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孩子算谁的

    陈凌走出住院部的时候,发现身后跟着两人,他的护士刘诗雅和学生杜蕾歆。

    自己要停职检查了,连累得两女也跟着没班上,陈凌有些愧疚,想了想就对杜蕾歆道:“蕾歆,从明天开始,你回急外五科去吧!”

    杜蕾歆不解的问:“我干吗要回急外五科!”

    陈凌苦笑:“我这不是被停职了吗?我不上班了,可你的学习不能耽误啊,一会儿我去跟老师打声招呼,以后你就跟着她!”

    杜蕾歆知道陈凌的老师就是严新月,她也知道陈凌这样做是为了她好,可是她更想跟着陈凌,所以摇头道:“我不去!”

    陈凌皱起了眉头,“为什么不去?”

    杜蕾歆倔强的道:“除了你,我谁都不跟!”

    陈凌哭笑不得,“丫头,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我可以不管不顾,那是因为我已经独立了,但你不能这样,你现在还是学生,得以学习为重!而且我的事情也与你无关,你没必要这样的!”

    杜蕾歆有些不服气,“老师,你不是说你也是个学生吗?”

    陈凌苦笑,“我是那样说,可是没有人把我当成真的学生啊!”

    杜蕾歆不吭声,但脸上写满着不情愿。

    陈凌道:“听我的,去急外五科,我的老师会好好带着你的!”

    杜蕾歆仍是不情愿,“可是你呢?”

    陈凌笑笑,“我无所谓,就当是暂时休息下了,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打工嘛,东家不打就打西家咯,省附属医呆不下去的话,我就提前去市人民医咯!”

    杜蕾歆不说话了,尽管她很想说,你去市人民医,我也跟着去,可是她实习的档案在省附属医,要转到市人民医去,又要费一番麻烦事的。

    陈凌转过头来看向刘诗雅,不过他还没说话,刘诗雅就道:“医生,你是不是想叫我也去急外五科?”

    陈凌点点头。

    刘诗雅道:“我来省附属医是因为你的关系,来了之后也只做你的专职护士,工作也只听你的安排,所以你暂时休息的话,我干嘛还要去上班啊,反正市人民医还照样给我发工资,我就当是带薪休假了!”

    陈凌见刘诗雅如此想得开,也只好苦笑着点头。

    其实刘诗雅确实想得很开,甚至是巴不得陈凌不要再回省附属医,因为陈凌真的提前去市人民医的话,她也可以跟着一起回去!

    陈凌不知道刘诗雅的小心思,只以为她对这件事无所谓,尽管此刻他的心情并不佳,却故作洒脱的大呼一口气道:“终于可以休息了,走,我请你们去吃大餐,庆祝一下。”

    陈凌的语气虽然轻松,但两女都知道他心里其实并不好过,所以也没怎么响应他。

    “咦,你们不去啊?”陈凌见她们不说话,这就故意道:“唉,想请客都没人领情,好吧,不去的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杜蕾歆知道陈凌心里不开心,不愿再扫他的兴让他不痛快,赶紧的道:“去啊,干嘛不去,老师是大款,不吃白不吃,吃了也是白吃。”

    刘诗雅也跟着附合道:“可不就是嘛,咱们这是吃大户,干嘛不吃啊!”

    陈凌笑笑,把自己开的悍马车开了过来,“走,领你们吃西餐去,咱们也学学那些小资,午间休息喝点小酒,锯锯扒!”

    三人在一间西餐厅里吃过午饭出来,陈凌提议一起去看望严新月,两女自然欣然同往。

    来到严新月家的时候,严新月正坐在院里,看着报纸晒太阳,精神看起来要比昨天好了许多。金锁侧在屋里,正忙着大扫除。

    杜蕾歆与刘诗雅问候了严新月几句后,也撸起袖子进去帮忙了。

    人都走开后,只剩下陈凌和严新月了。

    陈凌就问:“老师,你吃过饭没?”

    严新月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陈凌。

    陈凌被看得心里有点发虚,不由就问:“老师,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严新月没什么表情的冷哼道:“你自己知道。”

    陈凌心头一惊,难道是那天为她解毒,把她给上了的事情被发现了?

    不过想想也对,那天老师虽然意乱情迷,神志不清,可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实在太紧急,自己根本就来不及做什么安全措施,最后接二连三的被迫喷洒在她的体内,虽然事后给她略微的清理过,但只是擦拭,并不是冲洗,有些痕迹是始终擦不掉的,老师醒来后,也很难不知道曾发生过什么的。

    正在陈凌沉吟间,严新月突然喝道:“说话!”

