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章
    ??  坚难授艺之旅

    汪道友再一次当着众人出了大丑,裤裆湿了,一阵阵恶臭从他身上散发出来,闻者无不掩口捂鼻,露出嫌恶之色。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连汪道友自己也不知道,去省人民医检查的时候,明明没有问题啊,可是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发生这种丢人的事情呢?

    是中邪了?还是真的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呢?汪道友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原因是什么都已让他颜面无存,所以这个时候,无地自容的他恨不能自己再多长两条腿赶紧逃得远远的,避免继续丢人现眼。

    只可惜,这一次还是像上次一样,在他发现自己大小便失禁之后,并发症很快又出现了,他又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了!

    于是乎,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汪大主任就那样站在那里,像一只动物园里跑出来的猴子一般,被病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林紫旋虽然不喜欢这个喜欢打小报告,在医院内风评也不好的副主任医师,可怎么说他也是医院中的一员,为了避免医生的形象因他而受损,她赶紧的召来了几名医护人员,把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汪道友给架进病房去了。

    至于这件事的始作俑者陈凌,他可没功夫参观糗态百出的汪道友,因为他已经在病人的簇拥下进了自己的诊室,正忙得不可开交的给病号开始诊病开药。

    今天是他来到普外科门诊坐诊的第三天,可是今天的病号比昨天足足多了一倍有余,而这些病号都自称是熟人介绍来的。

    说到这些熟人,却是让陈凌有些啼笑皆非,因为他们所指的熟人竟然是昨天,又或是前天来给陈凌看病,把病看好了或者是好了一大半的那些病号。

    病号们自发自愿的给陈凌做广告,那自然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事情,所以不管是谁介绍来的,陈凌均是一视同仁,尽心医治。

    能够当天解决的疾病,陈凌绝不拖延到第二天。

    能够不动手术治疗的疾病,陈凌绝不会把人送上手术台。

    能够一剂见效的疾病,陈凌也绝不开两张药方。

    能够用最便宜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治疗的,陈凌更绝对不会让病号多费周折。

    在必要的时候,为了尽快消除病人的痛苦,陈凌甚至不惜血本的动用自己珍贵的真元来给病人治病。

    医务院的孙礼华科长原本是想针对陈凌今天的迟到事件,对他进行批评教育,甚至是让他写检讨的,可是看到他如此尽心尽力的为病人治病,又赢得病人如此好评,也只能暂且把这种小问题搁下,他虽然是医疗科科长,可是他总不能让陈凌把这么多病人扔在一旁,先跟他去医务科喝咖啡吧!

    至于林紫旋,原本对陈凌是充满愤怒与怨恨的,可是到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和孙科长悄悄的交换了眼神之后,选择默然离去。

    陈凌对两人的离去无知无觉,一直忙到了十二点多,才总算把病人通通都看完了!

    这个时候,他已经真的是累得筋疲力尽了。

    草草的吃过了午饭,他就进了里面的小房间,准备调养生息迎接下午的工作。

    在他刚进入里间的时候,杜蕾歆竟然也紧跟了进来。

    陈凌有些疑惑的看着杜蕾歆。

    杜蕾歆却脸红红的道:“老师,诗雅姐回家去了!”

    陈凌苦笑,他自然知道刘诗雅回家了,他只是不明白杜蕾歆跟进来干嘛?而这与刘诗雅回不回家有什么关系?

    杜蕾歆接着却又低声问:“老师,今天我还要去洗澡吗?”

    这下,陈凌恍然了,这妮子是要跟自己学气功呢!

    沉吟了一下,他却答非所问的道:“蕾歆,你真的还要学啊?”

    杜蕾歆坚定的点头。

    见她的态度如此坚决,陈凌只好叹口气,“好吧,去洗澡吧!”

    杜蕾歆这就脸红红的拿着自己那个斜肩挎包走进了里面的浴室。

    出来的时候,她的身上只围了一件宽厚的毛巾,裸露的香滑双肩及修长双腿显露着里面是空无一物的。

    看到她沐浴后的清新妩媚,陈凌的心神不由一荡,纵然是告诫了自己一千遍一万遍不要胡思乱想,可是在看到她解开大毛巾,一丝不挂的上了床和自己面对面盘膝而坐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心猿意马。

    杜蕾歆微闭着双眼,俏脸上带着浴后的红潮,声音无比羞涩的道:“老师,我准备好了,你来吧!”

    这话,让陈凌心神又是一荡,差点就失控把她推倒在床上。

    杜蕾歆等了好一阵也没见陈凌有反应,不由张开眼睛,却发现他正神色复杂的看着自己。

    尽管心里羞得不行,可是已经下决心要学这门功夫,而且昨天已经经历了最尴尬的初次,今天已经坦然了一些,于是就强忍着羞臊开口道:“老师,你怎么了?”

    陈凌摇摇头,“蕾歆,你不要学了好吗?”

    杜蕾歆心中一惊,忙问:“为什么?”

    陈凌没敢再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而是转向别处,有些语无伦次道:“蕾歆,我的师父不但年纪大我两三轮,而且还是个男的,所以师父传我这门功夫,领我入门的时候,我的心里很坦荡。可是现在我和你不但年纪相当,而且男女有别,而且,而且你也该知道,我并不是什么好男人,我真的怕自己……”

    杜蕾歆张嘴打断了他,“老师,你别说了,我知道的!”

    陈凌:“那你还要跟我学吗?”

    杜蕾歆想也不想的道:“要!”

    陈凌大寒,心说你这妮子真是不知死活啊!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呢!难道你就不怕老虎真把你吃了吗?

    杜蕾歆接着又冒出一句:“老师,我相信你!”

    陈凌这下软瘫瘫了,“你相信我看书就我不相信我自己啊!”

    杜蕾歆沉吟了一下,下床拿来了自己那个斜肩挎包,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条丝巾,叠了几叠之后,就跪到陈凌面前,把丝巾蒙到陈凌的眼睛上,然后在他的脑后系上结。

    在这个过程中,杜蕾歆那丰满挺俏的****时不时的轻蹭到陈凌的脸上,使他更是血液沸腾,无法自控,数次都差点忍不住张嘴吸住。

    杜蕾歆把丝巾系紧之后,才问陈凌:“老师,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被丝巾蒙住,陈凌确实看不见她柔美的酮体了,可是这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分别呢?

    不过还别说,深呼吸几次之后,因为看不见眼前的诱惑,心绪确实稍稍平静了一些,这就点点头道:“好一点了!”

    杜蕾歆也稍稍放下心来,然后道:“那老师你脱衣服吧!”

    陈凌原本还有些忸怩的,可是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都这么干脆,他要是磨磨蹭蹭的那就太不爷们了,所以也开始脱衣服。

    杜蕾歆看他眼睛被蒙住,脱衣服的时候不是那么方便,这就上前来帮他。

    两人的肢体一碰确,陈凌又情不自禁有了反应,待得他的衣服全部脱光,杜蕾歆目光触及到他的结实又匀称的身体时,心里不免又是一阵小鹿乱撞……

    还在生病中,昏昏沉沉的,很想休息,可是又不能断更,请大家多谅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