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一炮而红的希望

    女人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手里端着那个便盆,脸红红的,很是不好意思。

    陈凌往那盆子里看一眼,小半盆淡黄色液体,有点眼晕,让你装着,你还全装起来了。

    女人端着那个便盆,也不知该不该放下,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问,“医生,我这……”

    陈凌朝边上的一张操作台指了指,“放那儿吧!”

    女人赶紧的放到那里。

    陈凌这就走上前去,仔细的观看起来。

    女人见陈凌盯着自己身体里的排出的液体瞧个不停,脸上的表情极为尴尬,可让她更尴尬的是那些在排队等候的人见陈凌看得这么起劲,纷纷的凑上前来看热闹。

    众人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些淡黄的液体底下正沉着六块灰白色的物体。

    陈凌道:“诗雅,你去取一个弯盘及一把镊子给我!”

    刘诗雅点头,赶紧的去取了器械过来。

    陈凌接过摄子后,这就把里面的东西一块一块的夹到了弯盘中。

    东西夹出来后,众人才发现,这就是石头,已经四分五裂的灰白色石头。

    陈凌把这些石头全都夹出来后,拿着镊子在弯盘里拼凑组合起来,没一会儿,一个如鹌鹑蛋大小的灰白色石头就完整的拼凑了出来。

    不用问,这颗石头就是女人从身体里排出来的石头了。

    看到这个情影,所以有都惊呆了,愣愣的看那颗石头出神。

    女人也呆住了,原来的时候只是隐约感觉这次小便不太对劲,匆忙之间并未认真细看,直到这会儿看到这颗石头才彻底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医生,这,这个……”

    “是的,这个就是你膀胱里面的石头,因为原来的时候体积太大,无法从尿道里排出,所以我就用中医手法把它震碎了,然后再用穴位刺激法促使它排出来!”陈凌解释道。

    他的声音不大,语气平和,但落在众人的耳里,却如钟鼓巨鸣,震得他们呆若木鸡。

    你能把石头震碎,那还要激光碎石机干嘛?

    你能通过穴位刺激使得石头排出,那还要什么排石胶囊排石颗粒啊?

    这,实在太强悍了!

    这,也实在太逆天了!

    这,更实在太难让人相信了!

    这,简直是小母牛见红,牛逼得一塌糊涂嘛!

    众人再看向陈凌的时候,已经惊若天人,被他的医术折服得五体投地再四脚朝天了!

    这是名医……

    不,这可是神医啊!

    那女人也高兴欢喜得差点当场落下泪来。

    她原以为自己这次肯定难逃开刀的伤痛了,没想到却是如此轻松,完全没有半点痛苦的就把疾病给解决了。

    “医,医生,我,我,我谢谢你了!”女人激动得语无伦次,最后竟然蹦出一句:“我请你吃饭吧!”

    陈凌笑了,摇摇头,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谢意我领了,吃饭就免了,如果真的想谢我,那就给我多介绍几个病号吧!”

    女人一个劲的点头,“我一定会的!”

    陈凌不以为意,开了张b超申请单递给她,“你先去做b超,看看有没有残留的结石!虽然我觉得应该是没有了,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检查一下比较放心。”

    女人忙不迭的应道,“好,我这就去!”

    陈凌这就挥手,冲众人道:“下一个!”

    一旁的杜蕾歆想起陈凌刚才苍白的脸,这会儿看看,发现他的脸色仍然不是那么好看,这就道:“老师,你是不是先休息一下!”

    陈凌看了看办公室还等着的十来个人,摇摇头道:“不用了,大家都还在等呢!看完再休息吧!”

    这次上来的是一个十**岁的女孩儿,由她的母亲带着来的。

    这女孩看起来极为文静秀弱,脸色也很苍白,没有少女常见的那种浅红与润泽。

    陈凌接过病历本与挂号单,然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凳子,“请坐吧!”

    女孩并没有坐,只是看着自己的母亲。

    那中年女人就坐了下来。

    陈凌有点闹不明白了,这看病的是母亲还是女儿呢?病历本上不是写着陈冬梅,女,十八岁吗?怎么坐下来是个中年女人呢?

    正疑惑间,那中年女人低声道:“医生,能不能进借一步说话。”

    陈凌不解,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的呢?刚才那个国企的女人都没有避让什么的。

    不过看见这女人时不时看向自己的女儿,又回头看向等候的那班病人,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陈凌这就站起来道:“好,你请跟我来!”

    陈凌领着中年女人进了诊室的里间。

    这是一间值班房,方便医生中午和晚上值班休息所用的,但里面的陈设远不如急外五科那么齐全与豪华,只有一张单人床,一个写字台,再往里是个小小的洗手间,除此之外,别无它物。

    陈凌请中年妇女在桌边坐下,这才道:“阿姨,这里没有别人了,有什么尽管说吧!”

    中年妇女就道:“我这个女儿从小体弱多病,前一阵子闹肠胃炎,又拉又泻,在市人民医住了十来天,好不容易好了嘛,可是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又……”

    陈凌疑问:“又怎么了?”

    中年妇女其其艾艾的道:“就是她上厕所的时候,不知道是太过用力,还是怎么的,她有一小截肠子脱出来了,到现在还没有缩回去。”

    陈凌恍然,难怪刚才让那女孩坐的时候,那女孩不坐呢,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中年妇女所说的肠子脱出来,就是普外科极为常见的脱肛,说正式一点就是直肠脱垂。

    这种病好发于五岁以下的儿童,男女发病几率相当,随着年龄增长,多可自愈,但也可见于体虚多病的小儿,老年人,新产妇,长期泻痢,病久体弱,营养不良,气血衰退等等的患者,像是眼前这个女孩,应该就是因为肠胃炎引起久泻久痢而使胃肠功能紊乱,使直肠膜下层组织松驰,黏膜与肌层分离导至脱肛。

    这种病,轻者排便时直肠黏膜脱出,便后可自行还纳。重者直肠全层脱出,除大便时脱出外,甚至咳嗽、行走、下蹲也脱出,须用手推回或卧床休息后方能回纳。像女孩这种一脱出就无法还纳的情况,还是很少见的,不过她之前有过久泻久痢作前提,这也不算太奇怪的症状。

    陈凌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情况了,然后就和中年妇女走了出去。

    一走出去,陈凌就在杜蕾歆耳边低语了几句。

    杜蕾歆听完之后,一脸疑惑的看着陈凌,“老师,真的要去买吗?”

    陈凌点头,“咱们医院侧边就有个大市场,应该有的!”

    杜蕾歆答应一声,这就脱了白大衣走出去。

    她的身影消失后,陈凌就让刘诗雅把收起的隔帘再次拉开来,围拢起检查床,然后招手示意那中年妇女那女孩领过来,虽然说大体情况已经了解,但必要的检查还要做的,因为不检查不能确认脱垂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女孩和她母亲进来后,陈凌就指着检查床对那女孩道:“把裤子脱了,趴到床上,我检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