    陈凌慌张的道:“老师,我,我也是*不得已,我……”

    严新月道:“你再*不得已,你也不能这样胡来啊!”

    陈凌不知该如何应对,心说当时要是不搞你,你就得死了,而且事实上,也不是我搞你,是你把我给搞了!

    严新月接着又道:“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陈凌神情又是一滞,还能是怎么回事,不就是你把我给搞了,连续搞了n次,连口气也没给我喘一下,要是不是你学生我有神功护体,恐怕当场就被你搞得虚脱致死了。

    见陈凌脸红耳赤的不说话,严新月就喝道:“打人的时候你不是挺厉害的吗?现在怎么哑巴了?”

    听了这话,陈凌大松一口气,原来严新月说的不是那天的事情,是说今天打人的事呢!

    定下巨惊的心神后,陈凌就硬气起来了,因为今天的事情,他认为自己并没有错,于是就道:“这种人渣,我只是扇他几耳光,绝对算是轻的,要换我以前的脾气,我肯定弄他个半残不死!!”

    严新月气得不轻,指着他道:“你,你到现在还不知悔改?钟坤伟可是主任,你打了他,周院长再看好你,也保不了你!”

    陈凌道:“老师,你都不知道那个钟坤伟多可恨。”

    紧接着,陈凌就把钟坤伟伙同柯国良在背后整蛊自己的事情通通说了出来,然后才道:“原来我呆在急外五科的时候,钟坤伟暗地里给整我,那时候我就想揍他了。这次让我给撞上了,说什么也忍不了!”

    听到这里,严新月也不由叹一口气,“钟坤伟虽然可恨,可是你也不能这样不管不顾啊,你要知道,你揍他的时候是痛快了,可是你把自己的前途也给搭进去了啊,因为这样一个小人,毁了自己的名声和前途,值得吗?”

    陈凌不再言语了。

    严新月看着他仍是气呼呼的样子,不由又道:“你啊你,从前不是挺多鬼心眼的吗?干嘛这次就这么冲动啊?明面上不根他计较,暗地里收拾他不行吗?”

    陈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反正离开了急外五科后,总是觉得百事不顺,不是这个根我作对,就是那个给我找碴,当听到他们两个老东西在那里嘀咕着怎么搞我的时候,我就再忍不住了!”

    停了停,严新月又问:“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陈凌摇头,“暂时没想那么多,等院里的通知再说了!”

    严新月道:“那就暂时休息下吧!!”

    陈凌有些疑惑,“老师,你不骂我了?”

    严新月横他一眼道:“你很喜欢我骂你啊?”

    陈凌忙道:“那当然不是!”

    严新月叹气道:“事情不发生也发生了,骂你又有什么用。你也没别给自己那么大压力,权当是医院给你放假了,我相信院委会会综合实际情况,作出公正处理的!周院长那么器重你,绝不会弄得你开除的。”

    陈凌负气的道:“开除就开除,有什么了不得的!”

    严新月瞪他一眼,“别给我说丧气话!”

    陈凌不吱声了。

    停了停,严新月又问:“你昨晚给我煎的药,对身体有没有什么影响的?”

    陈凌疑惑的问:“什么影响?”

    严新月的表情有那么点不自然的道:“就是,对身体各方面的影响。”

    陈凌摇摇头,“普通祛风止寒的药,能有什么影响。”

    严新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想了想道:“那你再给我把把脉吧!”

    陈凌没多想,赶紧的给她把起了脉,约摸五六分钟那样就放开了她的手道:“依脉象来看,已经好多了,再休息一两天应该没有大碍了。”

    严新月点头,却又不死心的问:“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

    陈凌不解问:“还有什么?”

    严新月脸红了起来,期期艾艾的问:“就是,我有没有那个!”

    陈凌茫然的道:“哪个?”

    严新月嗔怪的看他一眼,声音低得不能再低的道:“怀孕!”

    陈凌摇头,“没有!”

    严新月脸上写满失望,眼见着月事推迟了好几天,以为自己是怀上了,心里暗喜,所以生病了连药都不敢吃,怕对胎儿不好,结果没想到却是竹篮打水,空欢喜一场!

    陈凌看着严新月的表情,恍然道:“老师,你想怀小孩啊?”

    严新月点头,脸红红的没敢看他,心里却道,就算怀了,那也不是你的!

    陈凌起初没太在意,只是过后想想,却不由蓦然心惊,如果这会儿严新月怀上了,那是算他的,还是算彭院长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