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  一炮走红

    第二天早上。

    省附属医门诊大楼的一楼大厅。

    还没到上班时间,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既热闹又拥挤。

    挂号处窗口前,已经排起了数条长长的队伍,而且队伍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延长着。

    在成百上千的病号及家属期待中,时钟指正了早上八点。

    门诊大楼一楼大厅里挂号,收费,药房……各个窗口齐刷刷打开。

    挂号处的负责人张素珍一如既往的开启了电脑后,这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个早上,挂普外科门诊的病号还是很多,甚至要比昨天前天还要多。

    挂葛梁两位专家的病号不少,挂汪道友的就更多,这种现象对张素珍而言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了!

    普外科门诊四个诊室,除前面三个,后面一个永远是冷门,纵然是原来那名没借调走的主治医师还在诊室的时候,病号也少得可怜,和前面三个诊室的病号量根本不成比例。

    不过今天,情况却有点反常起来。

    有病人来挂号的时候竟然直接提出要挂普外科诊室的陈凌医生。

    刚开始,张素珍有点反应不过来,因为一楼大厅里有一个大大公告栏,里面贴着各个门诊科室坐诊医师的各种简介,当然陈凌也在内的,只不过他的相片下面,除了一个住院医师的名称外,下面就是一片空白。

    汪道友的下面呢?却是长长的一大串名头,副主任医师,副教授,曾在国外某医院进修,曾获什么什么奖,从业经验多少年,在普外科什么什么病方面有卓越成就。

    另两位教授就更不得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介绍,反正只有不知道的,没有不介绍的。

    病号如果眼睛不瞎,第一选择肯定是两位专家,然后是汪副主任,要真是瞎了,也不太可能选择陈凌。

    然而今天,不但有人挂陈凌这个小小住院医的号,而且还不少。

    刚开始的时候,张素珍还以为病号搞错了,对一个要挂陈凌门诊的老大爷道:“大伯,这个陈医生比较年轻,也只是个住院医生,我觉得你这病嘛,还是挂专家门诊比较稳妥!”

    老大爷固执的摇头,“不用了,我就要挂这个年轻的医生!”

    张素珍劝了两句,老大爷不听,只好无奈的给他打了单,后面还有很多病号,她可不敢耽误太多的时间。

    隔了两三个病号,又来一个看普外科的。

    这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婶,竟然又是要挂陈凌的门诊。

    张素珍还是像刚才一样,婉劝了两句,并说那两名专家与副主任多好多好,让这位大婶改挂前面三个门诊。

    谁想那名大婶不耐烦了,冲她喝道:“哎,我说你怎么回事,我就是要让陈大夫给我看,你啰嗦啥啊!”

    张素珍一窘:“大婶,不是……”

    大婶更不耐烦了,立即就拍着窗户,指着她道:“你还不赶紧给我挂号,信不信我投诉你!”

    张素珍只好识趣的闭了嘴,赶紧的给她打了单。

    再接着,又来一个普外科病号,也是直接要挂陈凌的门诊。

    再再接着,又来一个看普外科的,竟然也是要挂陈凌的门诊……

    真是邪门了,这个早上竟然来了差不多四十个病号要让陈凌看的。

    刚开始的时候,张素珍还偿试着劝劝,让病人们改变主意,可是这些人都非常固执,完全不理她,有的态度不好的,直接就吹胡子瞪眼破口开骂,开到后来,张素珍为了不讨没趣,连劝都不敢劝了!

    到了十点钟左右,前来看病的病号相对少了,稀稀落落的,挂号处也终于稍为轻闲了,张素珍就赶紧的拿起了电话。

    “喂,姐夫!”

    “素珍,有事吗?我这头正忙着呢!”

    “有事,你让我办的那个事,我不管了!”

    “怎么了?”

    “那姓陈的医生,今天突然间来了好多病号!”

    “来了很多病号?怎么可能?那小子一没名气,二没职称,连个主治都不是,谁愿意找他看病啊!”

    “怎么不可能,我刚刚数了一下,有差不多四十个,仅差汪副主任十来个!”

