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  我不是故意的

    陈凌真不知道刘诗雅看起来要比杜蕾歆虚长一两岁,却比杜蕾歆还不经逗!

    他只不过是给她推拿了几下,她竟然就尖叫失声,瘫软如泥,最后还那个什么了!

    陈凌匝匝嘴,暗道,这身体,未免也太敏感一些了吧!我都没碰到重点部位呢,就是在臀上若有若无的轻推了几下,时间也不长,可她竟然就到了!

    回忆起刘诗雅刚才那瞬间的表情动作,陈凌又感觉回味无穷。绯红的俏脸,迷离的双眼,紧咬的贝齿,失声的***微颤的娇躯……琳琳种种,对血气方刚的陈凌而言,无一不透着娇美,无一不充满着诱惑,若不是当时还有杜蕾歆在场,说不定他真的就当场扑上去压到她身上了!

    想到杜蕾歆,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却现这妮子正脸红红的垂着头,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心里就免有些纳闷,刚才那什么的又不是你,你羞个什么劲啊?

    感觉到陈凌的目光,杜蕾歆心里一慌,赶紧又换一个姿势,可是不论她躲到哪,都感觉那灼热的目光如影随形似的,弄得她更是一阵阵不自在,最后忙站起来道:“老师,我,我想去洗手间!”

    陈凌哭笑不得,“蕾歆,我虽然是你的老师,可是上洗手间这么小的事情,不用向我报告的,想去就去呗!”

    杜蕾歆幽怨愤恨的看陈凌一眼,唾他一口道:“老师,你坏死了!”

    说完,她就飞似的跑了。

    陈凌茫然的看着她消失在门外的身影,委屈的自语自语,“我怎么坏了?”呆坐好一阵,仍没一个病号上门,不但没见杜蕾歆回来,也没见刘诗雅出来,不由就走到门前,“诗雅,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里面立即传来了一阵慌乱的惊叫声,“你别,你别进来,我没,我没事!”

    陈凌有些不放心的问:“真的没事吗?”

    刘诗雅有些颤的道:“没事,真的没事!”

    陈凌拧了拧门,现房门被反锁上了,不由就敲了敲门,“那你把门开开!”

    刘诗雅带着哭腔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医生,你别进来,我求求你还不行吗?”

    陈凌只好应了一声“哦”,又回到座位上坐下来。

    又过了好久,刘诗雅才从里面走出来。

    头垂得低低的,不过扎成马尾的秀发摭不到她的脸,仍能看到那极不自在的俏脸,护士裙及里面的长裙下摆都有点湿,好像是清洗擦拭过一样。

    坐下来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陈凌奇怪的眼神,脸立即又是绯红一片,一直红到了耳根后面,赶紧的扯过那本护理书摭住自己。

    陈凌知道她是不好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关切的问:“诗雅,你没事吧?”

    刘诗雅慌乱的道:“没,没事。”

    陈凌点点头,端起自己的杯子喝茶,只是没曾想刘诗雅的回答还没完,冷不丁的就冒出下半句。

    “……只不过刚才,差点真被你弄死了!”

    “卟!”陈凌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呛得连声咳嗽起来,真把自己咳得脸红耳赤,差点没咳出血来了,我弄你了吗?我没弄好不好!

    刘诗雅在里面清理自己身体的时候已经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要理这个大色痞了,可是这会儿看见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还是忍不住上来轻揉他的背,带着幽怨的恨恨的道:“叫你坏,叫你坏,叫你以后还敢不敢这样弄我!”

    又是弄这个字眼!!

    陈凌又是一阵没命的咳嗽,差点没把肺给咳穿了。

    好容易,陈凌才咳顺了气,看了一眼刘诗雅,有气无力的道:“我誓,以后和你说话的时候再也不喝水了!”

    刘诗雅见他没事了,这又再次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气鼓鼓的,余怒未消的样子。

    看着她生气的模样,陈凌不由想起了她刚才的模样,心中轻颤,忍不住叫道:“诗雅!”

    刘诗雅别转过头,不理她。

    陈凌见她不理自己,又唤了一声,“诗雅!”

    这一句,比上一句更轻更柔更腻人。

    刘诗雅身上不由自主的起了层激皮疙瘩,瓮声瓮气的道:“干嘛?”

    陈凌就问:“你生气了?我刚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

    刘诗雅负气的道:“开玩笑?你那样弄我,还说是开玩笑,有你这样开玩笑的吗?有几个女人能受得起你这样的玩笑啊?”

