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章
    ??  偷香

    从警察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

    陈凌在进去之前给朱大常局长打了电话,所以他们进去警察局总共逗留了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

    正当防卫嘛,办个手续就可以了!

    只是经过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众人的酒早已经醒了!

    曲终,自然也该人散了,是时候该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走出警察局大门,外面已经守候着几辆车子,陈凌的美女秘书陈稀可俏生生的站在那里,身旁还跟着几个集团办公室的人。

    看见陈凌,陈稀可赶紧的迎了上来,看到他满身的血污,不由出了关切之情,凑上前来紧张的查看他。

    陈凌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问道:“你怎么来了?”

    陈稀可道:“是李助理通知我们过来的!”

    陈凌点头,“让人把我这几个朋友送回家吧!”

    刚才几人来警察局的时候是坐警车来的,车通通都留在了停车场。

    陈稀可点点头,回身交待了几句,那几个跟来的人赶紧把韩宇勋等人分别请上车!

    不过金盼琳却跟着陈凌上了陈稀可的车。

    陈凌有些反应不过来的问:“你跟着我干嘛!”

    金盼琳撅起嘴道:“你忘了,你现在是我的贴身总管,我不跟着你,跟着谁啊?”

    驾车的陈稀可好奇的打量两人一眼,尤其是看向陈凌的时候,眼神尤其复杂。

    陈凌忙给两人介绍道:“稀可,这位是金盼琳小姐,从韩国来的,最近几天我负责照顾她。金小姐,这是我的秘书,陈稀可!”

    两女相互打量一眼,陈稀可首先道:“金小姐,你好,欢迎你来中国!”

    金盼琳客气的道:“谢谢陈秘书,你好漂亮呢!”

    旦凡女人都喜欢听好话,小陈同学也不例外,陈稀可脸红一下道:“哪有,金小姐才是真正的漂亮呢,身材也好!”

    金盼琳被赞得脸上正出得色,陈凌却接口道:“金小姐一点也不漂亮,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材没身材!”

    金盼琳就拿眼狠狠的看他,陈凌却视若无睹。

    陈稀可愕然的看他一眼,“谁说的!”

    陈凌朝金盼琳指了指,“她自己说的!”

    金盼琳大窘,忙闭上眼睛装死。

    一路无话,陈稀可把陈凌送到家,这就驱车离去!

    陈凌领着金盼琳进门。

    若大的房子,静悄悄的,黑灯瞎火,苏曼儿没在,施玉柔也没在,夏雨回家了,金锁去陪严新月了,杜蕾歆早就睡了。

    金盼琳很是好奇,这儿看看,那儿。

    陈凌也不管她,扔下句随便坐,这就拿衣服去冲凉了!

    冲完凉之后出来,发现金盼琳坐在沙发上,有点昏昏睡的样子,原本想安排个房间让她在家里住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否定了这个主意,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然后道:“金小姐,咱们走吧!”

    金盼琳疑惑的问:“走?去哪儿?”

    陈凌道:“去王凌那儿!”

    金盼琳困得不行,打着哈欠道:“你家不能住吗?”

    陈凌吱唔一句道:“我留你过夜,家里人会不高兴的。”

    金盼琳努努嘴,只好跟着他出门。

    陈凌开了那辆悍马,载着金盼琳回到了王凌的住处。

    王凌刚洗过澡,打开门的时候看见陈凌,不由惊奇的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陈凌悄声道:“舍不得你,只好回来了!”

    王凌嗔怪的看他一眼,把他们让进了屋。

    凌晨两点几了,洗洗就该睡了。

    安排完两人的房间后,王凌就回到自己的房间。

    只是睡下没一会儿,却发现有人悄悄溜进了房间,钻进了她的被窝,一下就把她抱了个满怀。

    王凌大骇,张嘴就要叫喊,一只大手立即捂住了她的嘴巴,陈凌熟悉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

    王凌不由伸出粉拳轻打一下他,拔开他的手后,把声音压得极低的嗔骂道:“你个小坏蛋,你把我吓死了!”