    “啊?这么多?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是不是随机病号,你有没有劝他们改挂汪副主任,或者葛教授,或梁教授的门诊。”

    “我怎么不劝,我劝了啊,我还告诉他们那姓陈的只是个住院医,没有什么经验,我就因为多说了几句,招人骂了好几顿呢!人家就是冲着陈凌医生来的,心里早认准了!!”

    “这……”

    “姐夫,你这事我不管了啊,我要再劝下去,肯定会出问题的。”

    “这个……好吧!”

    “那行,我挂了!”

    电话那头,住院部普外科的费光明唉声叹气的挂断了电话。

    一旁正在写病历的冯皮冬见状就不由问:“老费,怎么了?”

    费光明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真是邪门了,那姓陈的今天有差不多四十个门诊病号。”

    听到这个数字,冯皮冬也吓一跳,“老费,你没听错吧?”

    费光明摇头道:“我小姨子打电话来亲口说的,怎么可能有错呢!”

    冯皮冬愣了下,“可是他一个才来了几个月的小小住院医,怎么能有那么多病号呢?”

    费光明也是茫然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冯皮冬就道:“是不是随机病号,你就没让你的小姨子煽动一下!”

    费光明:“叫了啊,怎么不叫,可问题那不是随机病号,是专门冲着那姓陈的来的,我小姨子多说两句,就被病号骂得狗血淋头呢!”

    冯皮冬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了。

    ……

    陈凌早上和杜蕾歆来到医院的时候,刘诗雅也适时的出现。

    三人在楼梯口前相遇,不由都是相视一笑。

    只不过两女相互打量一下对方的衣着打扮,两张俏脸都忍不住红了。

    为了避免昨天的糗态再次出现,刘诗雅今天穿着条束身窄脚的牛仔裤,上身罩着包裹到臀部的长衫,牛仔裤的布料质地特别厚,颜色特别深,长衫也是纯绵那种。因为厚,所以吸水强。因为颜色湿,就算湿了也不会特别明显。

    无独有偶,杜蕾歆竟然也是一模一样的打扮。

    上楼梯的时候,陈凌走在后面,这才看到两人相似的打扮,不由就笑道:“咦,你们今天穿的是情侣装啊?”

    “呸!”刘诗雅唾他一口,“我们两可是清清白白的,一点基情都没有。”

    杜蕾歆也笑了起来,道,“老师,你有所不知,这可是标准的防狼装!”

    “哦?”陈凌微觉惊讶,这样子能防狼吗?招狼还差不多!

    刘诗雅又问:“医生,我们穿这样好看吗?”

    陈凌点头,很认真的道,“好看,你们穿什么都好看,不穿更好看!”

    “什么?”刘诗雅扬起了粉拳,佯装恼怒的道:“医生,你再说一次!”

    杜蕾歆也同仇敌忾的道:“诗雅姐,我都说了,老师很坏的,咱们以后得防着他!”

    陈凌却是哈哈大笑,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样子。

    两女见他如此可恶,就上来一起揍他。

    那点力道,自然是给陈凌挠痒也不够,所以陈凌爽朗的笑声在楼梯里不停响起。

    三人笑笑闹闹不一会就到了普外科门诊。

    今天还是像昨天一样,普外科门诊的走廊上早已集聚着几十上百的病号。

    看到这么多的病号,陈凌原本还挂在脸上的笑意就变淡了,然后消失了。因为这么多病号,可能没有一个是找他的。

    两女见陈凌到了这儿后,脸上就没了笑意,心里也不免叹气。

    三人没有什么表情的穿过走廊,陈凌掏出钥匙打开办公室房门的时候,却见一班病号围了过来。

    陈凌有些惊愕的回过头来,见众人都是眼巴巴的看着他,不由就问:“你们,是来找我看病的?”

    “是啊,我是专门从关外过来的!”

    “陈医生,你认得我不,我昨天来过,我的腰已经大好了,今天带我的儿子给你看看。”

    “大夫,我这小孩长了个脐疝,我听人说你治这个最拿手了,你给看看好吗?”

    “医生,我这腿不知道怎么回事,肿起来了,你帮我瞅瞅吧!”

    “……”

    病号们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陈凌粗略的数数,来找自己看病的竟然有几十号人,顿时就乐了,一扫几天来郁闷,大手一挥道,“好,都跟我进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