然后才道:“你好,请问有什么不舒服?”

    女人回头看了众人一眼,有些腼腆与羞涩。

    看到她这个表情,陈凌不由愣了一下,不会是……痔疮吧?

    在普外科肝胆胃肠各种疾病是最常见的,而痔疮也属于普外科的一种。

    女人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原来她是某国企单位的职工,昨天单位组织去市二医体检,她被检出了膀胱结石。

    据她自己形容,结石只有一个,不过却有鹌鹑蛋大小!

    主诉完之后,她就昨天的b超单x光单及其它化验单一股脑的递了上来。

    陈凌拿起b超单看看,上面的照片果然提示有一个3大小的圆型结石,x光的结果提示,这是个密度质地相当高的结石,而且这么大,想要靠排石药物排出来,一点不现实。

    既然不能保守治疗,那办法只剩一个,那就是手术。

    这一点,绝对是不争的事实。

    别说只是一个年轻的医生,就算是汪副主任,甚至是前面那两个诊室早已经下班的专家,都只能选择手术方案。

    女人在得知自己有这么大一个结石的时候,也做足了开刀的准备,这次来省附属医,就是想询问一下手术方案,费用,还有住院时间等等。

    不过很奇怪,在女人主诉完了之后,陈凌仍然没开腔,只是拿着检查结果认真的看着,仿佛在思考什么。

    女人就忍不住问:“医生,我这个手术对生育有什么影响,因为……我正准备要孩子,所以很担心这个问题。”

    陈凌抬起头,神情有些许微愕,“谁和你说这病要做手术了?”

    此言一出,女人当场木激了,大家也都呆住了。

    看着女人脸上茫然又迷惑的神情,陈凌轻笑道:“不用担心,没有多大问题。”

    又是没有多大问题?

    难道这样的病你也能当场妙手回春吗?

    女人不解,众人也不解,就连杜蕾歆刘诗雅都搞不懂陈凌为什么这样说。

    女人终于忍不住心头疑惑,不太确定的问:“医生,我这个病,不用手术吗?”

    陈凌摇头,肯定的道:“用不着!”

    这么大的结石,不用做手术?那怎么治啊?

    正在众人发愣间,陈凌走到了简易检查床前,向女人招了招手,“来,躺到床上来!”

    女人心里七上八下的走过去,尽管她很想问“医生,你想干嘛啊?”,可是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合作的躺到床上。

    看到女人紧张的双手抓住床单,陈凌安慰道:“别紧张,一会儿就好了!”

    被这么多男女老少眼睁睁的看着,能不紧张吗?尤其是到现在为止,女人仍不清楚这个年轻的医生要干嘛呢!

    当众人看到站在床边的陈凌又开始双手互相磨擦的时候,不由又瞪大了眼睛。

    医生,你该不会是又要用太极手吧?

    你这太极手真的是这么万能吗?

    陈凌一边磨擦着自己的双手,一边对女人道:“你把衣服拉起来,把裤头放松,裤子稍微拉下一点。”

    女人听了这话,心中猛地一颤,迟疑的回头看了一眼围观的众人,只见一班大老爷们通通都把眼睛睁得更大,她的脸就刷地一下红到了耳根后。

    陈凌见状,就冲刘诗雅使了个眼色。

    刘诗雅会意,赶紧的上来把隔帘拉开,围住了检查床。

    被野被布帘隔开了,女人才稍稍心安,毕竟眼不见为净了。

    只是那班想看好戏的男人们却是有些懊恼和失望。

    陈凌这就对大家说,“不好意思,大家请稍等一下,如果肚子饿的,可以先去吃饭,中午我会一直在这儿的!”

    病人们忙不迭的说“好,好!”“不碍事,不碍事!”,不过却没有一个人离开办公室。

    陈凌向他们点点头,这就进了隔帘,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隔帘内的检查床,陈凌进来后发现女人还是衣服整齐的躺在床上,不由就道:“来,把衣服撩起来。”

    女人有些犹豫与害羞,但最终还是把衣服拉了起来。

    陈凌又接着道,“把裤头解开,拉下去。”

    女人咬了咬唇,微闭上双眼,把裤头解开,拉下拉链,往下褪了一点,然后问道:“医生,这样可以了吗?”

    陈凌抬眼看看,腹部的肌肤虽然已民经露出了白花花的一片,但这样的体位明显不够理想,于是就把手轻点到她脐下三寸的位置,然后解释道:“结石的位置是在这里,所以裤子的位置最少得拉到这个位置以下。”

    女人抬起头一看,脸上更红了,因为那个位置,自己不露点,也得**啊。

    看到女人不好意思,陈凌就经验丰富的道:“大姐,没关系的,医患之间,不分男女的。”

    这话女人极不赞同,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咱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凭啥让你看啊?只是再琢磨一下,她又自己把自己说服了,凭什么?不就凭人家能治自己的病吗?

    女人忸怩好一阵,终于还是按照陈凌的要求,把长裤连同里面的内裤往下褪。

    双手停下来的时候,这才有些羞愤的问:“医生,这样可以了吗?”

    被他的双手一贴上来,女人情不自禁的就是浑身一颤,仿佛是被烙铁给烫了一下似的,不过那感觉不是痛苦,而是舒服,说不出口的舒服。

    陈凌的双手在女人的小腹部开始游走了起来,那动作缓慢而温柔,仿佛不是在给病号做推拿,而是在给自己的女人做按摩似的。

    一旁的杜蕾歆看着看着,脸就不自觉的红了起来,这动作实在是……太那个啥了。

    情不自禁的斜眼偷偷瞧了陈凌一眼,这一看她却被吓了好大一跳。因为此刻陈凌的脸上不是一副猪哥流口水的猬琐状,反倒阴沉的紧皱着眉头,脸色也十分的苍白,额上更不停的冒出汗珠。

    杜蕾歆被吓得不轻,赶紧的问:“老师,你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躺在床上正被揉得欲生欲死,魂不守舍的女人也被声音惊醒,抬眼看一下陈凌,也是不由吃了一惊。

    陈凌摇摇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给女人做推拿,待感觉她的整个小腹都热起来后,这就张嘴有些吃力道:“反转过来,趴在床上。”

    女人再次胡疑的张开眼睛,却发现陈凌此时的脸色更白了,满头大汗,白大衣里面的衬衣也已经湿透了,不由就问:“医生,你没事吧?”

    陈凌摇头,“没事,放心,一会儿就好了!”

    女人这会儿终于意识到,这个医生给自己做的治疗恐怕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与轻松了,所以什么都没再说,赶紧乖顺的反转过来,趴在床上。

    女人虽然有三十岁了,可是并没有生育过,身材还保持着极为青春的状态,加上皮肤又白,半摭半露的臀瓣极为诱人。

    不过这会儿陈凌却是没心情去欣赏了,缓缓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就一掌轻轻的拍到了女人的臀后。

    女人皱了一下眉,因为她感觉自己体内好像有什么散裂了似的,可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

    紧接着,陈凌合并两指,在她的腰和臀之间连点了几下。

    没一会儿,女人就脸红耳赤,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支支吾吾地叫道:“医生,我想……我……”

    陈凌点头道:“我知道,赶紧去吧,最好就是用些力!”

    女人点头,赶紧的从床上坐起来,急急忙忙的系裤子。

    在她下床来就要往厕所跑的时候,陈凌却从床底下抄出一个新的便盆递给她,“拿这个去,尿里面!”

    “啊?”女人吃了一惊,心头疑惑,可此时下面急如水火,实在没有心思多问了,赶紧的抢过便盆往洗手间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