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  一炮而红

    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送走了中恒集团的人,周院长一脸笑意的回到办公室。

    看到汪道友还站在那里,不由就道:“汪副主任来了,坐吧!”

    汪道友不坐,只是哭丧着脸喊道:“院长~”

    “嗯?”周院长皱起了眉头,用手在空气中压了压,“有什么事,坐下来说!”

    汪道友只好坐了下来。

    周院长给他倒了杯茶,这才问道:“汪副主任,发生什么事了?”

    汪道友这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通通都说了一遍,当然,他是来打小报告,给陈凌穿小鞋的,自然是自己怎么有理就怎么说,陈凌怎么不对就怎么说。

    末了,汪道友愤懑的道:“院长,像是这种没本事没组织没纪律的人,根本就不该留在普外科门诊这种窗口科室,我个人建议,让他从哪来,就回哪去!”

    周院长一直默默的听着,尽管他越听越不爽,但他没有插过一句话,只是任由汪道友自言自说,直到汪道友说完了,他也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表情淡淡的把中恒集团那份合同递了过去,“汪副主任,你先看看这个!”

    汪道友胡疑的接过合同,翻开来匆匆的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份关于医疗合作的合同,医疗项目的各种金额加起来竟然是一千二百万,而据他所知,省附属医去年一年的营业额也只是两个亿多一点而已,现在单是这一份合同就已经是去年的二十分之一,那今年的收入不是有望刷新过去的纪绿吗?

    尽管汪道友并不知道周院长把这个合同拿给他看是什么意思,但他也清楚这是一件好事,一件喜事,纵然这份合同和他刚才打的小报告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他还是顺势拍起了马屁,“院长果然厉害,中恒集团这么大的医疗份额都被院长拿下来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周院长淡淡一笑,“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不过我可一点也不敢居功,这中恒集团的医疗合作可不是我拿下来的。”

    “呃?”汪道友微微一愣,“难道是林助理?”

    周院长摇摇头,“她也没有这个本事!”

    汪道友又问:“难道是几位副院长……”

    周院长挥挥手,打断他道:“你别猜了,这个人你绝对猜不到的!”

    汪道友:“呃?”

    周院长淡淡的道:“因为他就是你刚才口中所说的那个没本事没组织没纪律的陈凌!”

    “啊!?”汪道友失声惊呼一声,惊讶过后,脸上却是一阵青一阵白,他刚说陈凌没本事呢,人家就弄来了一千二百万的医疗合同。

    周院长继续又道:“中恒集团的代表还说了,他们要聘请陈医生为他们集团的名誉医疗顾问!”

    汪道友脸上又是一红,仿佛是被人当众又打了一耳光似的。

    周院长见他不出声,这就自顾自的道:“这名名誉医疗顾问看起来只是个虚职,可是对咱们省附属医,对陈医生而言,却是一份荣耀。汪副主任,你细想一下,咱们医院有哪个医生能拿得下像是中恒集团这种大公司的医疗份额,又有哪一个医生能被这么大的国家企业所看重呢?”

    汪道友脸红耳赤的吱不了声,现在他已经悔得肠子都青了,自己干嘛没事来这里找抽呢!

    正在这个时候,秘书小洋敲门进来了,“院长,外面有几个病人家属要给咱们医院的医生送锦旗,您看……”

    病人家属给医生送锦旗,这已经算不上新鲜的事情,可是在时下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的今天,已经少之又少了。

    周院长赶忙站起来,“这是一件好事,关乎到医院的荣誉,要亲自接待一下的,要亲自接待一下的!”

    汪道友见院长大人要忙了,大松一口气,正想顺坡下驴的告辞离开,却不防周院长突然道:“汪副主任,你也跟我一起去见一下,看看是咱们医院的哪个医生能得到病人家属的肯定。”

    汪道友只能无奈的答应一声,然后跟着周院长走了出去。

    来到了办公室外面的会客大厅,只见一班家属坐在那里,有老有少,其中一个老人手里拿着一个摊开的锦旗,上面赫然写着“妙手回春”四个大字,右侧上角一行竖下去的字:赠省附属医普外科门诊陈凌医生。落款是病人的名字:胡xx。

    看见病人家属这面锦旗竟然是要送给陈凌,周院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汪道友呢,刚才也许只是被打了一边脸,现在却是另一边也被打了,而且被打得眼花缭乱,天旋地转!