    陈凌笑着纵身压到她玲珑的躯体上,大手就从她的睡裙下摆钻了进去。

    王凌身体轻颤,赶紧抓住他的手道:“你想要干嘛?”

    陈凌道:“我想劫个色!”

    王凌嗔怪的横他一眼,忍着没笑,故意喝道:“你敢,我报警了!”

    陈凌笑道:“为了劫你的色,坐牢我也认了!!”

    王凌忙摁着他的手道:“不行不行,盼琳还在隔壁房间呢,你可不能乱来!”

    陈凌道:“没关系,你别出声就好了!”

    王凌伸手拧他一把,“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家又不是木头,能不出声的吗?”

    这,确实是个难题。

    不过泥沙上司说得好,活人能被尿憋死吗?

    陈凌灵机一动,伸手把王凌的内裤给扯了下来递到她的手中。

    王凌不解的问:“干嘛!”

    陈凌道:“用这个堵着嘴!”

    王凌大骇,美目圆睁,“天啊,你不是这么恶心吧!脏不脏啊?”

    陈凌想了想,伸手黑悉悉索索的脱衣服,然后又把一团布塞到王凌手中。

    王凌问:“什么来的?”

    陈凌道:“我的内裤!”

    王凌一阵犯晕,“我的脏你就不脏啊?”

    陈凌忙道:“我这条是新的,刚才回家的时候才换上的!”

    王凌摇头道:“不要,太恶心了!”

    陈凌撇撇嘴道:“我那个放到你嘴里,你都不觉得脏,这……”

    王凌忍羞不住,脸红耳赤的掩着他的嘴道:“坏蛋,不准说!”

    陈凌就顺势搂住他,不安份的大手再次探入裙摆中。

    被他到双腿尽头,王凌身心都是一颤,没一会儿身体就不安的蠕动起来,一双美目也忍不住荡漾起情意。

    陈凌用极快的脱光了自己身上其余的衣服,没有去费事去脱她的睡裙,因为她的睡裙质地极好,如绸缎一般滑溜,在手上触感极佳,加上她并没有带纹胸,睡裙下仅有的一条内裤已经被扯下来了,所以他就侧身躺着,准备来个半边烧鹅腿的开场白……

    正当两人要重温旧梦之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一下就到了房门外,然后房门就被敲响了,金盼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凌学姐,你睡了吗?”

    王凌赶忙道:“我睡了!”

    谁曾想,王凌如此一答应,金盼琳竟然扭门直接走了进来。

    陈凌想藏都来不及,王凌也被吓得不清,但她反应还是极快的,侧着的身体忙往后拱,将他的身体挤到墙角,然后把他的衣服扒拉到自己的枕头下。

    做好这个动作的时候,金盼琳已经走到了床边,床上的两人侧身躺着紧挨在一起靠着墙,身上盖着的被子又是那种极为蓬松宽大的丝绵,所以如果不开灯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里面躺着不只一人。

    不过金盼琳没有开灯,而是黑走到床边,然后掀开绵被钻了进来。

    王凌被吓呆了,嘴里就冒出了一韩语,“`!@#$@#$%$#%?”

    意思是问:盼琳,你干嘛啊?

    金盼琳却用中文道:“学姐,入乡随俗,在这里咱们不说家乡话,否则走出去别人听到,要被欺生的!”

    王凌有些无语,好一会才用中文道:“你大半夜跑我床上,就是来和我锻炼中文能力的?”

    金盼琳笑着摇头,“才不是啦,我是想和学姐一起睡啊,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不是经常一起睡的吗?”

    王凌心里一个劲的叫苦,别的时候我都可以和你睡,但今晚不行,想了想就娓婉的道:“盼琳,以前你还小,现在你已经长大了啊。”

    侧身贴在她身后的陈凌也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看出什么破绽。

    金盼琳不以为然的道:“长大了又怎么样,你又不是男的,难不成你还会非礼我不成!”

    王凌苦笑,我虽然不会,可我旁边这个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