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一男二女的游戏

    杜蕾歆上了床之后,和陈凌面对面的盘膝而坐。

    尽管之前已经下了好大的决心,可是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她却还是忍不住脸红耳赤,心跳如狂,把头垂得低低的,根本就不敢看陈凌。

    陈凌看到她如此娇俏羞涩的模样,原本还很正经的态度突然变得有那么点不正经,张嘴道:“蕾歆,床上没有蚂蚁,你不用找了,抬起头来!”

    杜蕾歆只好抬起头来,可是目光游移闪烁,始终不敢和陈凌对视。

    她越是这个模样,陈凌就越想逗她,“你看哪里啊,看着我!”

    杜蕾歆只好看向他,可是四目相对,她的俏脸就更红了,一直红到了脖子上。

    陈凌端详着她的俏脸,啧啧的道:“蕾歆,你的脸怎么变成猴子屁股了。”

    杜蕾歆不禁逗,一听这话更是羞得直想往地里钻,求饶似的低唤一声:“老师!”

    陈凌佯装无知无觉的样子,“嗯,怎么了?”

    杜蕾歆嗔怪的道:“老师,你别玩我了好不好?”

    玩!!!你!!!!

    陈凌那个汗,这话怎么能这样说呢!

    杜蕾歆见陈凌睁大眼睛,才意识到自己这话说得确实有旁的意味,赶紧的纠正道:“老师,你别逗我了,你不是说要让我感受那种功夫的存在吗?”

    这话一说出口,杜蕾歆又后悔了,因为这让她感觉自己好像迫不及待要和陈凌那个什么似的。

    陈凌被她一提醒,这就收敛了笑意,正经的道:“那你看着我的眼睛。”

    杜蕾歆见陈凌不再调戏她了,语气也严肃起来了,这就依言看向他的眼睛。

    老师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深邃,明亮,锐利,仿佛能直接洞察人心,看到人的最深处,仅仅是看了那么一眼,她的小心肝就忍不住活蹦乱跳起来。

    陈凌也直直的看着她,然后问:“蕾歆,你看我的眼睛里有什么?”

    杜蕾歆只好再次集中精神,强忍着心慌意乱的注视他,可是看了好一阵,只是茫然的摇头,她真的没看到什么,连眼屎都没看到。

    正迷惑间,陈凌的眼睛却突然一亮,精光暴现,那锐利的眼神仿佛直直射出两把刀子向她刺来。

    “啊”杜蕾歆吓了一跳,慌忙的扭头躲闪。

    好容易定下心神,回过头来的时候,却发现陈凌的眼神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陈凌淡淡的问:“你看到了吗?”

    杜蕾歆忙不迭的点头,结结巴巴的问:“老师,怎,怎么会这个样子,刚才,你的眼睛好亮,好吓人啊!”

    陈凌点了点头,“内气练到了一定境界,仅是眼光就能收慑别人的心神。”

    杜蕾歆惊讶的道:“这么厉害?”

    陈凌接着又道:“现在我让你切身再深入感受一下。”

    切身?

    深入?

    杜蕾歆又慌了,羞了,不知该怎么办了!

    ……

    外面的诊室。

    刘诗雅正端着一本护理专业的书在看着。

    正看得入神之际,却听到里间传来一声惊呼。

    “啊”这声音明显是来自杜蕾歆的。

    刘诗雅愣了一下,赶紧放下书本,走向前去欲伸手敲门。

    手刚伸到门上,却听到杜蕾歆的声音又在里面传来。

    “哦!”

    “好烫,好烫啊!”

    “嗯。”

    “老师,我受不了了!”

    “好痒,好酥。”

    “不行了,老师,停一下,我不行了!”

    “哦!”

    “……”

    仿佛极为痛苦,又仿佛极为舒服的声音绵绵不绝从里面传来。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刘诗雅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也很清楚那是怎么一回事!

    刘诗雅仅仅只是听了一下就忍不住脸红耳赤,浑身臊热,用力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天啊!

    他们在干嘛?

    平时学生前,老师后的,结果竟然是男盗女娼。

    只是再想一下,两人虽然是师生关系,可是年龄相当,真的发生发那种事情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这大白天的,还是在上班时间,竟然就在诊室里面……

    刘诗雅吃惊的同时,又不免气愤。

    太荒唐了!

    太放荡了!

    太不知廉耻了!

    十足的狗男女!

