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  授艺

    这个澡,杜蕾歆洗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不过出来的时候,却也让陈凌眼前一亮,洗过澡的杜蕾歆看起来更是清新,脱俗,尤其是额前几缕染湿的发丝粘在脸颊上,使她看起来更是妩媚,用出水芙蓉来形容绝不为过。

    看到陈凌的目光紧紧的注视自己,杜蕾歆脸上的表情如新娘子一般羞涩,手捏着衣角,头低低的不敢抬起来。

    陈凌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到床边,然后很郑重地问道:“蕾歆,你确定你真的要学这门功夫吗?”

    杜蕾歆很认真的想了下,重重的点头道:“我确定!”

    陈凌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杜蕾歆等了很久都没有听到陈凌吭声,不由就问:“老师,我是不是要像电视里的那样,行三跪九拜之礼,然后才真正进入师门啊?”

    陈凌摇摇头,“原则上是要这样的,不过你已经喊了我那么久的老师,在我眼里,也早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学生,所以这一套俗礼就免了。不过你要记住,你还有一个师兄!”

    杜蕾歆疑惑的问:“我的师兄?”

    陈凌笑笑:“你见过的,就是那个楚大刑警!”

    杜蕾歆吃惊的捂着嘴,“啊?他,他不是三十好几了吗?”

    陈凌淡淡的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杜蕾歆若有所悟的道,“那我以后见了他要叫师兄咯?”

    陈凌点头:“尽管我并没有教他太多的东西,他也没有学这手气功的灵性,但硬功夫我却是传了他好几手的,你叫他一声师兄并不为过。”

    杜蕾歆点点头,又问:“我明白了!”

    陈凌一脸的祥和,看着杜蕾歆的时候是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

    杜蕾歆看到陈凌这种表情,心里寒了寒,赶紧的问:“老师,我已经洗过澡了,现在我该做什么?”

    陈凌看了她一眼,说了句差点没把她羞死的话,因为他说:“你现在该脱衣服。”

    杜蕾歆的脸原本就因为洗热水的关系变得很红,这话一出来,她的脸就真的红得要滴血一般了,犹犹豫豫的问:“老师,全部都要脱吗?”

    陈凌点了点头,“对,一件也不能留!”

    杜蕾歆有些害怕了,感觉学这个东西有点歪教邪术的味道,不过心里更多的还是羞臊,在一个大男人面前宽衣解带,而且这个男人还是自己最尊敬的老师,怎么想怎么都感觉别扭呢!

    杜蕾歆在犹豫,陈凌也不催促,就安静的坐在一旁等着。

    气氛有些尴尬,空气仿佛凝结了似的。

    杜蕾歆的呼吸也随着这稀薄的氧气而急促起来,心里七上八下的想了好一阵,终于还是狠了狠心,颤颤抖抖的把手伸到衣服纽扣上,缓缓的,慢慢的,一颗接一颗的解开……

    为了学这个气功,为了以后在工作上更好的协助陈凌,她只能咬牙豁出去了。

    衣服在她身上一件接一件的剥落了,白里透红的嫩滑肌肤在她身上越露越多,没多一会儿,一具玲珑窈窕的酮体就出现在陈凌的眼前。

    双肩光滑细嫩,饱满的双峰圆润,挺俏,高耸,差不胜收,腰若约素,只堪盈盈一握,丰满的臀部圆滑且富有弹性,柔软的波状,弯入的曲线柔美、圆浑、紧滑,像满月的月亮一样神秘美妙,尤其是那抹倒置的黑色三角形,绒毛油光瓦亮,配合着一身山峦起伏的曲线,实在是美不胜收!

    这,是一具已经成熟的女人躯体,但成熟之中又若带着少女的青涩,从而使得她更青春扬溢,诱惑迷人。

    陈凌当场就看傻了,看呆了,看痴了,如果不是残存的一丝灵识在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学生,此刻正在严肃的传授技艺,说不定他真的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扑过去了。

    杜蕾歆看到陈凌那痴痴的眼神,羞得何止脸红,全身都红了,心里也慌得不知如何是好,如果这个时候老师真的扑上来,要跟她那个什么的话,她觉得自己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的!

    杜蕾歆掩着自己的****,双腿紧紧的夹着,耐何掩得了上面,捂不住下面,怎么摭掩都无法避免春光毕露,最后只能带着哭腔的启齿道:“老师,接下来我要怎么做!”

    陈凌这才从她身上完美的曲线中回过神来,神智一醒,他就道:“你现在只要躺在床上,什么也不用做,只要配合我就行了!”

    杜蕾歆感觉这句台词有点熟悉,仔细地想想,天啊,电视里演的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新郎不就是常常对什么都不懂的新娘说这样的话吗?

    杜蕾歆心里真的害怕了,因为她现在已经开始不确定了!

    原来的时候,她对陈凌充满着尊敬,崇拜,以及信任,在她的心目中,陈凌岂止是老师,简直就是偶像,甚至不夸张的说,她都已经把陈凌当成是自己的守护神。所以对陈凌的这份信任与支持,是没有任何原则的!

    只是,这种信任到了此时此刻,却备受考验与煎熬。因为她不知道,老师是真的要教她气功,还是借着这种方式来占有她。

    尽管杜蕾歆最终还是听话的躺到了床上,不过她的心里还在纠结的思考着这个问题!

    不过,当她想起池海泽那件事情,想到陈凌陪在病床前照顾她,想到陈凌不顾一切的替她出头,为她安排所有的一切……想起那一幕幕,她的心又软了。

    老师对自己有大恩,如果没有她,或许就没有今天的自己了,所以……如果他真的喜欢,他真的想要,那就……任由得他吧!

