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  越夜越朦胧

    在陈凌的双手探进李依诺的衣服,要握住她胸前挺俏丰满的瞬间。

    李依诺的神智蓦地一醒,慌张的推开他,娇喘不停的道:“不行!”

    陈凌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明明感觉到她情动得不行了,却想不到最后关头,她却还是推开了自己。

    李依诺看着陈凌失魂落魄的神色,不由垂下头喃喃的道:“对不起!”

    陈凌摇摇头,没说什么,离开了船长室。

    走到外面的甲板上,夜风吹来,使陷入****中的陈凌多少有些清醒。

    回想起自己对丁寒涵说的话,不由得苦笑,自己对李依诺没有感觉吗?要是真没有,为何会遭到拒绝的时候如此失落呢?是放不下自己属于男人的自尊心?还是有别的因素在内呢?

    身后一阵脚步声传来,打断了他的沉思,然后便听到李依轻唤一声,“陈凌。”

    陈凌回过头来,见李依诺手里拿着一瓶红酒,还有两个高脚酒杯,“明天我就要回去了,今晚陪我好好聊聊天好吗?”

    斋聊?那能有什么意思!

    陈凌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接过她手里的酒,启开后倒满两杯。

    把一杯递给她后,自己就递起杯,欲和她交碰,“这一杯,我敬你!”

    李依诺却闪了闪,柔柔的笑问:“先说清楚,为什么要敬我?”

    陈凌想了想,“谢谢你给新锐锋带来新的希望。”

    李依诺略微有些失望,不过还是和他碰了一下,然后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陈凌想再次拿酒瓶的时候,李依诺却疾快的抢过,然后给他倒满酒后,就盈盈的举起来,“这一杯,我敬你!”

    陈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问:“你也说说,为什么要敬我!”

    李依诺就道:“谢谢你治好了我的病!”

    陈凌点头,这个理由他可以接受,和她碰杯之后,也是一饮而尽。

    两杯下肚,气氛稍为热烈了一些。

    再倒酒的时候,李依诺就道:“这一杯,敬我们的相识!”

    陈凌颌首,把酒杯递了上去。

    谁想到,李依诺却把手缠了上来,和他摆成交杯酒的姿势。

    陈凌不以为意,轻笑一下,凑上前和她喝了一杯交杯酒。

    酒过三巡,李依诺的脸上浮起了熏红,气息也热了起来,仿佛有点不胜酒力样子,“陈凌,借你的肩膀我靠一靠好不好?”

    靠,既然不愿意和我好,就不要搞那么暧昧行不行?

    不过最后陈凌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叹息着点了点头。

    李依诺这就依偎过来,轻轻的靠在他的肩头上,仰望天上点点繁星,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现在这样的感觉,真的很舒服呢!”

    如果你想,我会让你更舒服的,这话陈凌差点就脱口而出了,只是真正说出口的,却又是另外一句,“为什么不多住些日子?”

    李依诺幽幽的道:“在内地的时间已经够久了,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也足够我回忆一辈子了!”

    陈凌有些急的问:“那你以后真的不会回来了吗?”

    李依诺脸上的表情很茫然,“我也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以后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只是我觉得这里没有我值得我牵挂与留恋的东西,回来也只看看别人的风景与故事罢了!”

    今晚李依诺的话很飘,让不喜欢多愁善感的陈凌也情不自禁的有些感伤。

    沉默一阵,李依诺突然问:“哎,刚刚吻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和一个不会接吻的人接吻,你说是什么感觉?陈凌心里嘀咕着,嘴上却反问:“你呢?”

    李依诺吃吃的娇笑一下,“感觉很不错呢!”

    陈凌立即打蛇随棍上的提议,“那要不要再来一次!”

    李依诺咬了咬唇,明显有些心动,但最后却是摇了摇头,“不要,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的。”

    陈凌立即就要接口,那就别控制呗!

    李依诺却又跟着道:“再说了,我已经被你占了够多便宜了,身体不但被你看了,被你摸了,现在连初吻都被你偷走了,为了治好这个病,我就差点没和你上床了!”

    陈凌苦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那就不差那一点了!”

    李依诺突地坐直了身子,伸手刮一下他的鼻子,“你倒是想得挺美!”