    陈凌没本事?没本事,家属能给他送绵旗吗?

    周院长和家属亲切的会面,主动的和家属们一一握手,并询问是谁患了病,患了何种病,陈凌又是怎么给治好的……

    一旁的秘书小洋自然是认真的记录着,因为这个资料医院宣传科肯定要用到的。

    随后,周院长又和家属一起前往普外科门诊,汪道友灰溜溜的跟在后面。

    感觉脸面无存的他原本是想找个什么理由遁走的,可是周院长说了,他是普外科门诊的负责人,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副主任怎么能不在场呢!

    听了院长这话,汪道友感觉自己彻底悲剧了,昨天就够丢人现眼了,今天心想着怎么也要找回点颜面,出口恶气吧,没曾想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打脸。

    一行人来到了普外科门诊,诊室里,陈凌正好刚给一个病号开完处方,看到院长和汪道友领着一班病人家属进来,手中还拿着鲜红的锦旗。

    从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的他不由有点手忙脚乱,接过锦旗的时候脸上还是窘得不得了,看得刘诗雅与杜蕾歆不停的捂嘴偷笑。

    陈凌原以为,这个就是那个膀胱结石的女人方静美口中所说的礼物,可是当病号把锦旗递到他手中的时候,他才发现不是,而是昨天另外一个患了多发性结石的老人。

    这个老人经过陈凌的万能太极手施治之后,从体内排出了大大小小数十颗石头,最大的有花生米那么大,最少的只有芝麻大,总共加来一称,足一两有余,典型的在身体里开石场的患者。

    这患者原来的症状很重,腰酸,背痛,尿频,尿急,尿痛,尿不尽,每天夜里都要翻来覆去的起夜,可是经陈凌的妙手施治之后,这腰不酸了,腿不痛了,排尿也畅快淋漓了,昨儿一夜安逸的睡到天亮,数年来,他可是第一次睡得这么踏实舒服呢!!

    这不,感恩于妙手仁心的陈凌,老大爷一早起来,赶紧的命子女们去做锦旗,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替他解除了病魔的陈医生。

    好不容易,锦旗被挂到诊室的墙上了,病人和家属也离开了,那个被严重打了脸的汪道友汪大主任也灰溜溜的走了。

    周院长这才把陈凌叫到一边,亲切的拍着他的肩膀道:“陈医生,好样的,我老周果然没看错你!”

    陈凌被赞得有点不知所措,好容易才挤出一句,“我也没做什么,是病人太大惊小怪罢了。”

    周院长却笑道:“陈医生,有时候做人不能太谦虚太低调,否则别人就认为你是没本事哦!”

    周院长的话里有话,陈凌似懂非懂,但也只好点头。

    接着,周院长又把中恒集团的合作意向,还有欲聘请陈凌为名誉医疗顾问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最后又拍着陈凌的肩头道:“陈医生,你果然不错,不声不响的就拿下了中恒集团这么大的医疗份额,比那些吹就惊天动地,做就有心无力之辈强多了,你为医院立了这么大的功,我一定要表彰你!”

    陈凌感觉像是做梦一样,什么中恒集团,他怎么感觉像是李啸澜嘴里常常挂在嘴里的******,武腾兰一样的迷糊。

    直到周院长离去,陈凌还是没回过神来,好一阵心里才突然一醒,难道是那个方静美?赶紧的找出方静美昨天留下的电话号码,一个固话,一个手机。

    拨打手机,却提示对方已关机。只好拨打固话,没两下就接通了,那头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声:“您好,中恒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陈凌一听这话就完全明白了,这医疗合作的合同及名誉顾问果然就是方静美所说的礼物。

    “呃,你好,请问方静美在吗?”

    “我们副总出差了,请问你哪里找?”

    “我是省附属医的医生陈凌,我打她手机关机了,所以就打来这个电话问一下。”

    一听对方有方静美的手机号码,电话那头接电话的女人明显客气了起来:“陈医生,您好,方总现在应该在飞机上,有什么事要我代为转告吗?”

    陈凌想了想道:“她的礼物我收到了,请帮我谢谢她!”

    女人道:“好,陈医生还有别的吩咐吗?”

    陈凌摇头道:“没有了,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