    陈凌大汗,心说你不用这个弄字会死咩?我又没真的弄你!

    刘诗雅见陈凌不吱声了,以为他在反省了,有些过意不去,却还是壮着胆子弱弱的道:“医生,以后,以后不好这样弄我……”

    陈凌哭笑不得,“诗雅,你别再说弄了好吗?我求你了!”

    刘诗雅脸上一红,改口道:“那……你以后别跟我开这种玩笑行吗?”

    陈凌正准备答应呢,却没想她的话还没完,后半句竟然又是慢半拍的响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蕾歆还在旁边呢,你这样弄……不,这样跟我开玩笑,我以后哪还好意思见她啊!”

    陈凌听得眼睛一亮,问:“你的意思是说,她不在,我才能和你开这样的玩笑?”

    刘诗雅下意识的点头,“那是肯定啊!”

    只是这话一出口,她又恨不能掌自己的嘴巴,赶紧改口道:“我是说,就算她不在,也不能跟我开这么过份的玩笑!”

    陈凌睁大了眼睛,你怎么前言不搭后语啊!

    好一阵,才点头道:“好,我明白了!”

    刘诗雅嗔怪的道:“你明白什么呀你,你坏死了!”

    陈凌那个汗,这个说我坏,那个也说我坏,我真的有那么坏吗?我要真坏,刚才就把你们两个一块儿办了!

    两人东拉西扯一阵,终于没那么尴尬了。

    刘诗雅想起一事,不由就问:“医生,刚才那个方姐走的时候,和你说什么了?”

    陈凌茫然的道,“没说什么啊!”

    刘诗雅横他一眼,“还想蒙我呢,我都看见了,她走的时候,不是凑到你耳边说了句什么嘛?”

    陈凌这才明白过来,“哦,她说明天送我份礼物。”

    刘诗雅不解的问:“她要送你礼物,为什么送你礼物啊?”

    陈凌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或许是感谢我给她治了病吧!”

    刘诗雅撇了宵嘴,“她不是谢过了吗?”

    陈凌没出声,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

    停了停,刘诗雅又忍不住好奇的问:“她有没有说送你什么?”

    “没有!”陈凌摇头,看了看门外,“蕾歆怎么那么久都没回来?”

    刘诗雅就问:“她上哪去了?”

    陈凌道:“说是上厕所去了,可这都半个小时了!”

    刘诗雅也很疑惑,“上厕所用得着这么长时间吗?”

    陈凌顺口就道:“该不会掉厕所里去了吧?”

    刘诗雅白他一眼,“你才掉厕所里去呢,有你这么诅咒自己学生的吗?她肯定是去……”

    话说了一半,却是嘎然而止。

    陈凌等了好一阵,也没听到慢半拍的后半句,不由追问道:“肯定是去干什么了?”

    刘诗雅脸红红唾他一口,“你就攥着明白装糊涂吧!”

    陈凌郁闷了,他一点也不明白啊!

    ……

    省人民医。

    汪道友在下午下班之前,终于拿到了自己各项身体检查结果。

    然而一系列的检查单结果出来,他又有些不知所以,因为他的各项结果都表明,他的身体没有问题,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样一来他就更闹不明白了,既然没有问题,那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间大小便失禁了呢?

    看着手里的检查单据,他又不由回忆起上午事情生的一幕,他清楚记得,自己当时正根那姓陈的吵着架!

    对,他还说周院长来了,自己忍不住回头去看了一眼,然后再回过头来的时候就大小便失禁了,之前一点预兆都没有……

    预兆?

    当汪道友想到这点的时候,心中不由一动,因为他隐约记得自己在转头往背后看去的瞬间,腰背上好像被什么连碰了几下的!

    尽管那几下很轻很快不痛不痒,但确实好像是生过!

    如果真的是那几下就导致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那么这个人必定就是那姓陈的,因为当时除了这姓陈的之外,前后左右没有人能碰到他!

    难道,就是这姓陈的搞鬼?

    沉思了一下,汪道友又认为没有这种可能,在他的眼中,陈凌根本就是上不得台面的跳梁小丑,要真有这等高深莫测的本事,那还用得着来做一个小小的住院医生吗?中南海的国家领导人还不争着抢着让他去做保镖啊!

    尽管汪道友不敢确定自己突然出那样的状况是陈凌所为,但是他和陈凌的梁子是结下了,小小一个住院医,竟然敢没大没小的当面顶撞自己,还害得自己情绪过激的大小便失禁,实在是太可恶了,这口气不出,他是绝不会罢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