    没脸没皮的奸夫******生了一通闷气之后,刘诗雅又感觉莫名其妙。

    人家搞人家的,碍她什么事呢?别说只是在医院诊室里,就算是搞到大街上去,那也与她不相干啊!可是,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感觉气愤,气愤得恨不能一脚把门给踹开呢?

    不过,没等她用脚踹,门就刷地一下开了。

    陈凌出现在门上,看到刘诗雅,由微微愕然到释然,“嗨,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诗雅你呢!”

    刘诗雅上下打量一下陈凌,发现他的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目光越过他,看向里面,却见杜蕾歆虽然在床上,但她不是躺着,却是坐着,背向着门,衣服也是完完整整的。难道他们没脱衣服就……

    “你们,刚才……”刘诗雅疑惑难解,喃喃的问。

    “哦,我正在教蕾歆学功夫呢!”陈凌淡淡的道。

    “学功夫?”刘诗雅脸上一片迷茫,在床上学功夫?还是学床上的功夫?

    杜蕾歆转过头来,发现是刘诗雅,赶忙的下床把她拉了进来,“诗雅姐,你快来,老师的功夫好历害,好神奇啊,我被他弄得全身发软,说不出多舒服了,你赶紧来试一下!”

    被他弄得全身发软,很舒服,还让我试一下?刘诗雅那个寒啊!

    谁曾想到,陈凌竟然也笑呵呵的道:“是啊,诗雅,你也来试试!”

    靠!

    3p?

    刘诗雅大寒特寒,慌忙的摇头,“不不不,我不要,我不要!”

    看见她这害怕的模样,杜蕾歆却更来劲了,猛地把她往床上推了一下,然后对陈凌道:“老师,快上,快上,我摁着她!”

    这回轮到陈凌大汗了,不过看见两女玩得这么兴奋,他也不由兴起了,双手猛的互搓一阵,这就把两手贴到了刘诗雅的背上。

    “啊好烫,好烫啊!”被摁趴在床上的刘诗雅被陈凌那双掌一贴上来,身子不由自主的挺了起来,仿佛被烫斗烫了似的。

    紧接着,陈凌那两手手就在她的肩背上游走起来。

    “嗯受不了,受不了,好痒,好酥,天啊,不要,啊啊”刘诗雅一直都认为自己是矜持保守的女人,纵然真的嫁了人,同房的时候做那种事,也绝不会像那些床上战争片的女主一样放荡的叫唤,可是她哪曾想到,这会儿还没真的上战场呢,她就已经无法自控的忘情叫唤起来。

    当自己的叫声无法自控的从嘴里发出来的时候,她也终于明白,杜蕾歆刚才为何叫得那么****了,释怀的同时又不由连声求饶,“医生,医生,放过我,放过我,我以后再不敢了!”

    陈凌有些好笑,“你不敢什么啊?”

    刘诗雅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再不敢偷听你们了!”

    陈凌虽然没觉意外,因为他早发现了她站在门外。

    杜蕾歆却是一愣,随即脸上就红了,然后扑上来,双手齐出,一手伸在她的胳肢窝上,一手伸到她的腰际,“好啊,诗雅姐姐,你竟然敢偷听我和老师,你以为我们在干嘛啊?你这个女色痞,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面热,下面痒,刘诗雅笑得浑身乱颤的尖叫起来,“啊,啊,好痒,呵呵,好热,啊,放开我,我不敢了,不敢了!”

    见她娇笑惨叫不停,俏脸上的表情极为滑稽,陈凌和杜蕾歆不但没有放开她,反倒是更一个劲的折腾她,三人嬉闹成一片。

    陈凌自然是趁势浑水摸鱼,原本只到达刘诗雅腰际就停住的手,不停的往臀下推去,身体却紧挨着杜蕾歆,感受着她柔软又带着弹性的肌肤与****。

    刘诗雅也感觉到了那双穿越了禁区的手,可是这会儿她开不了口,也阻止不了,又痒又热的感受让她身体很快彻底的热了起来,身下一股潮热也渐渐的弥散开来……

    杜蕾歆也不见得好过,笑闹间身体被陈凌不停的轻撞摩擦,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不停通过肌肤钻入身体最深处,弄得她也是一阵阵魂不守舍……

    最后,当陈凌心满意足的走出去,杜蕾歆也跟着离开的时候,刘诗雅却已经无力的瘫软在床上,久久起不了身,也不敢起身,因为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连裙子都湿了好大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