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一炮而红的希望

    女孩一听陈凌让她脱裤子上床,原本苍白瘦弱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手捏着衣角,紧咬着唇,一副窘迫与为难的表情,最后只能求助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女孩的母亲也感觉这事不合适,自己的女儿还是待字闺中的黄花大姑娘,医生却是个男的,尤其还这么年轻,让女儿脱了裤子给他看,成不成体统倒是其次,主要是……太吃亏了。

    女孩的母亲沉吟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道:“医生,能不能不检查!?”

    陈凌也感觉有些不好办,治病是严谨的,检查是必须的,绝不会因为患者的性别年纪而改变,不管是八十老翁,还是三岁小娃,该检查就得检查,可是这对母女明显没有刚才那个女人那么好沟通,正在酝酿着怎么开口的时候……

    一旁的刘诗雅已经开口道:“阿姨,在我们医生护士的眼中,病号就是病号,没有性别,没有老少。既然生了病,又想要把病治好,那就不能那么讲究。咱们的这个医生虽然是个男的,也相当年轻,可是你刚才也看到了,他是个一流的大夫!医术和医德都是无可挑剔的,这一点阿姨你认同吗?”

    女孩母亲脸有愧色的点头,喃喃的道:“我知道,陈医生是个好医生,可是……”

    “既然阿姨你也承认他是一个好医生,那么好医生的起麻标准是什么?”刘诗雅打断女人的话,然后自问自答的道:“那就是不但要有好医术,还要对病人负责,如果他不检查清楚,他又怎么能对症下药呢?”

    女孩的母亲说不出话来了,女孩也垂下了头。陈凌也很不好意思,叩心自问,我有你说的那么高尚吗?

    “阿姨,还有这个妹妹!”刘诗雅语重心长的道:“来了医生,就忘了自己的性别和年纪吧,这样对你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而且像我们省附属医,妇产科不也有很多男大夫吗?如果那么妇产科病人个个都像你们这样,他们还用得着开展工作吗?”

    被刘诗雅软磨硬泡的一通劝,女孩的母亲无奈的叹了口气,对女儿道:“梅子,你让医生检查吧,刚才你也看见了,他一下就治好了三个病人呢,让他看,不会有错的!”

    “妈!”女孩明显不愿意,让她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脱裤子,不但难为情,而且吃亏啊!

    中年妇女不由纷说的就道:“听话,得了这样的病,还能有什么办?以后不想再遭罪就给我好好听话,好好吃饭,好好的锻炼身体。”

    女孩的眼睛有点红,怯生生的看一眼陈凌,眼神颇为幽怨与愤恨,但更多的还是委屈。

    如此为难一个文弱秀气的女生,陈凌心里也不见得舒服,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却非得为难一下不可,所以他只好硬起心肠,选择性眼肓了。

    女孩没了办法,最只能无可奈何的上了床,按照陈凌的要求,跪趴在床上!