    或许是环境的原因,又或许是气氛的关系,这个时候看李依诺,陈凌觉得她比平时要更漂亮一些。

    李依诺见陈凌痴痴的看着自己,不由就笑道:“你呀,平时看起来一本正经的,可是我知道,你也是很色的!”

    陈凌反唇相讥道:“你不也一样!”

    李依诺的脸就更红了,不依的道:“你就不能有点君子风度,让让我,不揭我的短。”

    陈凌呵呵一笑,“反正你明天就走了,走了也未必会回来……再说了,我也没感觉自己在你心目中有什么形象可言!”

    李依诺摇摇头,很认真的道:“陈凌,你错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很高大的,你虽然好色,但你从不趁人之危,你虽然不是个称职的总裁,但绝对是个一流的医生,你的性格中有人性最正直最善良的一面,同时也有猬琐不好的一面……嗯,怎么说呢,反正我就是认为,你是一个很真实的男人!”

    陈凌皱起眉头,“这算是夸我,还是在骂我?”

    李依诺又忍不住笑了,“也不骂你,也不夸你,就像我对你的感觉一样,不喜欢你,但又不讨厌你!”

    陈凌听得发呆,闹半天也不懂她在说什么!

    看着他反应不过来的神情,李依诺感觉很好笑,忍不住又笑得花枝乱颤。

    陈凌这会儿终于明白了,他之所以感觉今晚李依诺漂亮,那是因为她的笑,从前的她虽然不像丁寒涵那样冰冷,但是很少笑,纵然是笑,也是那种客套的,含蓄的,像是今晚这种放肆的,毫无摭掩的纯真笑意,那是他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

    有的人说,女人最能诱惑男人的,是眼神!但今晚之后,陈凌却想说,女人最诱惑男人的,是笑容,那纯真而甜美的笑容。

    从前,陈凌确实没对李依诺产生过什么念头,但是今晚,她的笑彻底的颠覆了他。使他蠢蠢欲动,无法自制!

    在她笑的时候,陈凌数次都差点忍不住把她扑倒,但他一直都强忍着。

    直到瓶中的酒见底,李依诺脚步微带着轻晃的要进去船舱拿酒的时候,陈凌这才起身,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在她弯腰去酒柜里找酒的时候,陈凌却拉住她的手,让她坐到船舱中的大沙发上。

    李依诺不解的看着陈凌:“怎么了?”

    陈凌直勾勾的看着她的眼睛,“明天你要走了,我想好好给你复查一下!”

    李依诺看着陈凌眼中那邪恶的眼神,还有鼻间那灼热的气息,意识到危险的她摇头道:“不用了,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用不着复查。”

    陈凌却执着的道:“不,你应该听医生的话,你不是说了,我是个很称职的医生,对我的病人,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

    有句话说得好,情愿相信白天见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可是有些女人就是要相信!像是飞蛾一样,明知道飞向火光是万劫不复,但它就是义无反顾的扑了过去!

    这会儿的李依诺,明明知道陈凌说的可能不是真的,但她还是犹豫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只是复查一下?”

    陈凌很认真的点头,那真挚的神情根本不容人怀疑,只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就是他习惯性的骗人表情。

    李依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自己这一次回去,或许就真的不回来了,最后一次复查,确实有必要做一下的。

    打定主意之后,她就躺到了圆形的沙发上。

    这一次,好像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也是只有她和陈凌两个人,可是李依诺却感觉很不对劲,仔细地想想,是的,此刻解衣服纽扣的手应该是自己的才对,怎么变成是陈凌的呢?从前他可以从来都没有这么主动过的啊?

    心里惴惴不安的她忍不住抓住了陈凌的手,“陈凌,不,陈医生,我不想检查了可以吗?”

    陈凌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不行!”

    李依诺愣了一下,随后只能无奈的道:“那,那我自己来吧!”

    陈凌还是摇头,语气却柔和无比的道:“你喝多了,还是让我来吧!”

    李依诺忐忑极了,可是偏偏却无法反对与反抗,最后的样子,自然是和从前做检查的时候没有两样,她一丝不挂的呈现在陈凌面前,只不过最后的结果,却是完全超出了她的想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