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  酒后偶遇

    金盼琳惊愕无比的朝陈凌看去,却见这厮冲她微微一笑,眼神清明透亮,哪有半点醉态。

    好一会儿,以为大获全胜的金盼琳才回过意来,这厮在装b,一直在装b!

    在服务员送上茅台之后,陈凌道:“喝酒嘛,我不喜欢小杯小杯,小口小口的抿,那样太娘们吱吱了,江湖儿女,就该大块吃,大碗喝酒!”

    在大家发愣的眼神中,陈凌利索无比的把酒启开,拿来了两个啤酒杯,自己的那杯倒满,金盼琳那杯只倒了一半,然后端起酒杯道:“金小姐,欢迎你来中国,也感谢你聘请我为贴身总管,这一杯,我代表中国十万万同胞敬你,同时我也希望你能代表你们那……呃,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你们国家有多少人,不过这一杯,你一定要喝,因为你不是代表你自己,而是代表你们韩国人,因为我们这人多,你们人少,再加上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所以我的多倒了一些,来,为了两国友谊,咱们干杯。”

    喝酒就喝酒,竟然扯上了国际友谊,陈官人果然够草蛋!

    不过他这一杯酒敬出来的时候,韩宇勋等人终于也明白了,这位才是海量中真正的海量,开始的时候人家一直在让着他们呢!

    金盼琳在陈凌的话语中感觉到了浓浓的轻蔑之意,不服输的个性让她一把抓过酒瓶,把自己那杯也给添满,“谁要你让来着,女人怎么了,女人也照样顶天立地。”

    陈凌喝道:“好!巾帼不让须眉!我先干为敬!”

    说罢,把杯轻磕一下金盼琳的杯子,然后端杯仰头,咕噜咕噜的把一整杯酒喝了个底朝天!

    不喘气,不皱眉,喝完之后还让人恶心的舔了一下唇,仿佛他喝的不是酒,是白开水似的。

    金盼琳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干了这一大杯。

    只是这杯下去之后,她的胃已经开始翻江倒海了,忍了又忍,终于生生的忍住了呕吐的冲动。

    陈凌淡淡一笑,又拿来一个啤酒杯,对着韩宇勋道:“来,韩总裁,咱们今晚不醉无归!”

    韩宇勋看见那高约三寸的啤酒杯,顿时就慌了,忙道:“那个……”

    陈凌打断他道:“咦,韩总裁,你该不会是也想我让你半杯吧?有句话说得好,商场如战场,战场无父子,把商场比喻得很残酷很现实,其实我这个人厚道,商场上让一下利,被别人占占便宜,那是无所谓的,可是情场就不同了,我是绝不会相让的。”

    韩宇勋的中文虽然没有金盼琳那么好,但他也听出来了,陈凌这是在向他挑战,表明了他要争夺自己的女人,当下就含怒道:“谁要你让了!”

    陈凌点头,“好,韩总裁是个纯爷们,来,这一杯是我敬你的!”

    韩宇勋被刺激得热血沸腾,大喝道:“好!我不怕你敬!”

    他的意思是说,他不怕挑战,可是说出这样的话,首先就弱了三分底气。

    陈大官人喜欢挖坑,韩大总裁却是想也不想就往坑里跳了!

    王凌和韩宇勋从小一起长大,对他有几斤几两的酒量一清二楚,扶着他的肩头劝道:“宇勋,别喝了。陈凌,你也别喝了!”

    “不要你管!”两个男人竟然齐齐的喷了她一句。

    王凌神情一滞,只好郁闷的闭上了嘴,闷头拿大闸蟹出气。

    这一杯酒,不但只是男人颜面的问题,还关系到感情的问题。

    韩宇勋的酒量虽然没有金盼琳那么好,更比不上陈凌,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喝了。

    不过很可惜,他虽然有傲骨,却没有酒量,这一杯勉强得不能再勉强喝下一半,他就再也控制不制胃里的翻江倒腾,把头一偏趴在栏杆上吐了!

    喷射状飞吐,仿如吐血一般,好不精彩!

    陈凌赶紧的走过去,轻拍他的肩背道:“韩总裁,你没事吧?”

    韩宇勋很想说自己没事,可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喉咙,仍是“哇哇”的呕吐不绝。

    吐完之后再回来,韩宇勋仿佛死过一回似的,脸色苍白的吓人。

    王凌见陈凌又要去拿酒瓶,看向他的眼神更是幽怨。

    陈凌原本没打算轻饶了这厮,可是看在王凌的份上,就暂时放他一马了,目光转向王旻诰。

    王旻诰一看那长长高高的啤酒杯就吓得直哆嗦,一个劲的摆手道:“陈医生,我不能喝了,不能喝了。你别敬我,别敬我!”

    陈凌大笑,“呵呵,我比你大,该敬也是你敬我才对。不过和你喝酒没意思,咱们说起来才不是真正的外人,没必要敬来敬去那么虚伪。”

    你是谁的小舅子都是假的,我才是真的,我都跟你姐睡了,怎么能算外人呢?

    众人还没消化完他这翻话呢,陈凌已经把矛头再次对准了金盼琳,“咦,金小姐,你不行了?”

    男人害怕被女人说不行,可是金盼琳这个女人也怕被男人说不行,正呼呼的喘着粗气的她听了这话,顿时就恼道:“你才不行了!”

    陈凌笑笑,“行不行,口说无凭,咱们这对国际友人再深入切磋交流一下,不然又怎么能了解彼此的长短与深浅呢,来,咱们看看到底谁先不行?”

