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悍勇如金小姐

    寸头男的一班弟兄连陈凌的衣角都没碰到一下,当场被放倒了六个。

    剩下的四个已经被被这厮强悍无匹的身手给吓呆了,没等陈凌再出手,纷纷扔下家伙什跑了!

    寸头男没有跑,因为陈凌已经大步流星的到了他面前。

    寸头男指着陈凌道:“你tm知道我是谁吗?连我也敢打,你真是不知死活!”

    陈凌眉目一挑,冷笑道:“我管你是谁!”

    寸头男眼中凶光一露,手往腰间一掏。

    众人只觉眼前寒光一亮,王凌与金盼琳忍不住惊声叫了起来,因为寸头男的手中竟然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你!”寸头男凶狠的道,手里的匕首在手里转着,来来回回的挽着剑花,看起来极为厉害的样子。

    陈凌冷笑一声,身子一个虚扑,寸头男的匕首就朝他的胸前刺来,然而陈凌这只是虚招,以进为退的一闪,稳稳的一探手,寸头男握着匕首的手腕就被他给捏住了,一扭一转,寸头男就吃痛不住的转身跪到地上。

    陈凌的手再一用力,便听到寸头男的胳膊响了一下,匕首也“跄啷”一声落到地上!

    寸头男的胳膊被陈凌给生生弄脱舀了,连声惨叫起来。

    “闭嘴!”陈凌一脚踢到他的臀上,原本想揪他的头发把他拖过来的,可这厮是个寸头,只好揪着他的衣领往王凌这边拖!

    到了近前,陈凌就在背后朝他的膝关节内侧狠踢了一脚,寸头男就扑通一声跪倒在金盼琳面前。

    喝得有点多的金盼琳正晃晃悠悠的,好容易稳下来定睛一看,发现寸头男竟然跪在面前,不由笑道:“哎哟,知道错就行了,干嘛下跪啊!”

    寸头男愤恨的瞪着金盼琳,可是眼角的余光触及到侧边煞神似的陈凌,又慌忙的垂下眼光,一只胳膊被卸了,另一只手腕也被捏碎了,可他只能龇牙咧嘴的滋溜溜的吸气忍着,叫都不敢叫出声。

    陈凌冷冷的看着他,张嘴喝道:“给我掌嘴。”

    “叭”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寸头男的双手被废,金盼琳只好代劳。

    陈凌有些哭笑不得,他的意思是叫寸头男自己掌自己的嘴。

    不过金盼琳喜欢,他也不管了,退到王凌身旁,任由这妮子自由发挥。

    面对王凌关心的眼神,陈凌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金盼琳狠狠的扇了寸头男一记耳光,威风得不行的问:“说,现在是谁敬酒不喝喝罚酒啊?”

    寸头男又抬起头,目光十分的阴沉与凶狠。

    金盼琳来气了,“哎呀呀,你还敢瞪我。”

    说着,金盼琳食指和中指作剪刀状,猛地朝寸头男眼睛戳了一下。

    “啊——”寸头男又惨叫了起来,瞧得众人一阵阵心寒,这妮子忒毒了一点啊!

    其实金盼琳还有更赌的,只是没使出来罢了!

    寸头男惨叫没停,又被盼琳连扇了几巴掌,然后一把揪住他的大耳朵问:“说,到底谁敬酒不喝喝罚酒!”

    识时务者为俊杰,寸头男为免再受辱,赶紧的道:“是我,是我!”

    金盼琳又道:“赶紧给姑(奶)(奶)道歉!”

    寸头男忙不迭的道:“对不起,对不起!”

    金盼琳满意的点点头,正想叫他滚的时候,胃里突然间一阵剧烈的翻腾。

    早就就欲吐未吐的她,终于在刚一阵剧烈运动后忍不住“哇”一声吐了出来,哗啦啦的一阵水声响起,呕吐物直泄而下,全都落到寸头男身上!