    想通了这一切,杜蕾歆不再纠结与挣扎了,连摭掩在身体重要部位的双手也拿开了,轻放于身体两侧……

    面对着玉体横陈的杜蕾歆,陈凌说不心动那绝对是违心的,不过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按奈下这股心动与冲动,强迫自己放下心中所有的杂念,一心一意的来传授她这手独门气功。

    “蕾歆!”陈凌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杜蕾歆张开了微闭的双眼,眼中微带着迷雾。

    “昨天你已经感受过气功的存在,今天领你正式入门,让你毫无距离的再次感受它,你记住,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专心的感受它,它到哪里,你就跟着去哪里好吗?”陈凌柔声的问道。

    “好!”杜蕾歆似懂非懂的点头。

    “那你现在把眼睛闭上!”陈凌又道。

    杜蕾歆再次把眼睛合上,然后她就感觉自己的双肩一热,一双温热与宽厚的手轻轻的按到了她的肌肤上,身体虽然无法自控的轻颤了一下,但她还是强迫着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用心的感觉那双手带来的温暖。

    随后,她就感觉那两股温暖缓缓的在她身上游走起来,先是双肩,然后是锁骨,紧接着是敏感的****……

    尽管她已经一千次一万次的告诫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但身体还是受不了这股如电流一般的温暖,每划过一寸肌肤,身体就忍不住绷紧一分,双腿也忍不住夹得紧紧的。

    “不要紧张,放松,放松,再放松一些!”陈凌的声音如柔软的绵絮一般在耳边轻拂。

    杜蕾歆就顺着他的话,试着慢慢放松下来……

    渐渐的,杜蕾歆感觉那两股温暖竟然汇结成一处,仿佛一个柔软又温暖还带着轻电流的绵球在身上缓缓的滚动,所到之处,无不是一片舒爽与畅快,所到之处,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开始畅快的呼吸,让她感觉安逸,舒服,仿佛飘于云彩之间,仿佛浮于流水之上,美妙的感觉简直是无法言语。

    再接着,她感觉自己被扶坐了起来,双腿盘起,两只手也被搭到了一片温暧雄厚结实的胸膛之上,微微张开失神与迷离的双眼,却发现陈凌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脱光了,正和自己面对面的盘坐着,而自己的双手就在他的胸膛上,他的双手,也紧贴在自己的****上。

    陈凌声音沉沉的道:“蕾歆,现在我开始调息,你用心的跟着刚才那股热流。还是像刚才一样,它去哪儿,你跟到哪儿,明白吗?”

    刚看到如此景像的时候,杜蕾歆差点忍羞不住失声叫起来,可是看到陈凌庄严又肃穆的神色,又听见他严肃的话语,这就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一句话都没说。

    当她再次合上眼睛的时候,她又感受到了那股温暖,但这一次,这股温暖在她身上只是略作停留就从自己的双手传到了陈凌的身体上,她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股温暖正在陈凌身体的哪个部位,又将流到哪个部位……

    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突然缩小了千万倍,变成了小小的一点,正在陈凌的身体里漫游一样,好不畅快,好不自由,好不写意……

    一个小时左右,陈凌的气息在体内运转了一周天,停了下来。

    杜蕾歆感觉到那股温暖消失,也缓缓的张开眼睛,偷眼打量一下陈凌,发现他疲意尽去,精神焕发。

    陈凌淡淡的笑着问:“蕾歆,感觉怎么样?”

    杜蕾歆羞涩的应道:“感觉好奇妙,像是做梦一样!”

    陈凌:“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刚才的练功方式,自己开始慢慢的练习可以吗?”

    杜蕾歆点头,随后却为难的道:“可是我现在还不能产生那股暖流啊!”

    陈凌沉吟了一下道:“这个只能靠我带你,然后渐渐的形成,到你自己真的能独立感受它的存在了,你才能自己练习。”

    杜蕾歆恍然,随即却不免在心里叫苦,这就是说以后自己还不能独立练习的时候,都要和老师这样****相对呢,想到这,情不自禁的往他身上看了一眼,当她看到陈凌身下的时候,心里不由大吓了一跳,心慌意乱的她,赶紧就问道:“老师,我,我现在可以穿上衣服吗?”

    陈凌点点头。

    杜蕾歆这就赶紧的抱起自己的衣服,逃似的进了洗手间,而她刚刚坐过的地方却明显留下一滩水迹。

    陈凌看见那滩水迹,神情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却是神情复杂的拿过自己的衣服,缓缓的穿了起来,然后就走了出去。

    当杜蕾歆穿扮妥当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握着一大团的纸巾,趁着陈凌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扔到了垃圾桶里,然后才坐下来,不过脸上还是很红。

    坐下来后,陈凌的神情有些陈怪,杜蕾歆却恰恰相反,一脸坦荡的表情,因为事实证明,老师像她心目中所想的一样,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正人君子,所以这会儿面对陈凌的时候,她已经不再有任何芥缔了,反而是饶有兴趣的问:“老师,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自己正式独立练习呢?”

    陈凌想了想道,“这就要看你的悟性了,当初我根师父学的时候,足足用了三个礼拜才算入了门呢!我师父说这已经很难得了,若换了普通人,三个月能入门就不错了!”

    “啊?”杜蕾歆吃惊的叹了一声,“老师这么聪明也用了这么长的时间,那我不是要更久!”

    陈凌笑笑,“只要有耐心就成,这可不是什么一跃而就的东西啊!”

    杜蕾歆点头,心里却有点发苦,那自己以后不是经常要跟老师这样****相对了?想起刚才的情景,还有老师身下那……她又忍不住一阵耳热心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