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  快乐的哭泣

    李依诺的病不同于别的病。

    她的复诊检查方式自然也不同于别人!

    只不过,这一次李依诺却分不清陈凌这是在给她复查,还是推拿,又或者是按摩,再或者是抚摸……

    当她把衣服脱了之后,陈凌那双宽厚而修长的大手就落到了她的身体上。

    他的手,一如既往的温暖,甚至是要比以前任何一次给她上药的时候还要暖。

    他的手,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灵活与体贴,使她很快就放松了下来,也更她很快就双眼迷离神不守舍了……

    陈凌是什么时候脱光了衣服,她不知道。

    陈凌是什么时候分开她的双腿,她也不知道。

    不过陈凌什么时候进入她的身体,她却是一清二楚,因为那股仿佛撕裂一样的疼痛使得她龇牙裂目,无法自控的惨叫失声。

    当她抬起头来,发现自己已经被陈凌彻底占有的时候,她就当场懵了!

    这一刻,李依诺的心思真的很复杂,她原本是想哭的,可是事已至此,哭又有什么用。她原本是想骂的,然而已经这个样子了,骂又于事何补。

    原本她是想得很开的,来内地几个月,虽然生了一场病,身体也被别人看了,初吻也在刚才丢失了,但值得庆幸的是,合作最终达成了,而自己的贞操还在。

    结果到最后,她却是什么都没能带走!

    陈凌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乱七八遭的心绪,“对不起,把你弄疼了!”

    李依诺眼盯盯的看着陈凌,仿佛恨不能将他活活撕碎一般,“你以为这样的事情,仅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的吗?”

    陈凌点点头,“那我让你彻底感受到成为一个真正女人的快乐!”

    李依诺这下是彻底欲哭无泪了,伸手捶打着陈凌的胸膛,“陈凌,你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陈凌默默的承受着,打不还口,骂不还手,不过身下却缓缓的动作开来……

    渐渐地,李依诺双手打不下去了,最后不知怎么的竟然缠到了陈凌的腰背上,嘴里的骂声也变得断断续续的,最后就严重变了味,根本分不清那呻吟,还是漫骂……

    再到后来,李依诺竟然发现自己正在挺动着身体,不停的迎合着陈凌的冲撞,而船舱中那面大镜子里的自己是如此的痴迷与狂乱。

    天啊,那个荒唐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吗?

    李依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那不堪入耳的声音竟然发自自己的嘴巴,然而身体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巨大的快感却让她情不自己,无法自控……

    当第一次冲上峰顶浪尖的时候,李依诺忍不住哭了。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哭了,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奇妙,从未有过的愉悦,她原本是想笑的,可她就是忍不住哭了。

    看着她的身体阵阵痉挛,眼泪簌簌而下,陈凌有点发慌,“依诺,你怎么了?”

    李依诺带着哭腔的抽着鼻子道:“我感觉好快乐!”

    陈凌哭笑不得,“那你怎么哭了!”

    李依诺无力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陈凌:“……”

    李依诺见他的动作停了,竟然又主动的蠕动起身体,揽着他的颈脖,把他的耳朵凑拉近自己的嘴,哽咽着道:“你不要停,我还要哭!”

    陈凌晕个半死,虽然知道女人在达到快乐颠峰的时候表现会千奇百怪,可是像这种“流泪型”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凌的勇猛,使得李依诺哭了一次又一次。

    最后,当船身的荡晃不再那么激烈了,回复到原来的平静轻晃的时候,李依诺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般依偎在陈凌的怀里,眼中还带着泪水的迷蒙。

    悠悠的喘顺了一口气之后,李依诺才张嘴无力的道:“陈凌,你真是个混蛋中的混蛋!”

    陈凌没有说话,因为在上她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甚至连坐牢的打算都想好了。

    谁知道,李依诺骂完之后,却又有点忘情的轻吻他的胸膛,呢喃不清的道:“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么混!”

    陈凌听了这话,忐忑不安的心才微松下来,长吁一口气,把她揽得更紧一些,“刚才你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我以为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呢!!”

    李依诺嗔怪的道:“你不知道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吗?更何况你那么的粗鲁,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我都痛死了,哪还能再对你好声好气的。”

    陈凌歉意的轻吻她一下,“刚开始,总是要痛一下的,不然怎么苦尽甘来呢,只是我很奇怪,你在那个的时候怎么会哭……”

    李依诺忍羞不住,忙捂着他的嘴道:“不许你说!”

    陈凌拉开她的手,继续道:“不过我喜欢看你哭的样子。”

    李依诺温情万种的瞪他一眼,“人家哭了,你不同情,还很喜欢,真是个超级大变态。”

    陈凌笑笑。

    李依诺却突然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他道:“咱们的关系,你不准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丁寒涵,不然你以后再也休想能见到我!”

    陈凌哭笑不得,让我来上你的就是丁寒涵啊!

    李依诺见陈凌不言语,又凶巴巴地问道:“听到我说的没?”

    陈凌点头,“听到了!”

    李依诺这才趴回到陈凌的胸膛上,“唉,丁寒涵对我那么好,我却勾引她的男人,你让我以后怎么来面对她吗?”

    陈凌啼笑皆非,心说你还内疚呢?她可是要死要活的逼着我来勾引你的。不过这些话打死他也不能说的,只好安慰道:“不要紧的,她并不是个喜欢斤斤计较的女人。”

    李依诺横她一眼,“谁说的?再大度的女人也不能容忍这种事情的。”

    陈凌委屈的应道:“她自己说的!”

    李依诺吃惊的嘴巴张成o型,陈凌却趁势吻住了她,揽着她一滚,又把她压到了身下。

    “嗯嗯”李依诺好容易才推开他的嘴,“你要干嘛啊?”

    “哥哥我又想看你哭了!”陈凌笑道。

    “不要脸,哥什么哥呀,你都还没我大呢!”李依诺伸出手指刮他的脸,可是当感觉到他那蠢蠢欲动的坚挺时,身体就不由缩了缩,“不要了好不好,我是第一次,还好痛呢!”

    “你叫我哥,我就饶了你!”陈凌坏坏的笑道。

    “不,才不要!”李依诺倔强的道。

    “真的不叫?”陈凌分开了她的双腿,问道。

    “好吧好吧,我叫,我叫还不行吗?”李依诺确实有点怕了,声若鸣蚊的叫了声:“哥!”

    “什么?声音太小了!我听不到!”陈凌说着已经轻轻的磨蹭起她的身体。

    “哥,哥,哥”李依诺只好赌气似的接连大声的叫了好几下!

    “呵呵!”陈凌大笑,随后腰身一沉……

    “呃”李依诺忍不住闷哼一声,虽然并没有想像那么痛,但还是有些恼,粉拳不停的落到他的身上,“你这个无赖,混蛋,你出尔反尔……”

    不过随着陈凌的动作,李依诺的骂声很快又断断续续了,最后又带上了哭腔。

    这一夜,李依诺被陈凌折腾得哭了又哭,到两人终于筋疲力尽的歇下来的时候,李依诺感觉这辈子的眼泪都在这一夜全流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