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  授艺

    中午下班的时候,陈凌累得想要趴下了!

    整个上午,前前后后总共来了五十个病号,需要用气功治疗的就有二十几个。

    原本说收到病人送的锦旗,心里高兴,打算中午请刘诗雅和杜蕾歆去吃西餐的,可是这会儿,他却像是被几十个老妇女轮流折腾过一样,手软脚软的像个软脚蟹一样,哪还有精力陪她们出去吃饭。

    杜蕾歆见陈凌累成这个模样,不由就道:“老师,诗雅姐,你们休息一下,我去食堂打饭去。你们想吃什么?”

    陈凌有些抱歉的对两女道:“原本说好了,今天要请你们去吃大餐的……”

    刘诗雅打断他道:“算了,你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还是改日吧!”

    杜蕾歆和陈凌听了这话,神情一愣,齐齐睁大眼睛看着她。

    刘诗雅意识到自己失语,脸红了红道:“你们的思想不要这么邪恶行不行,我是说让医生改日再请我们!”

    杜蕾歆笑着打趣道:“诗雅姐,话要说清楚一些啊,不然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的哟!”

    刘诗雅忍羞不住,作势要打她。

    杜蕾歆一闪,然后道:“那我去打饭咯。”

    陈凌赶紧掏出钱包递给她。

    杜蕾歆忙摆手道:“老师,不用,我这有钱!”

    刘诗雅终于找到机会恶心一下这妮子,“算了啦,你那点钱,还是留着买小绵被吧!你老师是大款,不吃他的吃谁的!”

    杜蕾歆疑惑的问:“什么是小绵被?”

    刘诗雅这就夺过陈凌手里的钱包,头也不回的道,“这个词是你老师发明的,你还是问他吧,我去买饭咯,不过我不会那么快回来的,所以你们师生俩有大把时间交流切磋。”

    陈凌微汗,纯洁的诗雅同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

    刘诗雅离开诊室之后,杜蕾歆果然忍不住好奇的问:“老师,什么是小绵被啊!”

    陈凌有些尴尬,支支吾吾的道:“就是你每个月都要用的东西。”

    杜蕾歆还是不解,“什么东西是我每个月都要用的啊?”

    陈凌狂汗,结结巴巴的,“就是,就是,你每个月,那几天,都要用到的!”

    “什么那几天……”杜蕾歆原本还很迷糊,只是一说到那几天,顿时就醒悟过来,脸刷地就红了,心里唾了一口,这个诗雅姐真是的,什么不好说,偏偏拿女人最私密的东西来开玩笑。

    不过,她却不得不承认,这种比喻可真的很形象呢!

    陈凌感觉和自己的学生讨论小绵被这种东西实在是不合适,这就无话找话的道:“蕾歆,昨天我教你的那些气功入门口决,你记下了吗?”

    杜蕾歆点头,“记下了,而且都背熟了,只是昨晚思索了一晚,仍是无法入门!”

    陈凌笑笑,“要是没有人带就能入门的话,那你就是天才了,一会儿吧,吃过饭我再教你!”

    没多一会儿,说是要去很久的刘诗雅就提着两个食盒回来了,看见陈凌和杜蕾歆还端坐在那里,不由就笑着问:“咦,你们没去交流切磋啊!”

    陈凌大汗。

    杜蕾歆却想问:你说的交流切磋到底是啥啊?

    刘诗雅把陈凌的钱包递到他手中,“行了,饭给你们打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回家了!”

    陈凌就问:“诗雅,你不跟我们一起吃吗?”

    刘诗雅摇头,“不了,今天有事得回家!”

    陈凌又追问道:“什么事啊?”

    刘诗雅这才苦着脸道:“我姐要给我介绍对象,让我中午一定得回家吃饭!”

    陈凌一脸的惊讶,“啊?”

    刘诗雅嗔怪的道:“医生你干嘛一副大惊小怪的神情,我都二十好几了,谈个对象有什么不应该的?”

    陈凌摇头,没心没肺的道:“这倒是没有什么不应当,换了我那个……村里,像你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刘诗雅有点恼了,“医生,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变着法儿说我老啊?”

    陈凌笑笑,“怎么会呢,我是说你长得这么水灵,干嘛还要介绍啊,追你的人应该都排成队了吧!”

    刘诗雅叹气摇头,“追我的人是不少,可是那些我看不上眼,我能看得上眼的吧,人家又看不上我!”

    陈凌就凑上前去,很八卦地问道:“诗雅,你告诉我,你看上谁了,我帮你约他。”

    刘诗雅脸上一红,嗔怪的道:“用不着你管!行了行了,你们赶紧吃饭吧,我也得回去了,不然一会就赶不及了。”

    说罢,刘诗雅就心急火燎的走了。

    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陈凌好久都没回过神来。

    杜蕾歆唤道:“老师,老师~~”

    陈凌应了声,“嗯?”

    杜蕾歆问:“你怎么了?”

    陈凌苦笑一下,“没怎么,咱们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杜蕾歆还是感觉陈凌有些神情恍惚魂不守舍的模样,不由关心的问:“老师,你是不是不舒服啊?”

    陈凌摇头,“没有。”

    杜蕾歆:“那你看起来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陈凌摸了摸自己的脸,强颜欢笑道:“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

    杜蕾歆这就弱弱的问:“老师,你是不是因为诗雅姐去相亲,所以你不开心啊?”

    陈凌吓一跳,“怎么可能呢。她相不相亲和我有什么关系!别那么八卦了,赶紧吃饭,吃了我带你气功入门。”

    杜蕾歆点头,心里却咕嘀一句:死要面子,活受罪!

    吃过饭之后,陈凌就把诊室的门关上了,然后和杜蕾歆一起进了里间。

    陈凌走进了里面的洗手间,扭了扭莲蓬头,发现有热水,于是就杜蕾歆叫了进去。

    “蕾歆,有热水,你先洗个澡。”

    杜蕾歆有些吃惊,“难道学这个气功,还得沐浴更衣啊?”

    陈凌摇摇头,“纠正一下,是沐浴宽衣!”

    杜蕾歆:“啊?”

    陈凌苦笑,“我原来就说过,你跟我学这个,不是那么合适!因为师父传我的这个气功比较特别,学起来也很多讲究,而且这些讲究都是男女之间所避忌的!”

    杜蕾歆低声道:“这样啊!”

    陈凌点头,“所以如果你现在说不学,还来得及的!”

    杜蕾歆沉吟了一下,最终却是咬着牙道:“我学!”

    陈凌没想到这妮子这么有毅力,也只好无奈的点头道:“那你洗澡吧,最好洗热一点,这样可以舒筋活血,提高肌肤的新陈代谢,更能是感觉器官更加敏锐……”

    杜蕾歆见莲蓬的水已经打开了,但陈凌却仍在解释着,以为自己洗澡的时候,他也要在场,心里虽然羞得不行,可是为了学这个气功,她也只好把心一横,伸手开始缓缓的解衣服的扣子。

    陈凌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衣服上的三个扣子解开了,里面的被白色纹胸包裹着的****若隐若现,被吓了一跳的他赶紧的闭了嘴,放下莲蓬匆忙的走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