    只是,摆好了姿势却始终没有勇气伸手去掀自己的裙子。

    时间很宝贵,女孩拖得起,陈凌和刘诗雅拖得起,外面的病号却拖不起。

    所以没等陈凌出声,刘诗雅已经连忙向那女孩的母亲使眼色。

    女孩的母亲见状,再次长叹一口气,走过去帮助女儿把裙子掀起来,不过在她把手伸到女孩内k上的时候,女孩立即就低呼一声,立即抓住了母亲的手。

    “听话!”中年妇女低斥一声,然后轻拍一下她的手,把她的内k给强硬的拽了来。

    女孩感觉臀后一凉,心里也跟着一凉,不用问,自己这个时候肯定让别人看见了。

    只是,事已至此,她也只能认命了,没敢再看任何人,而是像一只被追逃得走投无路的鸵鸟,把脑袋紧紧的埋在枕头下。

    陈凌这就带上了手套,来到了女孩的臀后检查起来。

    原本,他是有那么一点花花心肠的,可是被刘诗雅那义正词严的一通赞之后,他又觉得自己是不是该高尚一下,最少现在这个时候得端正自己的心态。

    所以,他就眼观鼻,鼻观心,一心一意目不斜视的给女孩检查。

    女孩臀中间脱出的部位约有四到五厘米那样,呈圆锥形,颜色淡红,触碰的时候感觉质地很软,有轻微弹性,推揉不能还纳,女孩甚至吃痛不住的连声惨叫。

    听到女孩的叫唤,刘诗雅和女孩母亲赶紧凑了上来。

    只是当刘诗雅看见女孩摆成如此姿势,又见陈凌站在后面,带着手套的手还在那里摆弄的时候,脸就刷地一下热了,心里也不知为何狂跳起来!

    这个场面对她来说,实在是……

    天啊,她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反正感觉跪在那里的就是自己一般!

    不但是刘诗雅,就连女孩母亲的表情也很是复杂陈怪,不过这种表情也只是一闪而逝,瞬即她就来到女儿的床前,柔声安慰起来。

    没多一会儿,陈凌检查完了,中年妇女见状立即就要过来给女儿拉好衣裤,陈凌却拦住道:“让她这样再趴一会儿,没关系的!”

    中年妇女嘴上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却骂陈凌站着说话不腰疼,换你脱了裤子趴在那里让人参观,你心里好受吗?

    陈凌却没管这么多,自己掀了帘子走了出去。

    看到众人还在见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看看时间,中午十二点半了,不由就道:“还得再等一会儿才行,大家饿了的话先去食堂吃饭吧!”

    众人忙说不饿不饿,没关系没关系什么的推辞一番,其实却是怕他们一走,医生就打烊收工了!

    好容易碰到一个真正有料,治病不但立杆见景,还不痛不痒,尤其还经济实惠的医生,怎么能轻易放过呢,这会儿啊,他们恨不能让家里有病痛的人赶紧来让这医生治一治呢!

    过了一会儿,杜蕾歆提着个黑色的塑料袋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老师,给,给!”

    陈凌脸上微带讶然,“还真有得卖啊?”

    杜蕾歆摇头,“这不是卖的,我几乎把整个海鲜市场都跑遍了,卖这个的虽然很多,可是没有会冻起来卖的,是我在一间海鲜店的大冰箱角落里找到的,只有三个,不知道够不够!”

    陈凌点头,“足够了!”

    接过袋子,从里面掏出来那东西的时候,众人才知道,原来那是袋子里面装的竟然是田螺,就是水田里常见的田螺,只是个头要比普通的大一些,颜色也比较深,显然不是野生的,而是人工培殖的。

    田螺,大家谁都知道,可是拿这个田螺来做什么呢?众人却百思不得其解,连负责去买的杜蕾歆也是一头雾水。

    陈凌拿了田螺,然后又找来一把镊子这就进了隔帘里。

    杜蕾歆也赶紧跟了进去。

    只见陈凌来到那依然跪趴在床上的女孩臀部后面,然后把手里的那只田螺扬了起来,用镊子把田螺的厣给去掉,然后田螺里面就有一股扯丝的粘y留了出来,滴落到女孩脱垂的脱位上。

    女孩的母亲,刘诗雅,杜蕾歆通通都挤了过来,然后她们就目瞪口呆的发现,在田螺的粘y落到那脱垂部位上的时候,那截肠子竟然奇迹一般缓缓的收缩起来,没多一会儿竟然完全消失了,女孩的**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无伤无损,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实在神奇得让人难以置信啊!

    若不是亲眼目睹,谁都很难相信这是真的!

    陈凌拍了拍手,然后道:“好了,把裤子穿上吧!”

    隔帘拉开后,医生护士病人家属齐齐从里面走了出来,守候在外的病号虽然不知道女孩得了什么病,也不知道这名大夫是不是又用了那个万能的太极手,但看着那中年妇女脸上的微笑,还有女孩一脸解脱的畅快神情,他们可以肯定,这医生又妙手回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