    金盼琳:“……”

    陈大官人炮火轰轰,打完一炮又接一炮。

    纯纯的弹炮,连糖衣都不带的!

    犀利的炮火,直把素有海量美人之称的金盼琳打得应接不暇,欲生欲死!

    一轮酒敬下来,金盼琳眼红了,脸也红了,气也粗了,看着周围的景物也开始晃悠起来。

    尽管她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醉了,可是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知道,自己被这厮给老点了,彻彻底底的老点了!

    她的心里虽在怒的不可收拾,却偏偏哑巴吃黄莲似的有苦说不出,毕竟是她先冲人家叫板的,可是最让她恼火的是这个时候,竟然有人不识相的走上前来,把一杯啤酒递到她面前,冲她笑嬉嬉的道:“这位漂亮的小姐,我敬你一杯。赏个脸,陪哥们干了!”

    大家抬眼看去,发现是一个穿着西装,里面却光着,颈脖上挂着条大金链的寸头男。

    金盼琳摇头道:“我已经喝了很多,喝不下了!”

    寸头男指了指旁边,带着皮笑不笑的表情道:“小姐,给个面子,我那边一大帮哥们看着呢!”

    金盼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一桌上坐着**个男人,瞧他们的衣着打扮,明显不是什么好人。

    此刻那一桌的人见金盼琳看过去,纷纷哄笑怪叫起来,间中还夹杂着口哨声。

    如果这里是韩国,金盼琳说不定就抄起桌上的酒瓶朝这厮头上砸去了,可这里是中国,不是她的地盘,所以她隐忍着道:“我真的喝不下了。”

    那寸头男脸上的笑意消失了,眉目一紧,脸上凶相毕露,“小姐,别tm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这里不是金盼琳的地盘,却是陈凌的地盘,不过此时他并没有什么说话,只是拿眼睛看向桌上的另外两个男人。

    朝宇勋歪在椅子上,两眼无神,一脸茫然,仿佛醉得不醒人事似的。

    不过陈凌很清楚,这厮在装死。

    王旻诰确实是喝高了,不过脑子还是很清醒的,所以他摇晃着站起来,冲寸头男喝道:“她都说了喝不下了,你耳朵聋了,听不到吗?”

    那寸头男眉目一沉,反手一耳光就要狠狠的往王旻诰脸上抽去,王凌被吓得连声惊叫起来。

    如果换了挨打的人是韩宇勋,陈凌说不定就选择性眼肓了,可现在要挨打的人是王旻诰,为了不让王凌伤心,他果断的选择出手。

    刷地一下,一只手横空而出,紧握住了寸头男的手腕。

    寸头男转过头来,布满凶光的怒目却迎上了一双阴沉的眼睛。

    寸头男那桌的人见状,立即就凑上前来,总共十人,气势汹汹的围着这一桌。

    还坐在那里装死的韩宇勋装不下去了,赶紧的凑到护在弟弟面前的王凌身边,和金盼琳站起一堆!

    王凌这会儿顾不上韩宇勋,只是忧心忡忡的看着与那寸头男对恃的陈凌。

    韩宇勋看到她的神情,又妒又怒,却又发作不了。

    寸头男冷冷的瞪着陈凌,喝道:“放手!”

    陈凌淡淡问:“我要是不放呢!”

    寸头男凶狠的道:“那我就把你这只手留下来煲汤!”

    陈凌笑了,点点头,手上一用力,只听得“咔”一声微响从寸头男的关节处传出,然后猛地一脚就把寸头男踢得飞了出去。

    寸头男在连声惨叫中摔落到地上,坚难的站起来的之后,立即冲他那班还在发愣的弟兄吼道:“还呆着干嘛,给我上,狠狠的收拾他们。”

    话音一落,那**人就动了起来,抄酒瓶的抄酒瓶,搬椅子的搬椅子,齐齐的扑了上来。

    为了避免王凌受伤,陈凌主动迎了上去,摇头叹气道:“我真不想使用暴力的!”

    “暴你老母的!”一个膘肥体状魁梧无比的男人挥舞着酒瓶向陈凌面门砸来。

    陈凌大手一伸,奇准无比的抓住了他的手腕,也懒得用什么招式,顺手猛地一甩,这大汉就被他抡了起来,远远的扔了出去,摔到了五六米开外的沙滩上,头和肩膀扎进沙土中,只剩手脚在外面乱舞,看起来极为滑稽。

    金盼琳见状,竟然没心没肺的拍手笑了起来。

    陈凌无暇他顾,因为又一张椅子劈头盖脸的砸到面前,他立即伸腿一踢,只见“叭啦”一声响,椅子就被他一脚踢得四分五裂,木屑四散。

    那个握着仅剩两条椅角的大汉还没回过神来,空中已经有一只大脚罩下,陈凌腾跃而起一脚照着****踩了下去,那大汉慌忙躲闪,却怎么闪都闪不开那一脚,最后被一脚踩了结实,摔在了地上。

    陈凌紧踩着那大汉的胸口,弯下腰弹了弹鞋面上的灰,这才后退一步,一脚把他踢了出去,身形再展,如鬼魅似的飘到两人近前,大手一展,同时抓住两人的头发,往中间一磕,在两人被撞里七荤八素之承,将两人朝那被踢飞的大汉扔了过去。

    瞬息之间,六人倒地不起了,剩下的那几人哪里还敢出手,扬在半空中的椅子,酒瓶纷纷滞在那里,满目恐惧的看着陈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