    黄河水滔熖,一发不可收拾,金盼琳吐起来也一样,一波接一波,没完没了。

    好不容易吐声渐止,跪在那里的光头男从头到脚,挂满了金盼琳的呕吐物,别提多狼狈多难堪了,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众人一阵不忍,纷纷扭过头不去看他。

    陈凌也看不过眼了,正想叫寸头男走的时候,却听得金盼琳又是一阵“哇咧咧”的狂吐,一股又一股的海鲜混着茅台通通罩着寸头男喷了下去!

    众人:“⊙﹏⊙”!!

    好容易,金盼琳终于吐完了,而跪在那里的寸头男已经不(成)(人)样了。

    这会儿,寸头男是肠子都悔青了,没事干嘛要学人家調戲妇女呢,弄得自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这不是诚心给自己找抽么?

    看着披头盖脸满是剩饭残羹的寸头男,金盼琳也觉着寒碜,无力的挥手道:“滚!”

    寸头男这就站起来,爬起来就要走人。

    金盼琳却又道:“回来!”

    寸头男又赶紧乖乖的顿下身形。

    金盼琳道:“把我们这一桌的账给结了,把这里的损失给赔了!”

    mb了,想着碰个(处)(女)弄成大嫂吧,结果碰上了个女土匪似的母夜叉,旁边还带着夺命罗刹,寸头男感觉自己太悲催了!

    事到如今,寸头男除了恨自己眼神不好,还能恨啥,怨毒的看一眼金盼琳,行,你们全等着!今晚要是让你们走出深南大道北,老子tm就不混了!

    经这一闹,众人也没有再喝下去的心思,喝了一通醒酒茶,都感觉好些了,这就准备打道回府。

    晃晃悠悠的走在后面的金盼琳唤了一声:“小陈!陈凌!”

    陈凌这身衣服没穿几回,而且又有特殊意义,怕她吐自己身上给弄脏了,所以打心眼里不愿理她,可是这会儿她点名了,没办法,只好倒回来问:“金小姐,有什么吩咐?”

    金盼琳有气无力的道:“我走不动了,你扶我一下!”

    陈凌真没什么心思占她的便宜,可是她一定要自己占,他也只好勉为其难。

    将她的一只手攀到自己的颈背上,一手从她的肋下穿过,扶着她的腰,搀扶着她往停车场走。

    两人的身体挨得紧近,加上金盼琳又喝得有气无力,全身上下仿佛软得没有骨头似的,陈凌能清楚的感觉到她身上的曲线及肌肤的弹性,尤其是那丰满又柔软的****蹭在身上的感觉,真还别说,这丫头有几分做妖精的潜质呢!

    正走着,却听见金盼琳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

    陈凌不解的问:“你笑什么?”

    金盼琳道:“和你出来玩真爽,今晚喝也喝痛快了,打也打痛快了,吐也吐痛快了!”

    陈凌撇撇嘴,很爽吗?有和我上床那么爽吗?

    金盼琳突然悠悠的长叹一口气道:“陈凌,你知道吗?我已经好久都没试过这么开心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显然这位看起来神经很大条的金大小姐也有!

    不过陈凌觉得她的故事应该和自己没关,所以他就牛头不对马嘴的应她一句:“金小姐,你喝醉了!”

    金盼琳扭头看他一眼,不再出声了。

    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李啸澜已经领着两个司机候在那里。

    只不过,没等众人上车,周围却突然间涌出数不清多少人,全都手持着各种管制刀具,粗粗一数,不下于上百号人!

    韩宇勋等人被这声势浩大的场面给吓呆了,陈凌却仍是泰然自若的表情,刚才寸头男离开时候的眼神表情全落在他的眼里,所以他很清楚这事儿还不算完,结果还真的猜中了!

    远远的,他就看见停车场出口处,寸头男趾高气昂的被一人搀扶着走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